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踏雪

书楼诡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书楼诡狸是赤灵01的经典作品。而为部分设计的出乎意料,变化了极度自卑、缺爱女孩安之的命运,此外变化的,除了高高在上的宁怡得。为了找到了真相,制止注定一生的厄运,他们一同经历过踏血寻美、化骨檀郎、虫蛭玉人、连环柔荑和幻影天妖等匪夷所思案件,最后神秘面纱了真相,找到了了幸福和快乐。第一章暴雨。停了一小会,他那个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三年,已经有四个安大女孩,在进入永吉集团工作后失踪,而且,根据警方推测,马上就会有下一个失踪者。这个人,也许是你认识的某个师姐,也许是你熟悉的哪个师妹,你真的忍心不救?”。...

书楼诡狸小说-第二十六章 踏雪全文阅读

宁怡得沉着脸说:“嗯,是救人!死?如果只是简单的死亡,事情就不会那么复杂,对活人而言,生死未卜比死更为难受!”

他的话,像是回答了安之的问题,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停了一小会,他那个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三年,已经有四个安大女孩,在进入永吉集团工作后失踪,而且,根据警方推测,马上就会有下一个失踪者。这个人,也许是你认识的某个师姐,也许是你熟悉的哪个师妹,你真的忍心不救?”

安之说:“我,我,不是说忍心不,不救,是,是。。。。”

她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如果靠做梦,她的确是可以救人,但是身体出现的那种可怕反噬,又让安之很害怕。她还年轻,只是个普通人,也不想死,更不想衰老的丑死。

她的纠结宁怡得看在眼里,这种反应并不奇怪,也在他意料之中。毕竟,潜能的反噬,他比安之更加清楚。就算最终要告诉她真相,也要考虑安之能接受的程度,宁怡得揉揉额头,想了起来。

一小会后,他开口轻声说:“你连一只不认识的猫都会救,怎么会忍心不去救人呢?如果有顾虑或苦衷,你可以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解决!”

想起那只猫,宁怡得对安之的决定,还是抱有信心。他觉得她一定会答应去救人,只是她需要时间,去消化些信息,并且多鼓起点勇气。其实,不管于公于私,宁怡得都不会让安之,再陷入某种险境。

安之皱起了眉头,他的话让她更疑惑了,她说:“救猫?什么猫?”

宁怡得点点头,说:“忘了吗?安大校园,马蹄湖边!”

他的话提醒了安之,她想了起来。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下了晚自习的安之,路过校园里的马蹄湖。在湖边,她看到一只小猫,通体黑色只有脚掌雪白,正被两条流浪狗追着咬。小猫嘴里,无助地发出“喵喵喵”的惨叫声,有一只猫爪已经被狗咬伤,正流着血。

小猫崴了腿,跑的速度远不及那两条疯了似的狗,它想爬树,猫爪上流血的伤,让爬树也变得非常艰难。安之看着湖边的小猫,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也出现了一只猫。

这只猫,除了四只脚掌是雪白色,剩下也是通体乌黑,而且毛色发亮,眼神里闪动着灵动的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浮现在安之的心中,她不忍心再看下去,也深怕小猫被疯狗咬死。

最后,柔柔弱弱,连架都不会吵的安之,居然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从那两条疯狗的嘴里面,救下了小猫。为此,她的左腿还被狗咬伤,李明和赵涛还带她去打了狂犬疫苗。她记得特别清楚,那个狂犬疫苗的针,对学生而言价格很贵,打到身上的时候格外的疼,从此她见到狗,双腿就会打哆嗦。

不过,这段记忆里也不全是悲催,她也还记得,小猫全身的黑毛,像缎子般顺滑光亮,四只猫爪洁白如雪,完全是一只传说中的踏雪猫。并且,小猫的身上非常干净,抱起来闻闻,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是好闻。

起初,她以为它是只可怜的流浪猫,但是小猫格外亲人,它的脑袋来回在她腿上蹭着,非要被人抱抱才肯罢休。她抱起小猫的时候,才发现猫的脖子上有一个极细的猫项链,也是黑色的,上面刻着T的英文字母。

当时,安之就肯定了,这只少见的踏雪猫,绝对是被家养的。只是,不知为何它就跑了出来,还倒霉地被狗咬伤。她本来想抱它去宠物医院,结果一个不留神,小猫就跳下地跑了,安之还曾懊恼猫果真是翻脸无情。

想到这里,她猛地回过神来,既然宁怡得知道救猫这事,那八成是小猫和他有关系。于是,安之试探着问:“宁教授,您怎么知道这事?那是您家养的的小猫吗?”

宁怡得笑了,帅气的五官舒展开来,像灿烂的阳光般耀眼。他谈起小猫的口气格外温柔:“对,T是我的猫。那天乘我倒垃圾,偷跑了出去。我去找它的时候,正好看到它,在你的怀里。T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它很特别,能感知一些人感知不到东西。”

安之好奇地问:“什么感知不到的东西?您是说诡异的那种?”

宁怡得解释说:“有点像,但不完全是,也许是T能感知人身上的能量磁场。它能亲近你,说明你身上的能量很强,这样的人,如果真心想做一件事,没有做不成的道理。你说呢?”

他的话有点打动安之,会做梦来预见的事,如果解释成是一种身体能量的释放,那自然还能说的通。不过,自己是个学渣,进永吉集团真的行吗?如果被衰老反噬了,又该怎么办?这些问题,安之没办法告诉宁怡得。

她只能磕巴地说:“那只猫好厉害,可,可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女生,在永吉集团里失踪呢?”

她一紧张就会结巴,这个毛病,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身上。安之有想过努力去克制,却发现越克制越严重,折腾无数次后,沮丧地开始自暴自弃。心里还不忘阿Q的安慰自己,洪水例来都是宜疏不宜堵,顺其自然吧。

宁怡得清冷的声音,再次打破她的紧张,他说:“目前能调查到的材料,我都放在了这份文件夹里。安之同学,你有24个小时,可以慢慢想,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兼职?要不要去救人?”

“24个小时?”

“对,只有24个小时,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如果不能接受,你要选择放弃,也没有问题,我完全理解。后续,我会告知你的导师,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你可以继续过以前的生活。”宁怡得一字一句地说。

他并没有给安之压力,也没有利用身份地位强迫她,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沉默着思考着。如果这个艰难的选择,对安之是一种考验,那对宁怡得也有同样的意味。面对凶险未知的以后,他也需要安之有成为盟友的魄力和决心。

屋内安静的出奇,安之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大脑在高速地运转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