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见

第五章 去处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品宫女小说简介

《一品宫女》是作者弈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终日里窝在茶叶房里有一桩好,那是关起门来什么是非都沾不着。“玉壁姐姐,怎么又把门关上门关上门了,快些来打开门,安县送了批茶叶回来,这下的茶叶在路上沾了些湿气,玉壁姐姐先来瞅瞅还能不能够进库,要不然不成就非凡发回家去让他们再次送去。”在茶叶房外边喊的是小路子,“玉壁姐姐,怎么又把门关上了,快些来开门,安县送了批茶叶过来,这回的茶叶在路上沾了些湿气,玉壁姐姐先来瞧瞧还能不能入库,要是不成就发回去让他们重新送来。”在茶叶房外边喊的是小路子,舒公公身边小郑子管出,小路子则是管进。。...

一品宫女小说-第六章 初见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宫女》在线阅读

整日里窝在茶叶房里有一桩好,那就是关起门来什么是非都沾不着。

“玉壁姐姐,怎么又把门关上了,快些来开门,安县送了批茶叶过来,这回的茶叶在路上沾了些湿气,玉壁姐姐先来瞧瞧还能不能入库,要是不成就发回去让他们重新送来。”在茶叶房外边喊的是小路子,舒公公身边小郑子管出,小路子则是管进。

细柳开了门,玉壁捧着手里一个紫砂小罐子放到通风处,然后才从台阶上下来:“是乌龙茶吧,桃叶去烧水,安县的乌龙茶宜用山泉水沏,取玉帘潭的水来,容易发出岩韵来。”

说完玉壁又取了一个茶勺,拿小盏接了约十克左右茶叶,桃叶烧了水来,玉壁先用温水醒茶,再用开水沏出来,头道不用,只取第二道的尝。她给在场的每个人都用品饮的小杯倒了一杯,她的意思是大家都尝尝,她一个人尝了担不起这责任。

安县的乌龙茶是相当有名的,在乌龙茶里属上上之品,出产得多,上品却少,能进贡来的自然不是凡物。茶汤呈非常漂亮的金黄色,在阳光下能看出一圈儿金光来,汤色很干净清澈,滋味也分外鲜爽甘醇。

“哟,我头回尝出来,这茶里喝着有股子石头的味儿,这莫非就是常说的岩韵?”说话的是小路子,他也算是见识过好茶的,每回来的茶他都要先尝过,这还是头回从乌龙茶里尝出石头味儿来。这石头味儿还不显突兀,反倒让茶更有了一股子山高水清的味道,韵味明显就不一样了。

“对,就是石头味儿,这茶没失气味,不过得存到冰窖子里去了,到底沾了一些湿气,算是先醒了茶,只是也就不好在茶叶房里存了,容易失了味道。小路子公公,这批茶叶最好赶紧发派出去,洗茶时别用滚水烫,只拿温水养一养就行了。”玉壁喝着分外感慨,这么好的茶,搁现代她喝不喝得着是一回事,喝不喝得出才是最基础的问题。现在好了,五感敏锐一尝就知如何奇妙,美好呀!

“成,我把每箱茶叶都验过了再拿到冰窖里去,玉壁姐姐说的话我也记下了,回头一定照着吩咐下去。”小路子说完就让他领来的几个杂使太监把茶叶一一开了验收,小路子则凑到玉壁那边又讨茶喝去了。

见小路子凑过来喝茶,玉壁就随便搭两句话:“小路子公公,今年的茶看着比往年少些,可是年景不好?”

啜口茶汤下去,小路子也很随意地答着:“可不是,北方年年都干,今年南方雨水也少,新下的春茶都比往年要少一些。咱们也不管这些,丰年多进,年景不好也得照量来,少哪儿也不能少宫里的贡茶不是。”

“倒也是,总是宽裕的,也省得似往年那般存下陈茶,反倒搁误了好茶。”玉壁说着又添了一道水,安县的乌龙茶最好喝的是第二三四泡,这就算第四泡了。

小路子接过茶,忽然想起点事儿来:“对了,玉壁姐姐,前几天交待下来醒的普洱茶可妥当了,陛下倒不喜这个,是晋城侯喜欢。这些日子晋城侯从边关巡防归来,陛下念哪着晋城侯的功绩,怕是要又赏下一批茶去。”

晋城侯,玉壁倒头回听说这个人,看样子是军中出身,按照景朝的品阶分配,有封号有封地的候是从四品上,看来是个立下过赫赫功勋的主儿:“自然醒好了,待晋城侯归来,陛下赏下就能沏来饮,准保是最合宜的时候。”

“玉壁姐姐到茶叶房当差后,倒是省了我们不少功夫,说起来陛下最爱饮乌龙茶,我得去禀师傅一声。在玉壁姐姐这里尝了好滋味,自然得赶紧想着送到陛下御前去才是正经的,那就谢过玉璧姐姐的茶了。”小路子一边称谢,一边在心里琢磨着,为什么在别处从来没喝到过这么好的,偏偏就在玉壁这里喝出乌龙的真味儿来了。

小路子一边走一边往夹道过去,舒公公就在屋里头等着他回话,舒公公先是问明了安县送来的茶怎么样,又问了量。小路子一一作答后,舒公公也是要先尝味道的,小路子又取了些茶样送到茶水房里去让侍茶宫女冲泡。

再端到舒公公屋里头喝时,舒公公一尝就皱了眉头:“怎么一股子涩味儿,这就是你说的好啊,赶紧趁着送茶的人还没走,把这批茶叶打发回去,这要是让陛下喝了,还不得把咱们都打杀了。”

“师傅,我在茶叶房里尝了味儿的,喝着比往常的还要好些,没尝出涩味儿来啊!”小路子这么一说,舒公公就把茶盏递给他,他接过一尝果然有很淡的涩味儿。这倒也不算大事儿,关键是小路子喝过了有对比的,明显玉壁那儿喝的比茶水房里的高了不是一般二般。

“还说愣着作什么,赶紧去把茶叶退还去。”舒公公又喝了一声。

端着盏儿的小路子咂咂嘴儿,回过神来说:“师傅,都是一样儿的茶,茶叶房那边喝着全然不同。我自小跟着师傅,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好茶的,还头回觉出乌龙茶有股子山高水清的味道,也头回尝出岩韵来。若不是尝着味道出彩,我也不敢留这批茶啊!”

舒公公听完小路子的话也费了琢磨:“你再取一份茶样,让茶叶房的玉壁沏一道来,我再尝尝。”

于是小路子又捧着份茶样到茶叶房,玉壁有些生疑,她现在已经养成了对一件事反复求真相的习惯,也好在她问了,否则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儿。不过既然是她说了可以留的,她也不会在这上边再反复,这回还是取玉帘潭的水沏,还是差不多的手法,小路子看不出区别来,实际上却有大不同。

水温,炭火,烧水的壶,泡茶的壶都有很细微的差别,甚至连冲泡的时间也和刚才不一样。递给小路子一盏后小路子接了离开,她自己又尝了尝:“这味道应该算是正常的安县乌龙滋味,只是可惜了好茶叶。”

可惜完茶叶,她还顺便可怜了一把在永和殿里的皇帝陛下,有好茶都尝不着好味儿,说是个爱茶的,只怕下边的人也不敢进献最好的。万一喝惯了嘴,以后喝不着,遭殃的还是御茶房的人,所以做皇帝的注定喝不着好的。

末了,这批茶还是留了下来,小路子特意为这批茶到茶水房里说了一遍这批茶该怎么沏。几天**中大宴,皇帝陛下又做了一回“散茶童子”,因为他自己爱茶,所以觉得天底下的人都应该爱茶来着。

“玉壁啊,今儿转不开人手,你跟小安子他们几个上茶水房帮忙去。”说话的是舒公公,茶水房的人来找援手,舒公公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玉壁,前几天喝过玉壁沏的茶,舒公公就肯定了一桩,玉壁是个极会沏茶的。

“是,舒公公。”虽然她打定了除非出宫,否则死都要死在茶叶房里的念头,可舒公公来吩咐她怎么能拒绝。

好在今儿茶水房里忙成一团,谁都没功夫注意茶水房里多了个陈玉壁,今儿来茶水房帮忙的人可不少:“诶,你叫什么,赶紧沏壶普洱送到永和殿外边去,曲公公这会儿正在永和殿外急着要呢,还不赶紧沏。”

御茶房离太和永和广和三个皇帝日常办公的殿堂最近,穿个宫墙就到,脚步带快点儿也就五六分钟的工夫。玉壁沏了壶名作紫渚的普洱往永和殿赶,远远的就见有人往这边打望,见到玉壁来还连连招手:“快些,眼看着晋城侯都到中门了,你们御茶房怎么办事的,万一耽误了陛下赐茶谁担待得起。”

“曲公公,可别拿我吓小丫头,要不以后得在她们心里落埋怨。”萧庆之刚一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儿就听到了曲公公朝一路狂奔来的小丫头吼,那小丫头被吼着脚步倒不乱,就是赶得更急了。远远看着,连萧庆之都替她担心,这万一要把茶给洒了,今儿这顿罚就逃不脱了。

“哟,晋城侯来了,小的给您问安嘞。您尽管放心,谁能埋怨您呐,要不是您四处巡防,咱们在宫里也不能安心不是。晋城侯快些儿进去拜见陛下吧,陛下都问您好几回了。”曲公公说完永和殿外的太监正好开始唱名。

玉壁也将将在太监唱名时到了曲公公面前,站定了双手一托说道:“曲公公,今儿沏的普洱是移山紫渚。”

站在曲公公不远处的萧庆之遥遥扫了一眼,只见这小丫头端着的茶盘一滴茶水都没洒出来,足见是个手稳的。萧庆之稍稍冲那小丫头点点头,算是谢她给自个儿送茶了:“曲公公,我进去见陛下了,您老可莫再吼了,万一洒了茶我可就喝不着了不是。”

玉壁见萧庆之冲她点头,她也点点头,不敢露什么笑脸,只低下头去。

见状,萧庆之不动声色地挑了挑嘴角,举步便向永和殿中走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