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她还真是小财迷

第四章 顺竿上爬计划通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姑娘哪有马球好看

丝路谣小说简介

《丝路谣》是作者花里胡哨的咸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初十睡了一个饱觉,打出生于以来头一回睡到这么很舒服的地方,她恨严禁与被褥长一块儿,走到哪儿背到哪儿。日上三竿,丽奴儿也没回来催,几个婢女出出进进,动静闹得挺大的。初十不好意思再赖榻了,一咕噜爬站起身,草草了事地洗漱一番,拿皂纱巾把头发包出来。之后,她日上三竿,丽奴儿也没过来催,几个婢女进进出出,动静闹得挺大的。初七不好意思再赖榻了,一骨碌爬起身,草草地洗漱一番,拿皂纱巾把头发包起来。之前,她也想像别的女子一样有头秀丽的长发,只是吃不好、住不好,又老是往外跑,头发又枯又黄不算还养了一头虱子,干脆全剪光了。。...

丝路谣小说-第五章 她还真是小财迷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丝路谣》在线阅读

初七睡了一个饱觉,打出生以来头一回睡到这么舒服的地方,她恨不得与被褥长一块儿,走到哪儿背到哪儿。

日上三竿,丽奴儿也没过来催,几个婢女进进出出,动静闹得挺大的。初七不好意思再赖榻了,一骨碌爬起身,草草地洗漱一番,拿皂纱巾把头发包起来。之前,她也想像别的女子一样有头秀丽的长发,只是吃不好、住不好,又老是往外跑,头发又枯又黄不算还养了一头虱子,干脆全剪光了。

初七心想:在谢家手里能安顿后,赚到点钱赁间房,然后和阿财快乐过日子,到那时候她应该也能像丽奴儿这样云鬓蓬松,身姿妖娆。

初七嘿嘿一笑,美滋滋照起铜镜……嗯,是自己想多了。

“那小鬼呢?怎么还没起?!不起就别吃饭了!”

李商在外面咋咋呼呼,听到他的声音,初七就忍不住翻白眼,果真是人不可貌相,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性子真是招人烦!

“来啦!”初七好声没好气地回他,推开门一抬眼就看见李商两手环胸,背靠廊道站着,一张脸比半年没洗过澡的阿财还要臭。

初七虽然不喜欢他,但也知道此人身份尊贵,不能得罪,她收起想翻白眼的心思,谄媚地笑着道:“小郎君半日不见又俊美不少。”

李商斜眼睨她,知道她嘴里没几句真话,不过听她夸赞心里还是挺舒服的,不禁有些飘飘然。

“你还挺能睡的。”李商拧眉讥讽,语气倒比刚刚顺耳不少,“走吧,先带你去吃东西,然后教你些规矩。”

“好好好,小郎君受累了。”

初七满怀期待搓起小手,再不吃东西,她真的快饿扁了。

一路上,李商喋喋不休地说起自己家世和谢家的商队,怪不得他眼睛长在额头上,原来出自官宦之家,还与圣人沾亲带故,其祖父与谢惟祖上是好友,故把他扔到这边陲之地好好历练,望他将来能精忠报国。

初七没见过长安子弟,之前遇到几个从长安来的客人,说起长安时眉飞色舞,她只有干瞪眼的份,有时候还得装出“我见过世面,你们说的我都懂”的样子。

初七也想去长安看看,可眼下得吃饱才行。

到了膳堂,初七见到不少骆驼客穿着一色的衣衫,打扮得干净利落,个个都很精神。

这些骆驼客们瞧见初七忍不住交头接耳:

“三郎怎么收了个女子?女子哪有做驼客的?”

“兴许是跟着丽奴儿。”

“我看不像,这不让小公子教规矩来了,瞧。”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初七,各有各的心思,初七倒是大大方方的,两眼一弯,讨巧地笑着说:“哥哥们有礼,我叫初七,新来的,以后承蒙各位哥哥们关照了。”

话音刚落,刚才对她评头论足的骆驼客们笑了,猜忌与敌意瞬间无踪影,纷纷向她招手笑道:“初七妹妹,到哥这里来吃饭。”

初七煞有介事摇摇头,“今天不行,今天我要跟着小郎君学规矩,改日给哥哥们上酒夹菜。”

说罢又是一阵欢笑,众骆驼客们点头道好,这堪比和尚庙的地方终于了有点不一样的亮色。

李商见她如鱼得水,连翻了好几个白眼,“你平日里奉承惯了吧?”

“啥呀?我可是句句肺腑,没有半点假话!”初七边说边环顾四处,好奇地问:“三郎不在这儿吗?”

“三郎是你叫的?!”李商瞪她一眼,“一点规矩都不懂,去拿吃的去。”

“哦。”初七委屈巴巴地走向灶间,一见里面的面食羊汤,立马就不委屈了,忙不迭地拿三个羊肉蒸饼,捧上一碗热腾腾的羊汤,这汤里还有大块的炖羊肉呢。

初七顾不上李商了,一屁股坐下就开始啃饼,稀里呼噜喝下半碗汤,舒坦地叹口长气。李商斜眼看着她,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环顾四处,看到了谢家的家将阿囡,不禁笑逐颜开。

“阿囡!”李商两三步跳了过去,阿囡不理他,只顾着喝羊汤。谢阿囡不喜欢别人叫他“阿囡”,偏偏李商嘴欠,整天阿囡长阿囡短。

“阿囡,帮我做件事呗,那小鬼瞧见没?”李商用嘴呶呶初七,“三郎昨日刚收的,你等会儿教她规矩。”

“你怎么不去教?”

“我约了阿炳他们玩击鞠呢,你帮我这回,我就给你几枚粟特银币,怎么样?”

阿囡放下大碗看看吃得满嘴是油的初七,“行吧,十枚。”

“十枚就十枚,我把她交给你了,阿囡!”

终于甩掉了这个包袱,李商拍拍阿囡宽厚的后背,高兴极了。

阿囡虎目微瞪,举起拳头作势要打,“再叫‘阿囡’我揍你。”

李商嘻嘻哈哈地跑了,初七抬起头时他已经不见踪影,只见之前半路遇到的巨汉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初七心里咯噔,半口蒸饼含在嘴里不敢往下咽,过了会儿,阿囡端着大碗坐在她对面,给了她一张烙饼。

“这饼比蒸的好吃,尝尝。”

初七吊起的嗓子眼落到了原处,她笑着说了声谢,拿来烙饼就着羊汤,一口接一口吃得香。

谢阿囡告诉初七只要当了谢家的骆驼客,包吃包住,每月还能拿十文钱,跑一趟按路的远近另算。

初七一听十文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我什么都不干就能拿十文?还包吃包住?!”

“每月十文多久才能成家呀?难道有了妻儿还要和别人挤一张榻?当然是多跑多赚,买地买田娶妻生子!”

初七想了会儿,摸起下巴,“我倒不用娶妻生子,养活我自个儿就够了,每月十文钱也挺好。”

“你这样想不对。”谢阿囡煞有介事摇起头,“咱们都是跑敦煌出玉门关,你都没出过鄯州,不知别处凶险,带不了你之后也就不带了,谢家也不会养闲人。”

初七:“……”

嘴里的羊肉突然不香了。她顿时有了危机意识,如果谢惟觉得她帮不上什么忙,到时一定会把她赶走。

初七不由抓住谢阿囡的衣袖,轻声问:“怎么样才能让你们带着我?”

谢阿囡看着极为认真的初七,为难地皱起了眉头。

从鄯州去敦煌,一般先北上至武威,而后往西经张掖、酒泉,再入敦煌郡。这条道上依然留有汉武帝当年所设的郡驿,在风沙之中屹立三百多年,不知换了多少守关将士,然而边陲之地外族猖獗,吐蕃、吐谷浑、突厥……哪个不对这条河西走廊虎视眈眈?虽说有唐军驻守,但这些外族常年游荡在此,马快刀狠,没遇上是运气,遇上了只能自求多福。

谢阿囡说起前阵子碰到的阿柴虏就冒火,还露出手臂上的七寸刀疤给初七看。

“咱们都是真刀真枪,拼不过死路一条,有时货比命重,人死可以,货不能丢,到时别人没闲功夫管你,你咋办?”

初七听完谢阿囡的话这才知道自己眼皮子太浅,根本就没见过世面,她小心摸了下谢阿囡手臂上的疤,轻声问:“如果没死走一趟赚多少?”

还真是个小财迷。谢阿囡斜睨初七,做了个手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姑娘哪有马球好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