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悯生愿》上门求财的两位老板

第五章《悯生愿》富裕的子民清贫的官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重返天庭打工记小说简介

《重返天庭打工记》是作者西北川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行岚汗颜。祈福斋的知年,果真如传闻像——噬血暴虐。居然连自家的狗都不放过我。真啊为难小白兄。行岚抱拳答谢:“谢前辈的好意,小神好意了,小白兄贵为天狗,极有灵性,但是切记随便煮了吃为好。”“听见也没!”小白举爪,带着两行热泪抗议:“我那么有祈愿斋的知年,果然如传闻一样——。...

重返天庭打工记小说-第六章《悯生愿》上门求财的两位老板全文阅读

行岚汗颜。

祈愿斋的知年,果然如传闻一样——

嗜血残暴。

竟然连自家的狗都不放过。

真真是难为小白兄。

行岚拱手答谢:“谢前辈的好意,小神心领了,小白兄贵为天狗,极有灵性,还是不要随便煮了吃为好。”

“听到没有!”小白举爪,带着两行热泪抗议:“我那么有灵性,岂是能说吃就吃!”

知年无视小白的抗议,插腰面露愁容。

看来,拿小白套近乎,果然会失败。

知年想着想着,干脆甩手一挥,将小白扔到天边。

“那请我进去坐坐总可以吧。”

行岚面露难色。

“放心,我不嫌弃你家寒酸。”

主要也不是寒酸的问题。

行岚抬眸瞄一眼知年,抿嘴犹豫半会儿,最后还是点头答应。

行岚的茅草屋不大。

阴暗,湿冷,勉强能站得下十来个人。

茅草屋里,角落整齐摆放着行岚不多的衣物与生活用具,屋子中间放的是炭火,吃食睡觉皆是席地。

知年沿着屋子走一圈,然后在炭火旁坐下。

她打趣地问:“你这是忆苦思甜还是卧薪尝胆?”

“您觉得是什么,便是什么。”行岚在角落的瓦缸舀了一瓢水放到锅中,然后在知年的对面落坐起火:“房子,衣物,钱财不过都是身外之物,生活过得开心就好。”

“可是绝大多数的人,因为有钱所以才快乐,生活才开心,你这种想法,哪怕放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界,都是极少数的。”

“这自然是不容置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不评判不定义。”

“你倒是看得挺开。”

“不是说了吗,生活嘛。”

“那你为何要寻不开?”

行岚生火的动作不由一顿。

怎么扯到这个话题上?

“脑子抽了呗。”

知年点头,目光却意味深长:“我瞧着也是。”

知年对目前的事态了解,眼下的行岚,表面挂着神职,实际以他现在的实力,连山里的山灵都不及。

凡人寻短见的方式,于他,虽然不会立马要了性命,但也是迟早一命呜呼的事情。

知年趁行岚不注意,握住行岚的手臂,然后将袖子往上一撩。

行岚手臂上大大小小的伤痕,郝然出现。

新伤旧伤交叠在一起。

至少,手臂上没一处是好地。

行岚慌乱地将手臂抽回,眼神躲闪不看知年。

行岚手臂上的新伤,自然是坠崖所致。

旧伤,知年没有兴趣过问。她玩弄着胸前的头发,看似不经意地道:“看来你是幸运的,遇见我和小白,不然你就死得冤啰。”

“……是。”行岚舔了舔唇,偏头一答。

“所以,千万要记得我的宝贝。”

“……好。”

“还有······”

“请问城主大人在吗?”

门帘外,有人唤道。

行岚起身,掀开门帘。

“你们怎么来了!?”行岚惊诧,随后看一眼知年,犹豫片刻,道:“进来吧。”

从门帘外,进来一男一女。

他们正是在知年的“帮助”下,扭打在一起的帽子店老板和胭脂店老板。

知年嘴角微微挑起,目光玩味。

看来,这架打得还不够激烈。

两位老板端正地跪坐在门帘后。

火光映衬,他们的脸上,都有肉眼可见的抓伤。

“你们这是?”

行岚看见他们脸上的伤痕,脸色不由变得难看起来。

两位老板相互看一眼,然后再相互给对方甩了个脸色,将头侧向一方,谁也不看谁。

帽子店的老板向行岚磕了三个响头:“大人,您偏心!”

行岚诧异:“好好的,我怎么就偏心了?”

“只六有夜明珠,我没有!”

知年稍稍坐直身体,全然是一副看戏的姿态。

行岚瞄一眼知年,清清嗓子:“帽娘,不要胡闹,我们已经约法三章了!”

约法三章?

知年不由觉得好笑。

想靠约法三章给建城子民定性,实在是天真。

帽娘不忿:“大人明明知道我们已经约法三章,还知法而犯,那更不公平!”

行岚揉揉眉心,语气透出无奈。:“只六,你告诉帽娘,那颗珠子我是什么时候给你的。”

“那珠子是城主七日前赠予草民,是城主对草民的厚爱,此等殊荣不是每个人……”

“行了!问你什么就答什么便好,勿要多说废话。”

“是。”只六叩头。

帽娘剜了一眼只六:“那还是不公平,若是大伙儿知道,一定也……”

“那你想怎样!?”行岚深吸一口气,似在忍耐。

帽娘完全没有在意行岚的情绪变化,她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但凡有一丝丝机会,她就要把自己索要之物“努力”争取到手。

“自然是见者有份。”

“胡闹!”行岚一听,忍不住喝道:“照你这样说,咱们之间的约法三章,何时才能开始!”

帽娘和只六被吓一跳,两人开始垂头不再说话。

眨眼间,不大的茅草屋里,气氛严肃。

帽娘鼓起勇气,打破沉默:“那……哪怕我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城主也不介意?”

赤/裸/裸的威胁与恐吓。

知年不由佩服帽娘的勇气。

为了钱财,可以什么都不顾。

知年从帽娘身上收回目光,不巧与只六对视一眼。

只六的目光,热烈,轻浮。

知年俏皮地朝他眨眨眼,便将目光挪开。

殊不知,她妩媚的模样登时迷得只六六神无主,心花乱坠,甚至还舔唇暗自回味。

猥琐至极。

行岚被帽娘气得说不出话,他指着帽娘,神情愠怒,嘴唇紧抿并微微发抖。

行岚捂着胸口,轻咳几声,最后甩袖,冷道:“随你!”

“好!这可是城主您说的。”帽娘扬起下巴起身。

“且慢。”

知年出声阻止要离开的帽娘。

帽娘回去搬救兵,行岚定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且行岚愿不愿意痛下杀手,她不敢肯定。

为了保证任务可以顺利圆满完成,知年突然觉得有必要从中做梗,淋些火油上去。

顺便,还能卖个人情。

“姑娘有何事?”

知年不答,从身后捡起一颗石子握在掌心。半会儿过后,她张开手,掌心的石子已经变成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寒酸的茅草屋在珠子出现后,变得蓬荜生辉。

行岚,帽娘,只六不由瞪大双眼。

知年将珠子甩扔给帽娘:“咱们做个约定如何?”

帽娘手忙脚乱地接过珠子,随即拿在眼前仔细端详。

珠子硕大,比只六那一颗还要圆润饱满,拿在手中沁着丝丝凉意。

帽娘顿时喜笑颜开,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姑娘请讲。”

“这颗珠子,就当做是我替你们城主送你的,不过此事你必须要保密,包括你们城主给只六那颗夜明珠的事情,也要保密,能不能做到?”

“能能能!”帽娘连连应下。

“嗯,那你可以走了。”

“好咧,谢姑娘,谢城主。”

帽娘道了谢,满心欢喜地捧着珠子离开。

只六见帽娘得到的珠子比自己那颗还要大,心中顿觉不公平,想开口询问,但见行岚脸色不好,提到嗓子边的话,就此咽下。

他起身朝行岚和知年拜了拜,也离开了。

帽娘和只六离开后,行岚赶忙朝知年猛地叩三个响头。

知年没有拦住行岚,反而调侃道:“你又欠我一个恩情。”

“前辈的大恩大德,小神无以回报。今日之事,让前辈见笑了。”

“见笑倒不至于,世上哪怕是神仙,也会有见钱眼开的时候,何况是一介凡人。好了,客人我也当了,该走了。”

见知年站起身,行岚也忙站起。

知年拦住行岚:“不用送,记得欠我的宝贝就行了。”

行岚汗颜,拱手朝知年拜了拜。

走出茅草屋,太阳已垂落至远处的山边。

天边,一片火烧云,绚丽灿然。

知年枕着手,走在萧条的街道上。

小白被她这么随手一扔,还真不知被扔到了哪,这一两日的时间,也不知是否能赶得回来。

“娘子~,娘子~,娘子······”

知年出神之际,听到一个熟悉且猥琐的声音。她停下脚步,循声望去。

只六站在一处破败的院墙旁,似是有意在等知年。

只六拢着手,笑眯眯地走到知年身旁。

他向知年躬身拜了拜:“娘子安好。”

“只六爷在此等候小女子,是有何事?”

知年挑眉,勾起唇角。

鱼儿,上钩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