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4章 都是怨气惹的祸

上古封妖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上古封妖传是黑骑统领的经典作品。“大神,你怎么又晕了呢?我这还没说完呢!”“士可杀不可辱!”“我觉得你声线挺好的,说话有气泡音。”“你!……”九星连线,被封印在妖月的浑天族终于脱离牢笼,然而等待他们的竟然是……即便是离的最近的大睿国,也有千里之遥。。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上古封妖传小说-第0024章 都是怨气惹的祸全文阅读

“另一股力量?”

“对,哑巴感受到另一股力量,不只是天地之力的降临,因此,他判断,刨除那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你的修为应该是凝气三层大圆满!”

王官一阵激动。

几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难道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就是我看到的那些面孔吗?”

王官也是不明所以,想了半天没有结果,索性不去想,溜溜达达回到自己的草房,又开始研究起自己的木偶来。

……

此时,王官的木偶研究的也是有模有样,木偶的各个关节已经被他琢磨清楚,已经可以灵活的转动,不再受到阻碍。

更重要的是,王官已经开始研究,如何让木偶在灵活转动的同时,还能保证四肢有相当的强度,能够在受到打击的时候不会太过脆弱,被一击而碎。

“我制作的木偶,必然要是最完美的,怎么可以那么脆弱呢?”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强度大起来呢?

飞刀!

“能不能像那把飞刀一样?”

王官浑身像是被惊雷击中,全身一抖。

“我能不能将魂力注入我用来制作木偶的材料?这样会不会增强材料的强度?”

肯定能!

说干就干。

王官一样一样,将自己的木偶拆掉,看着自己左手臂上的暗纹,心随意动,一股黑气瞬间从手臂中涌出,喷向各种材料。

“看来张公子这次来还是有点作用啊,手臂上的暗纹怨气被充值了不少。”

本来见到几十人围攻自己,当时害怕的不得了。

转眼之间,便觉得,他们来的还是少了。

要是能天天来的话……

那自己的怨气值是不是会取之不竭?

想到取之不竭的怨气,王官暗暗一笑,心里得意。

而手边的木偶材料,却也随着黑色怨气的注入,飞快的改造着自身的结构。

木偶原本木质的手臂和大腿,此刻竟然像是被包上了一层金属外壳一般。

如果此时有人能看到这些材料内部的情形,那他一定会目瞪口呆。

这些材料的内部,就像是天地崩碎了一般,正在重新构建着一切。

似乎这个微观世界,换了一个造物主一般,原来的一切结构都被打碎,各个碎片再次按照一定的顺序连接,彼此伸出一条链子,相互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整个木偶的材料,在注入怨气之后,似乎都变得小了好几号,密度大了很多,拥有了与之前毫不相关的质地。

二阶魂器!

此时,这些材料的强度,绝不比同样大小的金属质地差,有的地方甚至更强。

“哇!原来我的左臂接收的怨气,还有这个作用!能强化材料,制作魂器!”

王官惊讶不已。

可是没有惊讶多久,手臂上的暗纹便全部暗淡下来。

怨气不够用了。

“这么快就没有怨气了?真不禁用啊,平时没用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一到大量使用的时候,真不够用!”

“得想个办法增加怨气值啊!怎么增加呢?”

“还得麻烦你啊,张公子!”

……

净房。

张公子刚刚完成今天一天的工作,毫无征兆,打了两个喷嚏……

“是谁骂我了?”

身边的杂役见状,说道:“张公子啊,真没常识,打喷嚏,一骂二想三念叨,不是有人骂你,是有人想你了!”

张公子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凝气二层的王官吗?还不如骂我呢!”

张公子当然不知道,此刻,王官却不只是凝气二层。

只不过这些杂役只认识凝气二层,没有见过更高等级的弟子展示功法而已。

……

第二天,又是新的一个清晨。

张公子等杂役不情愿的起床。

此刻,天还没有完全亮。

但是杂役的作息时间与弟子是不一样的。

他们要负责清扫整个宗门。

一抹金色的光芒洒在双极宗的瀑布中,高山流水,就像是流淌的液体黄金,奔腾向下,呼啸而过。

一股氤氲之气,笼罩着宗门大大小小的街道,而此刻,却没有多少行人。

有的,只是杂役们稀稀落落的身影,在各处劳作。

……

张公子也并不例外。

此刻,他正在打扫一座公用茅厕。

已经经过几个月的忙碌,张公子似乎也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环境,工作干的也是有模有样。

“终于打扫完了!回去洗洗,一会儿马上就该放早饭了!”

张公子自言自语道,脸上略微露出满意的表情。

门外却传来了砸门的声音。

“砰砰……”

听声音还不止一个人。

“现在这个茅厕正在清洁,等会吧你!”

张公子没好气。

“我刚特么打扫完,现在才几点啊,现在就来!”张公子心道。

“快点!快开门,我就要憋不住了,你再不开门,我拉门口啦!”

张公子一惊。

“别!你等会!”

一开门,门口这位疯了一样,抱着自己的肚子就冲了进来,钻进茅厕,就听见震天的响声。

“奇了怪了,怎么这么早就奔着这座茅厕来了啊?”

张公子打扫的这里,位于宗门偏僻之处,使用频率不算很高。

这也是他花钱打点之后,分得的一座算是“好一点”的位置。

门外却又是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

“砰砰……”

张公子没好气,嚷嚷道:“谁呀?这么不开眼?这么早就来这里?”

堵着气,张公子一把拉开茅厕的大门。

“你这混蛋,怎么……”

话还没说完,赫然看见门前站着的这位,竟然是净房的执事,自己的顶头上司!

净房执事脸都绿了,气呼呼瞪了张公子一眼,一把推开他,冲进了里面。

张公子脸上十分尴尬的笑着,有点不知所措。

“哎?这是怎么回事啊,这里平时没有什么人来啊?怎么今天这么多人啊?”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

不一会,呼呼啦啦进来不少,全都是“长途跋涉”来到这个茅厕的。

不少人的住所离这里很远,平时根本就没有来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都要过了早饭的时间。

张公子饥肠辘辘,眼睛都气的发直。

“这他娘的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都来我这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