鬼风吹

分类:短篇小说 最新章节: 《鬼风吹》第九章 精变 更新:2019-12-02 22:54:32

作者:梧桐阅读
编辑:素笺
点评: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鬼风吹情节预览

那老女人忽然蹦到床上,伸手臂去抓挠吕生的前胸。以后又跃于左右,举袖而舞。过了些时候,又有一个老女人忽然蹦**,又用手臂去抓挠吕生前胸。吕生突然觉得全身冰凉,像冰霜覆盖了身体。吕生又把剑乱挥一阵,顷刻间出现了好几个老女人,也跟着挥袖而舞起来。吕生不停地挥剑。她又变成十多个更小的老女人,每个只有一寸来长。这些小人儿虽然数量更多了,却都是一个模样,都不能分辨。

总不如古语云:“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反之来论,不须能文善武,懒惰的也只消天掉下前程;不须经商立业,败坏的也只消天挣与家缘。却不把人间向上的心都冷了?物有正反,事有因果,却是如此这般,假如家中出了懒惰的人,也就是命中该贱;出了败坏的人,也就是命中该穷,此是常理。却又自有转眼贫富出人意外,因果报应并不爽朗的事情。这还真没个定数。

时值年三十,连续阴沉了月余的老天终降下大雪,瑞雪兆丰年,黄昏的时候就刮起了白毛风,漫天风雪夹杂着被吹起的雪片呼呼直响撞到脸上犹如锋利的刀片割到皮肤上一般,生疼生疼地,祖父还哪里顾得了这些,兴冲冲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就赶到了磨窑。此时正值民国未年,军阀浑战民不聊生,所以偏远山村的生产水平民生状况就更是苦不堪言了。好在那个年代的人肯吃苦爱团结,邻里关系人情世故都很和睦融洽,所以村里除了地主老财家私家磨房是不二财产外,长工佣人贩夫走卒等一众劳苦大众的公用磨窑就建在这里了。

张海山自幼饱读诗书,从中获益匪浅,但旧社会的人难改迷信的通病,敬鬼神信神佛,有诸多忌讳和许多规矩,繁琐复杂。所以向来对所谓的“人命天定”信奉不已,眼下种种情形仿佛预示着此处藏有宝货,这正好显明了是要自己发一笔横财,日后飞黄腾达荣华富贵都不在话下,这不正是天命难违老天开眼吗?看来自己命中注定大富大贵之人,这财运来了躲都躲不过去。

次日,有人对吕生说,应该把北旮旯挖开,看看究意有些什么古怪,就可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吕生欣然而归,差人把北旮旯彻底挖开。果然,挖了不到一丈深,便挖到一个罐子,里边装了不少白银。吕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老女人是个白银精。而那位姓田的居然因为那夜的事惊吓而死。

观望的两人觉得这个秀才似是不俗,于是就尾随其后想要一探究竟。行不多时,便见道畔野地里有一座荒废了的宅院,而那匹大黑马就栓在宅前的一棵歪脖子老树上,两位高人见此情景也是唏嘘惊叹不已,原来这里是一处出了名的闹鬼凶宅,料想这书生却是不知其中蹊跷眼看天色已晚且房舍整齐,就夜宿于此。

第二天,吕生把这事告诉了别人。有一个姓田的人,善于用符术除去妖孽,在长安城中很有名气。他听说此事之后,高兴得连蹦带跳说:“这正是该我干的事,除去老女人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今晚我就到你家去,你在家等着吧!”到了夜间,吕生与姓田的一起坐在屋里,不大一会儿,老女人果然又来了。

远处观望的两人更加无语,都暗自思量道:“如此这般都发现不了藏匿其中的财宝,看来过路之人委实是很难发现那里的元宝了,这个赌看来是打不成了。”就在两人心灰意冷日暮黄昏之际,只见一匹神骏非凡的大黑马从远处急奔而来,马上坐一高冠广袖的秀才,青秀才仪表非凡黑马快如闪电。此时两人都对这个青秀才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因为先前两人步行甚至就近在草丛之前都没能发现元宝,更何况这个过路人还骑着高头大马。然而他们始料不及的是,那匹黑马本来奔驰在道中央但是在快要到达草丛之前却突然疾驰到了路边并且减速,在经过草丛的时一蹄子将藏匿其中的元宝袋子踢了出了,秀才见状连忙下马捡宝,随后扬长而去。

这件事流传颇广,张海山此时想起来,便觉这磨窑里出现的异状以及那个裸体的小人多半同属此类,定是埋了什么财宝,却不知是何等珍异奇宝,竟能化为人形模样在此出没,再不赶去将它掘出来,怕是早晚便会移走,那样可就再也无迹可寻了。

说干就干,张海山从隔壁吴婶家的柴房里窃来一张白毛狗皮就匆匆朝着二里地外的磨窑去了。而在那里有很多不知哪个朝代遗留下的村落,其地有许多的院子和窑洞,密密麻麻不计其数,就是白天的时候看上去黑洞洞的都令人不舒服头皮发麻,更别说晚上了,而且那里还老有闹鬼的传闻。

两位暗中观察的高人也是按部就班地住在了宅院里的一间柴房之中静观其变。秀才住在隔壁的偏房里,到了晚上天黑后屋里就开始闹鬼,床头的蜡烛无缘无故就灭了,并且关着的房门莫名其妙的就开了。如此反复循环听动静怕是秀才给吓得不轻,夜渐渐深了后就从洞开的门里进来了一群列队行兵的小人儿,他们有的腰悬宝剑有的手握长矛盾牌,更还有斜跨弓箭的弓箭手,这些小人身高尚且不足三寸,宝剑长矛更是小到极致有如牙签,队伍中男女老少皆有,在队伍中间还有七八个小人儿前呼后拥地抬了一顶小轿子,庄严而又肃穆地从秀才窝身的地方走过,这一切都被察觉有异的两人透过柴房墙壁的裂缝看得一清二楚。

他是个心宽豪爽的人,在曾祖父的宠爱下并没有变得自私自利欺弱怕硬,而是热忱友爱诚挚随和。曾祖父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眼见这孩子越长越大了,也不见他怎么操持家里的营生和地里的庄稼,不知道自己百年之后他该如何生活。他一边忧虑一边欣慰,心想这孩子总归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定然不会无法生存的,今后就随机缘看造化了。

秀才打得起了兴,又知此乃是物老为怪,就势掀开生锈了的铁锅,却见锅仓里并没有多少锅灰,在其边缘处裂开着有手指宽的一道裂缝,他随手捡起地下的一根儿臂粗的木棍就捣将戳弄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就露出了一个倾斜向下的地窖,里面装满了金银元宝。他下到窖中仔细寻找起来,在一个方耳阔口的大瓷瓶里找到了先前那只不可一世的大老鼠,他知晓物老成精为怪之理,因此将老鼠连带瓷瓶给摔了个稀巴烂。合该他命中容得下横财,命理大富大贵,也算是物遇其主将寻明君,最后竟借此得以暴富,声名显赫风光无限。

旧闻大年三十晚上子午相交之时身披白狗皮躲在碾子磨石下亦或是十字路口可听见据守一方的鬼差阴司甚至是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论断方圆左右百姓生死寿命的诡秘私语,如果今晚自己去偷听鬼话的话一来可提前获知邻里邻外的生死,二来则验验传言的真伪,岂不美哉?至于为什么非得在这一天才能灵验有所感应,他记得父亲曾对自己说过,说是这一天是新旧交替隐羊交汇的日子,而子午相交之时正是处于混沌相融隐羊不分之际,因此这时候常有异象发生。

秀才见状自然是惊得呆了,不知是什么怪物作祟,只得侧卧不敢稍动。却见一种行兵列队的小人儿从秀才身上翻爬而过后一个个停下脚步转身凝视,并且有几个长官模样的小人儿还凑到一起嘀咕了起来。秀才心惊胆颤听在耳中好像是他们在说:“今天这屋里怎么有生人气?”

她们在四壁下乱跑,吕生非常害怕,却想不出办法来。这时其中一个老女人对吕生说:“我要合成一个了,你要看清楚啊!”说完,那些小人儿向一起拢来,都来到床前,又合拢为一个老女人,和原先见到的那个一模一样。

据传在大唐年间,有一个得道高人在和令一位高人谈论到有关命理财运的时候产生了分歧,一个说命里有时终将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令一个则持反对意见,说是人可以逆天改命招福纳运,甚至可以通过修炼或者是某种特殊诡秘的手段可以得长生不死。如此一来两者都是对对方的观点嗤之以鼻不肯信服,因此说天命注定的人就和说可逆天改命的人打了一个赌——他们在郊外的大道旁的一丛野草里放一袋子元宝,两人躲在远处观望,看看有没有过路人能够将这袋藏的并不隐秘的元宝发现带走。

鬼风吹试读章节





热门

  • 深爱不及暖伤

    简介: 《深深爱着还来暖伤》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苏暖,江临深,章小敏,苏氏,石沐谣之间的故事。深深爱着还来暖伤约-1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竹子小说07-27 已完成

  • 神婆

    简介: 《神婆》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充气娃娃,布偶,仙爷爷,长老婆,黄绸布之间的故事。神婆约1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梧桐阅读06-04 已完成

  • 邪神传说·黑暗时代

    简介: 《魔神传说·幽暗时代》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奈文,宝石,石碑,农家,军营,伯爵之间的故事。魔神传说·幽暗时代约9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阅读王04-28 连载中

  • 漠上花开

    简介: 《漠上花开》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冷涯,花灵儿,冷雪涯之间的故事。漠上花开约1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梧桐阅读07-26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