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悯生愿》真巧,又见面了

第二章《悯生愿》寻短见的山神二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悯生愿》不轨之事

重返天庭打工记小说简介

《重返天庭打工记》是作者西北川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年初,都怪你!没抓紧时间行岚,还将他吓走。这下好了吧,找看不见人了。”南陈国,建城郊外的林子内,小白的抱怨声冲斥在其中。他思来想去,会觉得极有必要性对行岚通过试探性。要是他所以畏惧知年,可以选择装作忘了也说不许。当然而如今的知年,但是臭名远扬。在祈福斋,若南陈国,建城郊外的林子内,小白的抱怨声充斥在其中。。...

重返天庭打工记小说-第三章《悯生愿》真巧,又见面了全文阅读

“年年,都怪你!没抓紧行岚,还将他吓跑。这下好了吧,找不见人了。”

南陈国,建城郊外的林子内,小白的抱怨声充斥在其中。

他思来想去,觉得极有必要对行岚进行试探。

万一他因为惧怕知年,选择假装忘记也说不准。

毕竟如今的知年,可是臭名远扬。

在祈愿斋,若不是上有阁主和左右护法,下有工钱牵制,要不然知年早就在祈愿斋横行霸道了。

知年一脸淡然:“你急什么,我敢保证,他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好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万一适得其反,那就麻烦了。

“你拿什么保证!?”

知年神秘一笑:“这个嘛……先不告诉你。”

不能离开,和不会离开是两码事。

绝对不会离开有很大可能就是因为不能离开。

行岚刚好属于前者。

小白不悦。

每次都是这样,老在他面前故作高深,吊他胃口。

他问:“那你可知道行岚现下具体在何处?”

知年耸耸肩:“不知道。”

她又不是行岚身上的蛔虫,怎么可能对他的去处和行程一清二楚。

小白表示,他真的是高看她了。

知年表示,她喜欢小白的高看。

被高看,总好过被小瞧。

小白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

“那眼下我们去哪?”

“进城。”

“这么说是有线索?”

“没有。”

“那进城是……”

“当然是去吃饭,小白,你不饿吗?”

饿,当然饿!

但他的职业操守告诉他,眼下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他应该争分夺秒找到行岚,从而帮助知年完成行岚的祈愿——

屠城!

至于屠城的原因,就要说到建城的子民。

建成的子民可谓是来回作死。

不仅好吃懒做,还总是毫无底线地向施予者伸手索要。

行岚长期见此,心寒之际,便生出屠城的愿望。

一群巨婴的长期索要,哪怕是亲生父母,也会伤心欲绝。

行岚前段时间才下这番决心,已经是莫大的仁慈和悲悯了。

现在建城的子民,犹如害虫,不得不灭!

结果好了,托知年的福,行岚失忆了,硬生生将自己害得什么都做不了。

知年这次要屠的城,有些特殊。

南陈国,是中原的一个小国,四面环敌,苟延馋喘。

建城,是南陈国最不起眼的小城。

这座小城,可谓是富可敌国,百姓们个个穿金戴银,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国里最不起眼之地,居然是全国最富庶的地方。

更为奇怪的是,一国之主竟然也没有对此地征讨过一分赋税。

知年站在城门外,仰视着城墙上的城牌,久久没有进去。

小白飞累了,落在知年的肩膀上。

“不进去吗?”

事实证明,职业操守与行动的耐力并无关联。

小白在林子里飞了一圈,寻不到行岚气息的他,没有任何的犹豫,身体十分诚实地回到知年身边。

约莫片刻,知年才重新迈开步子,朝建城城内走去。

“小白,之后的事情,一定会变得十分有趣。”

小白不明所以:“比如说?”

知年瞥了一眼小白,淡笑道:“小白,你的鼻子是真的坏了,你偏不信。”

“我就是不信!别总是有事没事就把话题往我鼻子上扯。”

小狗狗是有自信的!

“行行行。小白,建城里,有的是好吃好玩的,定会很有趣。”

“年年!正事要紧,别老是想着吃喝玩乐。”

小白真不是越来越搞不懂知年。一天天的,知年的心是一天比一天的大。

“唉~,小白,虽说正事要紧,可你如今,要鼻子鼻子不灵敏,要嘴巴嘴巴还瓢,就连耳朵,时不时也有问题。你啊,终归是帮不上什么忙了,要不给我拿去炖了吧。”

这点肉,不知能不能塞牙缝。

小白忍无可忍:“少在这里胡诌!滚!”

“小白真凶。”

伸手撸了撸短如圆球的尾巴。

“别碰我!”

“小白真小气。”

“······”

“小白,你说干锅狗肉会好吃吗?”

“……”

知年一边开着小白的玩笑,一边和他走进建城。

一入城门,便是一条宽敞干净的街道。

若是在强国的城池,这样的街道不足为奇。

偏偏建城是任国欺负的小国里的小城。

这——

就稀奇了。

进城后,小白便连连赞叹。

“听闻建城富饶气派,今日一瞧,传闻果然是真的!”

知年对建城富庶的派头不感兴趣,反正最后都要毁于她手。

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在街道上随意寻了一间茶肆。

茶肆不见掌柜,店里的小二,倒是个个穿着用上好的丝绸制成的衣衫。

一位身材中等的店小二懒洋洋地走过来,他的脖子、手腕、手指全是昂贵的金银首饰。

店小二手里提着茶壶,茶壶还未及桌面,便放了手。

茶水从茶壶中溅出,湿了桌面。

“要吃什么。”店小二嗤声,一脸不耐。

知年唇角含笑不答。她悠然自在地拿起茶杯,给自己满上一杯凉茶。

“要吃什么!”店小二不耐烦地二次发问。

知年仍旧没有回答,她将杯中凉茶放置到唇前,丝毫没有要喝下去的意思。

啧啧啧,杯子脏得难以下口。

这茶肆的老板,到底会不会做生意!?

“我问你,要吃什么!你是聋子哑巴不成!问了两次都不答!若是不吃,趁早滚蛋!”

店小二拍案怒道。

知年放下手里的杯中茶,神情平静,抬眸看向店小二。

小白待在一旁,几不可察地发出一声叹息。

好吃懒做,贪得无厌,目中无人,气焰嚣张······

小白似乎体会到行岚的无奈与无力。

这样的人,留下来是要气死自己?

知年平静的眼神,于店小二来说,无疑是暴风雨来临前夕的安静,也足以让店小二由内及外地感到恐惧。

店小二难掩惊恐地审视知年。

他无论怎么看,眼前坐着的,不过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臭娘们,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

可他为何还会怕她!?

店小二用余光瞥向在店里的其他同僚,他们正迫不及待地等着看他出丑。

若不是他猜拳输了,又怎会自降身份,出来接待这个臭娘们!

不行!

他不能出丑!

哪怕是揍女人,他也不能出丑!

店小二鼓起勇气,挥起拳头朝知年砸去。

咔嚓——

唰砰——

啪啦——

骨头的折断声。

茶案的四分五裂声。

茶壶茶杯的破碎声。

转眼之间,知年所坐的位置一片狼藉。

她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茶案已裂成一块块木条,趴在地面狼藉中的是刚才嚣张无比的店小二。

知年眉眼弯弯,看似和煦的笑容,透出如万年寒冰般的寒霜。

她缓缓抬起脚,踩在店小二的脸庞上。

“对待客人没礼貌就算了,竟然还不懂怜香惜玉,你说,你该不该打?”

普通的问话,小白听出了不容反抗的威严。

惹怒知年,绝对是店小二这辈子做过最糊涂的事情。

店小二挣扎,奈何无能为力,只能不由自主地撅起嘴唇,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他原本要揍向知年的手,被硬生生地折断,手背因碰到破碎的瓷器,被鲜血染红。

知年踩在店小二脸上的脚力开始慢慢加大力度。

她含笑睥睨着店小二,语气轻柔却如刀。

“怎么,不服?”

店小二吃痛,发出惨烈的声音。

可知年丝毫没有要收脚的意思,反而继续加大力度。

店小二的惨叫声愈痛苦,她脸上的笑意就愈浓。

小白不忍:“年年,差不多可以了。”

现下行岚的祈愿还不知道能不能完成,还是不要将事情闹大为好。

知年收脚站起身,语气平淡:“小白,你就别瞎操这个心,我自有分寸。”

她可不是事事顾前顾后的主。

知年脚下的店小二见知年收脚,以为她是要放自己离开。他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地蠕动着身体。

结果,未等他挪动一寸,知年的脚再次狠狠地落到他的脸上。

这一次,是一脚接着一脚。

知年的暴虐,令店小二只觉得有千斤重的石头接连地砸向自己的脑袋,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脑浆在崩裂,头骨在碎裂。

而他,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只能发出惨不忍睹的叫声。

他店内的同僚,由起初的幸灾乐祸,变成了惊恐不安。他们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生怕知年会将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

知年连着几脚踩下去,愈发觉得无趣。

还是来个最后一击吧。

知年抬脚蓄力。

凡是在场的,都能看出知年接下来这一脚的威力——

非比寻常。

若是被这一脚给踩中,估计想留个全尸都难。

“年年,住手!”小白神情肃穆。

他不解,平日里知年再怎么生气耍闹,都会把持在一个度里,可今日,她分明是要把店小二往死里整。

小白的喝止并没有让知年停下。

她的脚部,泛起红光。

威力迅猛的一脚,随着一声喝止落到地面。

“住——手!”

“砰!”

一脚落下,茶肆登时地动山摇,四分五裂。

木屑,木头,梁柱纷纷坠落。

转眼间,一间风格气派的茶肆,成了一片废墟。

四周,浓烟弥漫。

知年的身影从浓烟中现出,她朝门外的方向看去,粲然一笑。

“诶呀呀,真巧,又见面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悯生愿》不轨之事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