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玉壁将来的去向

第二章 夜来风雨知多少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那些明争暗斗与聚散离别

一品宫女小说简介

《一品宫女》是作者弈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因为褐藻会觉得自己没什么也可以再教玉壁了,因为玉璧大都数时候都在闷头守着炉子专研怎么冲茶,褐藻就不怎么管她了,而已每日问一问她的进度即使弄完儿。反而春枫儿被褐藻管得紧,整天盯着她勇猛精进绣花技法,春妮学的当然而已民间绣法,很多细致的都没学过,褐藻几所以对于玉壁能自学成材,红藻是很满意的,连带着对她的笑脸都多起来。。...

一品宫女小说-第三章 玉壁将来的去向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宫女》在线阅读

因为红藻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以再教玉壁了,所以玉璧大多数时候都在埋头守着炉子钻研怎么泡茶,红藻就不怎么管她了,只是每天问一问她的进度就算完事儿。反倒春妮儿被红藻管得紧,天天盯着她精进绣花技法,春妮学的毕竟只是民间绣法,很多精细的都没学过,红藻几乎得从头教。

所以对于玉壁能自学成材,红藻是很满意的,连带着对她的笑脸都多起来。

这天,玉壁早早起来,跟红藻说了一声就拿着水钵取花露水去了。红藻都头回听说拿花露水泡茶的,还叮嘱了一声沏好了茶莫忘了叫她尝一尝。

关于花露水泡茶,得怪《红楼梦》,里边就有雨水、雪水、露水泡茶的字眼,所以她就一时兴起动了这个念头。不过她这时候倒有了新的体会,那就是只能收集一种花上边的,要不然各种花香混杂在一起,泡出来的茶肯定不能喝了。

偏花园和她们现在居住的宫所里最多的就是月季花,所以她也只能从月季花露开始尝试,不过她又记起物理课上似乎教过,露和雨雪霜雾云等都包含了空气里微小的尘埃,所以她一边收集一边琢磨:“那应该要沉淀吧,沉淀多久合适呢?一天不知道够不够,要不拿密实一点的布过几遍,都试试吧。”

由于她整个身子都猫在花丛里收集露水,不走近了是看不着她的,当外边响起声音时,玉壁刚想站起来或是打招呼或是行礼,却猛地被一句话压得她不敢再出头:“慧妃娘娘让你早些寻几个合适的,调.教好了把名字禀报上去,一定要聪明机灵些的。”

“知道慧妃娘娘有大用处,婢子这边正仔细寻着得体的,放心,必不会误了慧妃娘娘的事儿。只是不知道慧妃娘娘想要几个擅长什么的,婢子也好挑了去让娘娘看用。”说这句话的人声音有些熟,肯定是院子里的管教宫女,至于是谁玉壁倒一时听不出来。

“这些你收着好打通关节,若是有出挑的,什么也不会都留着,最好寻几个能读会写的,慧妃娘娘身边正缺着。”这应该是那什么“慧妃娘娘”身边的近人,否则不会派出来办这样的事儿。

玉壁是真没想到,自己无非起个大早想收集点露水,可巧就听着这么一段壁角。待偏花园里的两人走后,玉壁赶紧抄近道回小宫女们居住的宫所去,在那个管教宫女回来之前,她一定得在宫所的月季花边上站着,这样才不会让那位管教宫女起疑。毕竟春妮儿和红藻都知道她已经起身了,好在她没说自己上哪儿去取露水,否则真不好交待。

站到宫所的月季花边上,又挥手摇了好几丛月季花,使上边没有了露水,这叫伪造证据。等她伪造完证据那管教宫女还没回,玉壁长舒了一口气站定,等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也不回头看,只作专心收集花露状,嘴里还念叨着:“困死了,才这么点花露,也不知道能不能泡一壶茶,待会儿还是去偏花园里看看。”

她说完话,那管教宫女似乎也长出了一口气,脚步无比轻盈地走过,轻手轻脚开门关门,就像没这么个人在院里进出过一样。见状,玉壁也不转身去看,只是心里更警省了一些,以后这样的事还是把动静弄大一点才好,免得再出这样的意外。

到偏花园里待一会儿后再回宫所里,红藻和春妮儿都已经起身了。红藻见她捧了水钵回来便走近了她,伸着手指往水钵里蘸了蘸放进嘴里尝了尝道:“果然带股子很淡的花香气,先去吃了早饭再沏茶,待会儿我尝尝。倒真没想到你在沏茶上还是个肯花心思的,这主意我想都没想过,你倒能想能做的。”

待用过早饭,红藻就坐在桌边上等着喝茶,而玉壁连沏什么茶都还没想好,遂说道:“红藻姐姐,要不您先去教春妮儿针法,我现在还没想好能沏什么茶呢。初时只是想着露水沏茶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却忘了花朵上的露水带香气,沏茶反而会夺了茶的气味。”

“你还没想好吗?看来你也是个思虑不周的,记住以后凡事想明白了再去做,平时倒觉得你机灵,现在你么一说倒显得你欠考虑了。”红藻差点就要去跟玉枝姑姑说玉壁既有天份,又机灵肯学,今儿玉壁弄这么一出,倒显得她不够稳妥了,红藻也就收回了这念头。

要知道,能教出个好宫女被管事姑姑夸奖是好事,可要是冒然去说好,到头来却是个不妥当的,反倒会惹事,还不如平平常常的过去才是个安稳正经的。

听红藻这么说玉壁恨不能抱着红藻亲一口,她现在最爱的就是贬低,最好被传成痴货才好。不过要真扮痴货反而惹眼,所以泯然众人才是中庸大道啊!

待红藻去教春妮刺绣针法时,玉壁就拿结实细密的棉布厚厚叠起几层过滤露水,等到过滤好了就搁桌上沉淀着。照例上午是去学规矩的,不消片刻春妮儿也从绣房里出来,和她一道去园子里等着尚仪局的嬷嬷来。

“玉壁妹妹,你的茶沏得怎么样了,昨天你不是说要去取花露水沏茶吗,有没有试过,结果如何?”问玉壁话的是喜雨,在偏花园里认识以后,喜雨、春早就和玉壁、春妮走得近了,只是春妮有些胆小,所以一向都是她们三个说话,春妮在一旁拿着绣绷听着她们说。

“没试呢,在园子里随便取了些月季花露,后来不够用又去偏花园里取了,刚滤好在桌上存着呢。我都还没想好沏什么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道,只是试一试罢了,说不定沏出来喝都不能喝呢,因为露水有花叶的杂味儿,沏茶会让茶的味道变得浑浊。”玉壁这时又着恼起来,难道不是取花上的露水,下次换竹叶上的试试,竹叶的味道很清淡鲜爽,泡茶应该可以。

不过,最近还是别试了,她要安安稳稳地实施她的泯然众人大技法,一点偏差也不能出。

闻言,早梅笑着掩了嘴道:“玉壁妹妹自来是这般妙想天开,也总是不管成不成试了再说,这鲁莽性子该改改才好。”

这话玉壁多喜欢啊,现在她就巴不得人人都当着旁人面说她不好:“嗯,玉壁记着早梅姐姐的话了,红藻姐姐也说了我思虑不周到,让我学着点呢。”

“说起来咱们四人里,性子最好的反倒是春妮儿,沉默谨慎,规矩礼仪学得最妥当,做事也总是思虑周详。别看春妮儿平时不爱说话,可实地里,比咱们三个都要强上几分呐。”喜雨笑嘻嘻地夸着春妮儿。

要是平时,玉壁也会跟着夸起来,但是今儿玉璧不能夸,管教姑姑们也在边上瞧着呢,万一那位挑“聪明机灵”小宫女的管教姑姑听见了她们的话要把春妮儿挑去给慧妃办事怎么办。与其涉入到这些斗争里去,还不如老老实实做低等宫女:“嗯,是什么都比咱们三个要强,可春妮实在太不爱说话了,春妮儿……说,你是不是平时把我们调笑你的话都记心上了,我听说不爱说话的人心里把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呐!春妮儿,你要记的话光记她们俩个就好,千万千万别记我呀,要知道平时有好吃的我都留你一份的。”

她这么一说,早梅和喜雨两个揪着她直作势要打,连春妮儿轻掐了她一把说:“最爱欺负我的就是玉壁妹妹,要记也只记你一个。”

此时,尚仪局的嬷嬷来了,四人赶紧收起调笑来站好位置,挑人给慧妃办事这件耳闻来的事玉壁也就准备这么忘了,她可不觉得记这个能得什么好,忘了才是正途。

上午学过礼仪,下午就开始沏露水茶,挑了拣去,玉壁觉得最适合用花露水沏的应该是红茶,现代人把红茶和柠檬一起冲着喝,也把红茶和淡奶一起冲成奶茶,所以红茶应该最兼容并蓄。

“红藻姐姐,我想了想,拿花露水沏红茶应该是可以的。金丝小山红应该最合适,我去取一些来,等沏好了红藻姐姐尝尝看是不是合适。”金丝小山红长在北地,没有什么花香气,只以醇厚柔顺的口感取胜,所以用带花香气的露水沏应该正好添一份香气。

可是红藻却摇头了:“选红茶是对的,但金丝小山红是高山红茶,本身没有杂味,喜欢的人爱的便是这干净的口感。不过你既然这么想了,也可以一试,你顺便多取几份红茶来,南地北地的都要,对比着沏来尝尝,应该能选出合宜的来。”

“好,我这就去取茶叶来。”

看着玉壁去取茶叶,红藻却在思量着玉壁将来的去向,因为到时候小宫女是要由管教宫女举荐去向的。

要说到宫里爱喝茶的,哪宫的宫妃都号称爱喝茶,可却都是因为皇帝陛下嗜茶如命才附庸的,真正爱茶懂茶的反倒没几个。像玉壁这样的,去懂茶的那儿容易出头,去不懂茶的那里自然就是埋没。太容易出头不好,被埋没了也不好,所以玉壁的去向实在有些让红藻费思量。

春妮倒简单,春妮到哪里都不会太出挑,也不会被忽略,随便在哪一宫都能领着个八品针线宫女的活计。

玉璧啊玉璧,你让我拿你怎么安置才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那些明争暗斗与聚散离别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