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分个三六九等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夜来风雨知多少

一品宫女小说简介

《一品宫女》是作者弈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柳绵吹来满城雪,杨花滚滚春初歇。六月的京城在一场雷雨之后热闹的场面出来,京城的百姓们今儿个个都早起了伸得脖子瞧着,今儿个又逢着选秀的年份,天微亮时便有一驾又一驾的马车从御道旁“笃笃”而过。虽然是选秀,但也免不得分个三六九等的,第一等是士族阀门中的小五月的京城在一场雷雨过后热闹起来,京城的百姓们今儿个都早早起了伸长脖子瞧着,今儿又逢着选秀的年份,天微亮时便有一驾又一驾的马车从御道旁“笃笃”而过。。...

一品宫女小说-第一章 分个三六九等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宫女》在线阅读

柳绵吹来满城雪,杨花滚滚春初歇。

五月的京城在一场雷雨过后热闹起来,京城的百姓们今儿个都早早起了伸长脖子瞧着,今儿又逢着选秀的年份,天微亮时便有一驾又一驾的马车从御道旁“笃笃”而过。

虽说是选秀,但也免不了分个三六九等的,第一等是士族阀门中的小姐,她们从生下来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她们的正室之路,绝计没有伏低做小的可能。第二等便是官宦之家、书香门第的小姐,她们当然也是娇贵贵的身子骨,除却给皇室中人为侧为庶外,嫁到旁的人家那也是当家做主的资质。落到第三等了自然没什么好出身,都是些寻常百姓家的姑娘,走运了侍候个好主子,再走运点做个没什么品阶的**女人,要不走运了做八年低等阶的宫女出来配人。

一路上玉壁都在感慨着自己倒霉,她倒不是羡慕一等二等,她是想着自己最好不入等,不用参加选秀。可等她站到宫门前时,她却开始庆幸自己是第三等,原来在第三等下还有一群人,罪臣犯官之。一旦进了宫她们连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得做一辈子做脏活累活的宫女,这么一比起来三等好歹是个良家子出身,进宫里侍奉贵人好歹也算个干净出身。

车到宫门外停下,士族阀门中的小姐被小心侍候着,官宦之家书香门第的小姐也有人捧着笑脸相迎,轮到玉壁她们这,那就没什么好脸色好招待了。只一个冷脸的嬷嬷拿着本册子站在那儿,不时地扫一眼点人上前来,问明了姓名籍贯年龄后就发配到一边去不再理会。

轮到玉璧的时候,嬷嬷照例还是那么几句话,或是听玉璧谈吐斯文,像是读过书的,嬷嬷就多问了一句:“识字吗?”

玉壁不着痕迹地左右看一眼,心想:读了近二十年书,要不识字不是缺心眼吗?可现在她就是个十一岁的平民女,别说读书识字,大多是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的。前头都是什么花妮、桃丫的,轮到她有个名字就很新奇了,再说识字,她估计着自己在宫里就不用混了:“回嬷嬷,民女不识字。”

“过去吧。”嬷嬷没再理会玉壁。

缩到人群里,玉壁很熟门熟路地就摸到了不招眼的地方,大家都缩着脑袋不说话,她也很老实垂目低眉站着,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儿。

等到一一核对了名册,再由当地送选的小吏核准画押后,这入宫门的关就算是过了。那嬷嬷又指派着身后的三名宫女去把这拨选进来做宫女的给分成三群,然后那嬷嬷就不说话了,只定定地站着,看着三名宫女整斥队伍。

站在玉璧她们这一群面前的是个约十六七岁的宫女,一张略圆的脸,不见丝毫这个年纪当有的活泛爽朗,一双眼睛略显得有些冷厉。只见她扫了一眼所有人,然后又点了一趟数才说道:“你们跟我走。”

一拨有些瑟瑟然的小女孩儿就跟着走,半句话都不敢说,连大气儿也不敢喘。对比一下那些个士族阀门小姐和官宦人家书香门第的小姐,平民家姑娘的待遇就可见一斑了,那边的小姐们哪个不是被温言软语哄着,还带着丫头侍候,可三等这边却一进去就是为侍候人去的。

不过对玉璧来说,反正都是进宫,有什么区别,她倒觉得比起那边上两等的小姐们,做个宫女要舒坦得多,在宫里不出头不争先的侍候八年就能放出去。到时候带着一笔银子出宫,再去嫁人也能嫁个不错的人家,毕竟在宫里做过宫女的都出了名的规矩好,寻常人家是很愿意娶的。

所以,在别的小姑娘各自眼神复杂的时候,玉璧反倒安之若素,主要是自己也没期待过什么。再说,后世那些个宫斗戏宅斗戏还没演够,看一眼都觉得复杂,更何况要去参与,玉壁觉得自己头脑顶顶的简单,实在没有斗来争去的智商。

圆脸的宫女领着六十几名九岁到十六不等的小姑娘到了一处宫所前停下,圆脸宫女和宫所前站着的两名老嬷嬷低声说了两句话,然后让小姑娘分成几组进到宫所里去。因为宫女也有机会成为皇帝的女人,所以秀女们要察检的项目她们也不能免。

玉壁因为站在中间,被分在了第四组,她不敢四处张望只能低头寻思自己的事,等到第一组好几个小姑娘哭着嚎着出来时,她才知道原来就是选宫女也是很残酷的。长得太好了不要,长得不好也不好,长得太好了会碍了贵人的眼,长得不好的会吓着贵人。

除此之外,身子不好的不要,身上有很明显疤痕的不要,身上有异味的不要,口齿不清的不要,看着一脸福薄相的也不要。等到玉壁她们这组时,第一个就被退了,那小姑娘眼泪汪汪的不敢哭出来,只敢咬着下唇憋着站在那儿。

看着那个小姑娘哭,玉壁特想上去跟人换换,偏偏轮到她时什么不是都没有,其中一名老嬷嬷在她手上系了根红绳儿让她跟着宫女出去。等到六十几人都进过宫所后,那名圆脸宫女才又出现,站到已经入选的不到四十名小宫女面前招招手,让她们跟上。

这一路上,朱红墙琉璃瓦,小姑娘们虽然各自间不敢说话,眼睛却都不住地往四周看去。玉壁自然不稀罕,现代谁还没去过几回故宫,就算没去过也该在电视里看足了。

“我叫玉枝,你们以后便唤我玉枝姑姑,是我来领你们的,日后你们便归我管辖,既到了这宫门里就好生长长心眼儿,别还当是在家里有父母宠着照拂着。你们才刚进宫来,难听的话我也不说,只是都给我好好守着规矩,逾矩的事儿别说做便是去想去看都不许,可都明白了?”玉枝一直在注意着这群小姑娘,她们的脸有着自己已经遗失了的天真烂漫,看起来倒令人觉得欢快,只是这天真烂漫又能留存几天。玉枝也注意到了人群里那个只管埋头走路,四下里一眼也不搭的小丫头。

玉枝还记得她叫玉璧,陈玉璧,在宫中下人是没有自己姓氏的,有个名儿便算是不错的了。所以玉枝记得她,从宫所前不着痕迹的打量,到宫所里不慌不乱的应对,再到现在埋首不理会地迈着小步走,这小丫头一直把自己藏在人群里,若不是经心去瞧了只怕连她也要疏忽过去。

看来,这是个在进宫前就已经学会了怎么生存的,也好,可以少调.教一个。

人群里的玉壁哪里知道自己小心翼翼藏着都被玉枝看出来了,她打从知道自己逃不脱进宫做宫女的命运时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低调再低调,完全泯然众人安安稳稳在宫里过八年,然后带着银两出宫找个结实的汉子嫁了,把自己穿越生涯过得幸福圆融。

从入宫的宫所到内廷大约要走半个时辰,上两等的小姐们可以坐宫中的马车从车马巷直接往内廷去。小宫女们这边一个个面露羡慕的神色,玉壁也羡慕,她单只羡慕人不用走一个小时路,才十一岁的小胳膊小腿,哪能支撑着走那么老远。

“从此刻起,你们便应当明白自己的身份,她们是主,你们是从,打从一进这宫门开始,你们就要摆清楚位置,若是个想安生的就别痴心妄想。做宫女最好的出路,便是等八年之后放出宫,别去想有的没有的。”玉枝告诫着,不过这群小姑娘听没听进去她却不管,她进宫时领着她的宫女就是这么说的,她现在也这么教。

半个时辰后,到了内廷,小宫女们被四下里钻出来的年长宫女领进屋里一个个扒了衣裳,从里到外洗涮干净后换上了葱绿的宫女制衫,梳的头也是一模一样的,头上各簪着一朵水绿的小头花,除此之外身上什么都不许再多出来。

接下来就是分派管教宫女,这是一对二的,一个管教宫女管两个小宫女,玉壁和另一名叫春妮的小姑娘一道被分在红藻名下。红藻才十五岁,长得很周正,既挑不出好来,也挑不出不好来,说话做事也很温存,比起其他几名挥来喝去的管教宫女,红藻算是很温和的。

“玉枝姑姑把你们交给我,你们便要听我的话,该做的事不许拖拉,不该做的事不许听不许看不许传,其他的规矩日后慢慢说,若是明白了就应声。”红藻虽然相对比较温和,但说话间有股子力量。

不管春妮怎么想,反正玉壁心里头明白,若做了什么出格的事,红藻肯定是不声不响就能把人掐死的主儿,比起来那几个挥来喝去的就像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玉壁闻言连忙应是,春妮则只是点头,看着脸上有了笑意,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今儿天也不早了,待会儿吃了饭食早些洗漱歇着去,只是须记住一件事,夜里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要去管,只管睡自己的觉就成。”红藻说完就指了间屋子让春妮和玉壁进去,屋里是一个套间,外间是厅内间则是卧室。

卧室正中摆着张简简单单的床,两侧则各是一张榻,床和榻的区别在于,床三面合围有遮挡,榻则有点像现代的单人床,只摆着简单的铺盖。玉壁和春妮正好一左一右,两人也不敢朝榻走去,只是各自立在红藻面前。

红藻上了榻才说道:“后头有洗漱的小间儿,你们去洗漱了便来歇下,别再耽搁了,快去吧。”

玉璧和春妮这才如蒙大赦,到了后头的小间儿里,玉壁和春妮才敢小声地说两句话,春妮说:“我是林台的,玉壁,你是哪里的?”

“回春妮姐姐的话,玉壁家在陈州。”春妮十二,玉壁很自然而然地就管人叫姐姐,她这会儿恨不能外挂全开,最好开个名叫宫女速成班和宫斗速成班的外挂才好,可惜她从来不带这外挂的。

苍天啊,你整一穿越就算了,还把我整进宫做什么,整进宫就整进宫吧,您老人家最好保佑我平平安安到出宫那一天,否则我早中晚照三顿地诅咒你呀诅咒你!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夜来风雨知多少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