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金屋藏娇(2)

第五章金屋藏娇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大礼奉送

快穿之乘风破浪小说简介

《快穿之乘风破浪》是作者吹弹不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来到这个世界,不能总是憋在家里,还是要多走动走动嘛,何况这咸平公主不是一般人。她可是南唐最富有的公主。跟有钱人打好交道,总没有错。咸平公主是她的姐姐,排行第七,生母是萧淑妃...

快穿之乘风破浪小说-第六章金屋藏娇(2)全文阅读

来到这个世界,不能总是憋在家里,还是要多走动走动嘛,何况这咸平公主不是一般人。她可是南唐最富有的公主。

跟有钱人打好交道,总没有错。

咸平公主是她的姐姐,排行第七,生母是萧淑妃,可惜也是早早逝去,留下年幼的咸平公主,咸平公主长得很像她美丽的母亲,因此也很得父亲宠爱。

咸平早早出嫁,得了五百户食邑,数量虽然不及南阳现在的千户,但在那时,已然是公主中的翘楚,何况这五百户都是富户,每年缴纳的钱粮数不胜数。

公主又颇有头脑,指使家奴在各地经商,做着许多生意,度支有度,管理得当,早早成为了姐妹中最有钱的人,即使是现在拥有千户食邑的南阳,也难望其项背。

近年来,由于父亲身体不好,咸平也从封地回到了京城,南阳脾气不好,与这位姐姐的感情倒颇为深厚,总是来回走动。

思齐兴冲冲带着人赶到咸平的府邸,穿过兰亭丝竹,碧波杨柳,跟随仆人的指引,才见到了身处后花园,置身流水曲觞间的咸平公主思咏。

咸平那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直到腰间,身穿绝美华服,脸朝着花树,手举酒盏,双足赤裸,站在清凉的卵石路上,听着远远传来的丝竹之乐,纵声大笑,翩翩起舞。

思齐瞧着这轻盈俏丽的背影,无忧无虑,转着乌黑的眼珠,感叹有钱真好。

咸平旋转起舞间,忽从旁边过来几个身子纤细的俊美少年,穿着宽松华丽的衣裳,同样赤裸双足,披散头发,都欢笑着上前,争先围绕在咸平身边。

咸平此时也停止了舞步,扔掉了酒盏,嬉笑着搂抱住一旁的少年们,少年们也都争相讨好,努力往咸平跟前凑,咸平张开双手,开阔怀抱,将他们一起拥入怀中。

少年们笑着将咸平抬了起来,左右转圈。

咸平坐在他们的肩膀上,手按在他们的脑袋上,非常享受腾在半空中的感觉。

转了好几圈,咸平才发现妹妹来了。

坐在少年们肩膀上的咸平笑着向妹妹打招呼:“你何时来的?快过来让我瞧瞧。”

思齐正在认真欣赏这画面,心中艳羡,听得咸平唤她,忙跟了过去。

这一近看,更觉得这几位瘦弱的少年俊美无双。

几个少年将咸平放了下来,咸平倒在他们怀里,笑着拉住思齐的手,“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不是好事登门,容光焕发了?”

“姐姐说笑了,我哪里来的好事?”

“驸马失踪,生死未卜,还不是好事?你终于可以换一个新驸马了,或者跟我一样,尽情享受这人间之乐,找多少个男人都行。”咸平笑道。

思齐眉开眼笑,合不拢嘴:“姐姐不要说笑了,我正为此事发愁呢,已经禀报了陛下,请求陛下发出诏令,为我寻找驸马。”

说话间,思齐瞅瞅这个,打量那个,发现姐姐咸平身边的男人都挺不错的。

咸平似乎是看出来思齐的心思,大方地拍拍身边少年的肩膀,“你喜欢哪个,直接带走,先养在外面,等到齐彬的尸首运回长安,你过个明路,把他带到公主府,对外只说是家仆。我这几个孩子啊,可都是一等一会伺候人的,保准让你心花怒放,乐不思蜀。”

思齐大喜,忙想答应下来,内心残存的一丝理智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把她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

她是在完成任务啊,怎么能贪恋美色呢?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也不好色!

思齐强装正经,咳了一声,“多谢姐姐好意,我心中记挂驸马,他……不见尸骨,我作为妻子,无心寻找新欢。”

又看了看这几个鲜嫩的少年,心中着实舍不得。

咸平一笑,道:“他死了,你还为他守寡不成?我们大唐的公主可没有像你这般痴情的。痴情有何用?情字便是他们男人用来围困我们女人的,他们整日说着女子应当痴情,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他们却从来不顾这个字,三妻四妾,外面还有无数相好,好不快活!为何我们便要守着这个情字,他们死了,还要为他们守寡呢?他们三妻四妾,我们也要三夫四童!”

思齐为了面子,勉强道:“这几位都是姐姐近身伺候之人,为姐姐特所钟爱,我不能横刀夺爱,占了姐姐的人。”

哪知咸平大笑,朝身边的少年们吐了几口唾沫,“他们不过是我身边的一条狗,送人便送人了,什么爱不爱的,多麻烦。”

思齐的身体强烈地感受到原主的意想——其实咸平如此解放天性,不顾外面的流言蜚语,大量豢养男宠,也是另有原因。

皆因她的心早就在多年前就死了。

咸平的夫婿是南唐第一位冠军侯郎日星,能征善战,英勇无比,曾打得异族连夜携家带口,迁徙到了万里之外,再不敢进犯中原。

夫妻俩也很恩爱和睦,相敬如宾。

可惜好景不长,郎日星在一次出征大漠时不幸遭遇敌军伏击,困守绝地,苦等援军不来,在敌军的封锁包围之下,多次冲锋未能突围,郎日星身负重伤,为避免被敌人生擒,自绝性命,年仅二十五岁。

咸平等待许久,等来的却是夫君面目全非的尸身,出奇的,她没有掉一滴眼泪,平静的面容上看不到悲戚。父皇都因为女婿的离去大病一场,咸平却一如往常,不让旁人看出自己的情绪。

却给自己最亲近的妹妹南阳透露了半点心迹:她的丈夫是被人害死的,不找到害死丈夫的人,她绝不改嫁。

思齐感受到原主的悲戚与想法,顿时很心疼眼前的咸平。

虽然她有钱有闲还有男人,但还是好可怜啊。

她如此放荡不羁,左拥右抱,想必也是忘不了死去的丈夫,用以来麻痹自己吧。

思齐叹了口气,真是个多情公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大礼奉送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