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袖舞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 第五章 云开长袖舞 更新:2020-09-07 09:04:27

作者:字蓝小妖
编辑:长歌陌路
点评: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长袖舞情节预览

第二章穿越痛,浑身的骨头似乎被摔得移了位,微小的动作都牵扯着巨大的疼痛。“啊——”木床上的人皱着眉,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端着煎好的药刚进门的林道子听见这小小的一声啊,心里却是大喜过望,赶紧走到床前,并招呼身边一直喝茶的舵云人:“老小子,我说死不了吧!”“我看看,我看看!”舵云人挤过来,不相信似的瞪了瞪眼睛。是在天堂吗?好像还隐隐有仙人的谈笑声,须臾飘渺的感觉,总是不能安定。只有那沉重的疼痛如影随形,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燕子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的睁开双眼,刚想打量一下身处的环境,映入眼帘的却是两张鹤发鸡皮的老脸,外加两对四只乌漆麻黑的眼睛。“妈呀——”她一惊,又昏死过去。林道子一看,气急败坏的把舵云人推到一边:“你这老小子,看把我徒儿吓得。”舵云人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醒来肯不肯拜到你门下还不一定,徒儿徒儿叫的怪亲。”说完也不理林道子那张臭脸,整整衣衫,踱步而出。“看来今年的棋盘你是无心再战了,明年此时,我再来请教——”余音犹在,人已飞出数丈之远。不消多时,已消失在满山云雾中。燕子在林道子的照顾下,没几日已能起身,还能在院子里简单的走走。当日醒来之后,误以为自己被探险山上修行的道士所救,林道子着一身道衣,鹤发高挽,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风范,难怪燕子误认。后来林道子执意收徒,燕子大惊之下坦言并无出家之念,还要赶回去上班赚钱养家云云,把个江湖鬼医林道子唬的一愣一愣,燕子才瞧出端倪,细问之下,才明白,原来自己穿越了。林道子虽看出燕子的资质骨相有异,只道是天赋异禀学医奇才,哪晓得什么穿不穿越,便将如何发现她躺在采药谷,如何救得,一一道来,没想到燕子听完竟十分顺从的拜师求医,再不讲那些什么上班的鬼话。转眼已近一年,燕子跟着林道子,辨识药毒,尝遍百草。因听师父说当日采药谷中只发现自己一人,并无其他。她便时常到此采药寻人,不晓得李岩是否如她一样穿越了,还是掉进崖穴底。两人当时摔下之时一直手握着手,理应一同穿越至此,但是为何师父只发现了她自己呢。她不敢想,只能时常在趁采药的时候寻些线索,看能否找到她。这日采药归来,却见师父的小弟子东明托了热茶要往里厅送,难道有客人?燕子招招手,把那小弟子唤来,接过茶盘:“你忙去吧。”林道子虽收徒不少,但留在身边的却不多,除了她,只有两个小弟子东明和南岳。这两个小弟子年岁相差无几,都还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平时林道子的生活,却是两人在照顾。屋里有师父和别人的说笑声,想来是相谈甚欢。推门而入,木板门发出一声浓重的“吱呀”声。林道子正在仔细查看着手中核桃般大小的东西,身边坐着悠闲喝茶的,不是舵云人是谁。舵云人听到门被推开,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小道士端了茶进来,眉清目秀,隐约有熟悉的影子。“师父,喝茶。”燕子将两盏茶轻放在二人面前,伸手的时候,手腕露出来,腕骨的形状让眼尖的舵云人看到。他一下捉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握,骨相奇特,难怪——气呼呼的走到林道子面前:“好老儿,这么好的骨相也不告诉我,让她学你的采草弄药,岂不是白瞎了这副骨相。”本来还认真研究手里的溪伞果的林道子,听到这话,气的脸都红了:“老小子,当日是谁说这娃娃必死无疑的,还说什么肯不肯拜入我门下还不一定,现如今看到我将她教有所成,又来乱嚼舌根,难不成还要跟我抢徒弟不成?”燕子看着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抬手看看自己的腕,并无什特别,不禁好笑。那厢舵云人见硬的不行,又换成软的,做七龄小童状,对着林道子撒娇耍赖,立扑在地,扯着衣袖,眼泪鼻涕口水一并蹭在林道子的衣袖上。把个林道子弄的是不厌其烦。“好老儿,多少念我收徒甚少无人送终的份上,可怜下我这无依无靠的老骨头。”“好老儿,你也不忍心看我后继无人的吧。”“好老儿,要是云开在,哪里会让你如此对我——”这话没说完,林道子气的拂袖:“不提云开我还不生气,我从你那里要个人来就是登天之难,现在轮到你求我了,我也要让你明白这求人不得的滋味儿,哼!”舵云人急得直抓腮:“云开那是,是我的错,现在这小人我也不和你争抢,你只消让她跟我两年,我只做半个师父如何?”那人无回应。“好老儿,这样,我家传的《百草集》送你,你让她——”“什么?此话当真?”面露喜色。燕子束手立在一边,仿佛都与她无关,听到百草集,心里一笑,又看师父的脸色,吃了一惊。什么百草集,难道是中药的那个化妆品前身,不会吧,师父为了一个化妆品,就答应了人家啊,看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此话真的不假。“绝无虚言!好老儿,你答应啦?”舵云人喜滋滋的站起来,不再纠缠林道子,转身过来看着燕子,“果真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好骨相。”“可有名字了?”燕子恭敬的回答:“有了,师父抬爱,允我跟着师父姓林,单名一个燕。”“哼,”舵云人又生气了,“不行,我如今也算是你的半个师父,怎可只跟他姓,如此,我也送你一字,”沉吟半晌,“婉字可好,林婉。”燕子见俩人如同老顽童般吵起来甚是有趣,心里本来就觉得亲切,又想,跟着一个师父也是学,两个亦是学,艺多不压身,反正林道子也是愿意的。便道:“好,”然后盈盈一拜,“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舵云人眼见这女娃如此乖巧,高兴的直抓耳挠腮:“你这娃倒懂事,以你的资质,我只肖教你一门功夫,这些所谓江湖的高手便与你奈何不得。”燕子,哦,如今是林婉在心里暗暗不信的的笑了下,但是表面上仍是风清月扬的微微弯着嘴角。第三章下山春有微风夏有雨,秋日落叶冬日雪,时光荏苒,四季交替,转眼间,已经过去两年有余。林婉跟着林道子和舵云人,学习技艺,一刻未曾偷懒。因为对这里的未知,抱存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她只能勤奋的学习,才能在这里找到一点属于自己的安全感。两年间跟着师父采药,医治求仙问药的那些执着人,跟着舵云人习武,不分寒暑。虽说这个老头看着像个老顽童,但是做起先生来,真不是一般的苛刻,一分一毫,不能有差池。虽是这样,林婉仍没有忘记寻找她的姐妹,倘若真的两人一起穿越至此,能找到她,也不至于太孤单。在林道子告诉她的她落身之处,她用舵云人教的功夫飞檐走壁,寻找蛛丝马迹,又寻过了周围的小村,若说徒劳无功,这许多次,总有点信息,但是若说找到线索,却总不能拼凑。只某次路遇一位佛教大师,说她骨相奇特,并且说在澹京也遇到过一位这样的骨相奇特的人。林婉心里怦怦直跳,细问是在澹京哪里,是什么样的人。大师却又摇头,仅告诉她,那个人是个乞丐,当时天寒地冻的,缩在路边,已经死了。林婉心一下凉了,那人若是李岩,难道已经回到现代了?如果不是李岩,那她又在哪里呢?环顾四野,青山翠竹,落日熔金,小溪潺潺,大师叹息而走,远处有山民三两个,谈笑着回家,心里那种悲凉,油然而生。这是个何时的朝代,无父无母没有任何熟识的人,连朋友都没有,自己又将有如何的命运,一切都是未知。沿山间小路上行,远远看见暮色中小小的几间小房,心理才温暖了一些。幸好还有师父,两人是真的对她好,还有南岳和东明,虽然孩子气,可是对她还是听话的。回到住处,先到厨房去看,东明正麻利的炒着菜,林婉放下药篓,把里面下山时采的野菜拿出来。接过东明手里的炒铲,林婉把正在长个的小家伙推到一边:“今天师姐来炒菜,炒个你们没有吃过的新花样!”东明的眼睛一亮,期待的仰头看着她:“真的吗?”林婉笑笑,冲他点点头,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和世界里,他算是自己的亲人,何况这小家伙很讨人喜欢。不到半个时辰,几个香喷喷的小菜就出锅了,东明和南岳两个小脑袋挤在菜板前,跃跃欲试的,看样子等不及要尝尝了。林婉好笑的看着他们,拍拍他们的小脑袋:“去端给两位师父吧!”两个人马上一人两个端起来,向林道子那里走去。最后一个林婉做了凉拌的,洒了麻油,香气四溢,她忽然想念起家旁边的凉拌小菜,恍神间,未注意衣服被门闩挂住,“吃”的一声,撕了一道口。哎呀,她懊恼的提起衣服,将破口处打了个结,可真不小心。推开林道子的门,看到两位师父正在拿着一张纸谈论着什么,因了今日的感触,林婉觉得两位师父特别的亲切。南岳和东明在里间的小桌上已经狼吞虎咽了,林婉将凉拌的野菜轻放在林道子的外间大桌上,转身请两位师父吃饭。“衣服怎么了?”林道子先看到她打的可笑的结。“刮的。”“唔,”林道子放下手里的纸张,准备过来吃饭,“吃完饭去换一身吧!”林婉答应着,给师父们分好碗筷,然后进去里间和东明他们一起吃晚饭。吃完晚饭,林婉在箱子里翻看有无可换的衣服,偏巧洗的衣服还没有干,又没有可身的能换,穿着缝补又不方便,自来了,只有道士的衣服可穿,自己的衣服在这些人眼里,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正发着楞,东明推门进来,拿了一件衣服,递给她:“师姐,舵云人师父给你的,还要你换好衣服后去他那里一趟。林婉微笑着接过来,一展,是件男装,看上去很久没有穿过了,压的折痕还很明显,有着淡淡的檀木香。关门一试,竟是十分合体,仿佛为她量身定做一般。心下感叹,也不知是哪个的衣服,竟还是个小男人呢,偷偷一笑。抬手轻叩舵云人的门,不知喊她何事。“婉儿进来便可!”林道子也在。一推门,林道子和舵云人看到她俱是一愣,然后舵云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这丫头倒和云开有缘。”说完似是想到什么,和林道子一对眼,居然想到一起,都乐起来。林道子拿了那纸:“看来不用我亲自出马,还能玉成美事一桩呢!”舵云人也开心,把林婉喊到跟前,打量又打量:“这两个孩子,这样,我就都放心……”林婉不知道到底何事,只看到两位师父都很高兴,终于忍不住,问不停打量她的舵云人:“舵云师父,是有何事?”林道子将手中的纸笺递给她:“太后眼疾,宫中太医无策,皇上重金请能人进宫,若能治愈,黄金万两。”林婉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事情,看来无论身居何处,多少仙风傲骨,都难抵世俗。但是这和自己有甚关系,难不成师父是想……?林道子似是看透她心思,点点头:“你跟我学医三年有余,依我断定,太后的眼疾你的能力已可医治。这几年你一直在我和舵云身边,也该出去闯荡一番,见见世面了。”这最后的两句让林婉忽然觉得浑身的气血一热,这就是要出去闯荡江湖了?电视上,电影上,无数人口中心中的江湖?有白衣胜雪的侠客,还是一身黑衣的杀手?江湖?然而自己毕竟是个外世界的人,孤身一人,又是女流之辈,都说江湖险恶,万一遇到什么凶险,又该如何?舵云人点点纸笺的一行:“你去澹京,去找你的师兄云开,他可护你平安。”顿了一下,又说,“倘若有缘,你们能结成秦晋之好,也算我功德一件了。”而林婉一听到“澹京”二字,心一下飘了很远,那不就是大师说遇到那个奇特骨相人的地方,那会不会有人知道李岩的信息,或者大师看错了,那个人被救活了呢。去澹京,找到李岩,然后想办法回到熟悉的现代。这就是她的目标,她想的有些飘神,以至根本没有听到舵云人最后的那句话。翌日清晨,轻轻薄雾中,林婉一身清爽打扮,对着目送她的两位师父施礼拜别。她身后的含月剑熠熠生辉,昨天舵云人送给她的。当然舵云人没有告诉她,这个,是他送给她的嫁妆。

长袖舞试读章节





热门

  • 王爷,这厢有喜了

    简介: 楚清霜是悲催的,回去途中被害再说,还再次穿越到一有苦说不出的主身上,仇由国王子策马扬鞭欲治她于死地,危难之时,一黑衣男子会出现,她原我以为是救星,却谁知……“夫人,为夫连续救你,你是也不是该则表示一下?”“切记!”某女连声退却,揉了揉还酸疼的腰肢,“司徒宫殇,你未免太太黑心了吧?说好的一次,这都五六次了……”“本王子现在就为楚夫人松绑!”说着,仇由智便大摇大摆的走到柳姨娘近前。。

    桃子酱11-22 连载中

  • 惑乱江山:嫡女风华录简介

    简介: 惑乱江山:嫡女风华录简介一身罪孽累白骨!她为扶他坐上皇位机关算尽,却不想漏算他的狼心狗肺,被他一杯毒酒赐死后宫!复活十二岁,母亲安在,她还未嫁人!这一世,她步步为谋,誓要报仇雪恨,历史改写前生含冤而死之命!

    安小年09-16 完本

  • 在仙侠世界拍电影

    简介: 王晨真的也不是专业拍电影的,也也没考虑过拍摄作品的电影也能布道。再次穿越到了仙侠世界,而已心里想修练之余有点儿兴趣爱好而王晨站在远处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前一秒自己还在电脑前研究自己淘来的玉佩是不是假货,可后一秒就到了这个什么鬼地方?那玉牌是什么鬼东西,自己怎么就穿越了呢?脚上的人字拖提醒着自己,你不是本地人儿……。

    味道懵懵的04-15 完结

  • 毒妃不好惹

    简介: 平风波,覆乾坤,她运筹帷幄,阴谋阴谋诡计尽出,一步步助他首登权利的顶峰。前波未平,后波又起,下回分解一代王妃乍现降生,叱咤风云篡江山。苏颜凉一向认为女人无须楚楚可怜,受委屈了就讨回来,被欺负了就反击回去,哭能解决个屁事情,那个孟姜女把长城都哭倒了,也没见她男人从坟里爬出来和她相亲相爱。。

    鸭圣婆07-14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