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悯生愿》富裕的子民清贫的官

第四章《悯生愿》不轨之事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悯生愿》上门求财的两位老板

重返天庭打工记小说简介

《重返天庭打工记》是作者西北川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出了巷子,知年和小白走在建城的街道上。建城的街道非常非常干净,非常干净得连一家摊贩都也没。两旁,全是小门小户的商铺。商铺冷冷清清,却丝毫不很大影响邻里互相较劲儿与炫富。“哟!好大的一颗夜明珠,哪里寻来的?”“怎么,想要不成?”“哼,但是顺口去问问而已,真当建城的街道十分干净,干净得连一家摊贩都没有。。...

重返天庭打工记小说-第五章《悯生愿》富裕的子民清贫的官全文阅读

出了巷子,知年和小白走在建城的街道上。

建城的街道十分干净,干净得连一家摊贩都没有。

两旁,全是高门大户的商铺。

商铺冷冷清清,却丝毫不影响邻里相互较劲与炫富。

“哟!好大的一颗夜明珠,哪里寻来的?”

“怎么,想要不成?”

“哼,不过随口问问而已,真当我看得上!?不过是一颗珠子罢了,我家里,一抓一大把。”

“可成色这么好的珠子,我敢保证,你家绝对没有!不过,你说得确实有理,珠子罢了,我也只是放在鸟笼上当装饰品用一用。”

“你!你瞧不起谁呢!?”

“我没瞧不起谁啊。”

“那你阴阳怪气地同我说什么,珠子放鸟笼上当装饰品用一用作何!?”

“我哪里阴阳怪气了!?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

“呸,鬼才信你说的是实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颗珠子是城主大人给你的,你这样做,是对城主大人的大不敬!”

“你少管我,我怎么做是我的自由!你莫不是……嫉妒我不成?”

“谁要嫉妒你!不要脸的家伙,得空我就去找城主要一颗更大,成色更好的珠子,我……我就放在我家里的茅房屋顶上,也当装饰品用一用!”

“有本事你就去呗!”

帽子店的女老板和胭脂店的男老板你一言我一句,看得知年心痒难耐。

怎么就只拌嘴?

倒是动手啊。

知年捡起脚边的碎石,朝帽子店老板那宽厚的屁股掷去。

女老板吃痛,摸着屁股诶哟一声,指着男老板怒道:“你……你居然敢偷袭我!你个色鬼!”

男老板一脸疑惑:“什么偷袭!?喂!你少在这里污蔑我,为了颗珠子至于么!”

“居然还好意思说我至于么!?现在我就告诉你,至于!哼!敢做不敢当,我呸!算什么男人!”

“你……你说谁不是男人!”

“我说你!”

吵架吵得愈发激烈的两位老板,开始扭打在一起。

小白鄙夷地乜眼看着知年:“你太卑鄙了。”

不劝架就算了,居然还背地搞火上浇油。

“你懂什么,这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们这些场外观众,就是要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让事情发展到一个抓人眼球的顶点。”

“所以啊,世间就是因为有与你一样的人存在,人们之间的矛盾误会才多。矛盾误会多了,就容易起战端。”

知年枕着手走在大街上:“我不过是对两个利欲熏心的爱财奴开个玩笑,你就给我扯出“战端”二字。小白,你所指的战端,大多数都是由心中的欲望引起,一个小小不出格的玩笑尚可做出解释,可欲望,不是轻易能控制的。”

小白无言以对。

玩笑在欲望面前,过于渺小。

小白道:“话说回来,刚刚听那两位老板“交谈”,这建城的城主不但出手阔绰,还爱民如子。要什么,就给什么。”

“嗯,确实是位好城主,改天让咱们斋主向他学习学习,比如涨涨工钱什么的。”

“年年,你就别做梦了,不扣你工钱就已经很好了,还指望给你涨工钱,笑话谁呢。不过这南陈国虽处中原,但领土不大,也算是地域有限,况四周毗邻大国。这建城城主究竟是如何在这小镇发家致富,且还逃过赋税?”

“这个嘛~,咱们去问问那位城主,不就知道了吗。”

“他······会愿意告诉你?”

“为什么不愿意,先富带动后富不是吗。你瞧着满城子民,这派头,多炫酷。”

“那是他的子民,你一个外来人,凭什么告诉你。”转而小白狗躯一震:“年年,你难不成打算······”

“实力,是让人开口说话的一种方式。”

果然如此。

建城不大,居住在此的百姓,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一路上走来,小白所见之人,皆打扮得光鲜亮丽。他们好吃懒做,除了相互炫富争吵,就是打着哈欠懒洋洋地坐着。

小白发出一声感慨:“看来日子不能过得太好。还有,令我惊奇的是,一路走来,竟连一个乞丐都没能见着。还有还有,年年,我们今天在的那处巷子是偏僻了点,但里面的房子都还很新呢,可除了咱们,一个人影都没有。”

知年打个哈欠:“大伙都有钱了,都想去寸土寸金的地方起房子,谁还愿意和你挤在一个角落里。”

小白叹息。

人心啊。

转而,小白似是想到什么,难掩激动地问:“年年,你说行岚和城主,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着光的关系?。”

“哦~?是吗?”知年觑一眼小白,问:“你认为,他们会是什么见不着光的关系呢?”

小白思忖片刻:“莫不是城主是行岚所爱之人?毕竟愿望是屠城,若不是关系极为亲近,不然定不会许下此等残忍冷血的愿望。行岚恨建城的子民,恨他们像吸血的蛆虫吸城主的血。而后,他见城主依旧爱民如子,不由心软,便没了屠城的心思。年年,我分析得对不对。”

小白乌亮的眼睛期待地看着知年。

此时,他迫不及待地等着知年的夸奖。

知年伸手揉了揉小白的脑袋,赞许道:“嗯,倒是分析得头头是道。”

小白听了夸奖,不由心情大好。

“那我说得对吗?”

“说得对不对,见到城主不就知道了?”

往街道深处走去,两侧的商铺越来越少。

萧条,冷清,凄凉,仿佛瞬间从天堂来到地狱。

“年年,你确定堂堂的一城之主住在这里?”

城主好歹也是富可敌国,住在偏僻的地方,未免也太掉价了。

“对啊,应该快到了。”

小白难以置信。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

他不懂。

在冷凄的街道上约莫继续走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知年在一间茅草屋前停下脚步。

“到了。”

眼前之景,令小白吃惊。

建城竟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萧条的四周,独独立着一间茅草屋。

茅草屋不大,连一扇遮风的门都没有,仅用一张补丁的门帘当遮挡用。

茅草屋摇摇欲坠,仿佛一阵稍微大一点的风吹来,就可以将它吹倒。

与此同时,令小白惊掉双眼和下巴的,无疑是——

行岚居然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破旧不堪的木盆。

行岚等于城主!?

城主等于行岚!?

小白爪子抱头。

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亏他来的路上还沾沾自喜。

行岚看见知年和小白同样感到惊诧:“你们!?”

怎么还在?

知年负手走到行岚的身旁,扫了一眼四周:“果然是一位爱民清贫的好城主。”

“可他不是山神吗!?”小白无力地问。

“小白,谁规定山神不能当城主了。”

这······

好吧,是他思想单纯。

行岚向知年和小白拱手拜了拜:“前辈怎么来了?”

他都失忆了,怎么还契而不舍地来找他?

知年拍拍行岚的肩膀,无邪地笑道:“别这般紧张,我难得来一次,就这样回去有点可惜,毕竟像建城这种全民富裕的城镇放在九州大陆,也仅此这一处。”

行岚无言以对,忐忑地点点头。

风轻轻吹起了茅草屋门处的门帘,知年身体稍稍前倾,探头往里看去。

远离城镇中心的街道尽头,哪怕现下已经开春,却仍让人生出还处在寒冬中的错觉。

茅草屋里,黑乎乎的一片,吹出来的风潮湿且阴冷。

知年连连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感叹道:“你住这不怕得风湿?”

小白:“······”

行岚:“······”

神仙得风湿,这个套近乎的理由还能再走心点吗?

“要不,你请我进去做客?给我讲讲你的生财之道,作为报答,我给你做狗肉补补身体。狗是小了点,两个人吃应该还是够的,大不了我吃少点。”见行岚不说话,知年一把抓住飞在她身旁的小白,并送到行岚面前。

小白听完,从一脸天然呆愣,瞬间怒火飙升,他挣扎着仰天咆哮:

“闭嘴!谁乐意给你们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悯生愿》上门求财的两位老板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