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宁超

书楼诡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书楼诡狸是赤灵01的经典作品。而为部分设计的出乎意料,变化了极度自卑、缺爱女孩安之的命运,此外变化的,除了高高在上的宁怡得。为了找到了真相,制止注定一生的厄运,他们一同经历过踏血寻美、化骨檀郎、虫蛭玉人、连环柔荑和幻影天妖等匪夷所思案件,最后神秘面纱了真相,找到了了幸福和快乐。第一章暴雨。走出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开车去车祸现场的司机,也是一直跟着宁怡得身边,从小玩到大的保镖宁超。他是一个孤儿,和宁家的关系特殊,很小的时候,宁超就被宁怡得的父亲收养在身边,作为宁怡得的玩伴和保镖存在着。长大后,他参军入伍到退役,所经受的一切历练,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宁怡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家人和兄弟。。...

书楼诡狸小说-第三十九章 宁超全文阅读

在维娜伤心欲绝的夜晚,许久后,宁怡得接到了一个电话,等放下手中的电话时,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打开房间的灯,走到一楼的客厅里,正对着客厅的卧室里走出来一个男人。宁怡得看着他说:“永吉集团里,可能又会失踪一个女人!”。

走出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开车去车祸现场的司机,也是一直跟着宁怡得身边,从小玩到大的保镖宁超。他是一个孤儿,和宁家的关系特殊,很小的时候,宁超就被宁怡得的父亲收养在身边,作为宁怡得的玩伴和保镖存在着。长大后,他参军入伍到退役,所经受的一切历练,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宁怡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家人和兄弟。

“得少,那失踪的女人,是谁知道吗?她还有活着的可能吗?”宁超很清楚永吉集团意味着什么,因此皱着眉头问。

宁超的警惕性一向很高,在T种BD里的锻炼,已经让他对外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在第一时间里做出反应。就在宁怡得打开门,准备下楼的时候,他已经从睡梦中醒来,即便这时候正是凌晨四点。

宁怡得说:“还不知道是谁,估计是凶多吉少。那边讲,是一个极度惊恐的女人,打了报警电话,但说话已经含糊不清,对方只能听清救命两个字。后来,警方查了来电信息,发现报案人在永吉集团大厦内。”

“可是永吉集团不承认有人出事,查看那间办公室,也未发现异常?”宁超接着说。

宁怡得点点头,这样的结果他俩都猜到了。

宁怡得的眼睛看着沙发上的黑猫,语气冷冷地说:“宁超,永吉大厦里的秘密,远比我们想的多!安之没有认出我,之前的事她不会记得了,不过T的血,在她身上起了反应,这一点能肯定。父亲说的对,那些人没有放弃找血源,迟早会找到我们和T,一定要赶在他们前面,找到答案!”

“得少,让她去永吉大厦里实习,她能行吗?不能让她拖累你!”宁超谨慎地问,他对安之的印象,还停留在车祸现场的时候。平时为避人耳目,宁怡得在安大里的时候,他不会寸步不离地跟在身边。

“安之和我是一类人,为了她自己,她也会是一个最好的人选,而且她异于常人的敏感,应该能找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线索。上官雪迟早会知道我是谁,安之更符合那个预言,剩下的事情,交给警察处理吧。他们比想象中还要厉害,血源一定不能落到他们手里!”宁怡得的表情很复杂,他很严肃地说。

宁超问:“上官雪相信了吗?”

“他没有理由不相信,项链确实是真的!”宁怡得说。

“那得少要告诉安之真相吗?上官雪会不会。。”宁超犹豫着没有说完。

宁怡得看着宁超的脸,坚定地说“这次面试,安之尽力了,她做的很好,所以有权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上官雪不会爱上她!”

“我是担心她会伤害到你?上官雪那个人很奇怪!”宁超很直接地说。

宁怡得自信满满地说:“安之值得信任,可单凭一条项链,就爱上,我不信!”

宁超听到这样的回答沉默了,想了一小会便点了点头,不再出声。宁怡得伸出一只手,拍拍他的肩,便朝着沙发走去。他轻轻地走到沙发前,弯腰抱起那只熟睡的黑猫,慢慢抚摸着,走到了窗边。

此时,窗外的天空还是黑色的,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吧。整座城市在人们的熟睡中,将马上迎来新的一天,一切又都会重新开始。。。。。。

“穿越古道海域艰程万里,寻找轮回之境,转世唯有来生顺应天意,再携手共济。刀光划过眼睛,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残阳映照血色记忆。。。。。。”睡梦中的安之在恍惚中,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歌,她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起伏不停。

安之嘟囔着说了一句:“谁呀,真讨厌,大早上的闹什么闹呀!”

但是她的嘟囔没有起任何作用,女人的声音还在继续,没有一点降低或消失的意思,安之的睡意顿时被吵醒不少。她费劲地睁开眼,恍恍惚惚中往四周看,忽然反应过来,这女人声音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她慌忙抓过电话,说:“您好,我是安之,请问您是哪位?”

“宁怡得,今天的事情忘了吧?”电话里,宁怡得听上去很不高兴。

安之急忙解释道:“抱,抱歉宁教授,没听到闹铃声,睡过了头!记得,我真记得!”

宁怡得清冷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很好!半个小时后,你到办公室!”

“好好,宁教授,马上,马上!我马上来”安之拼命点头答应。

她还有点困意的迷糊大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飞快地起身梳洗起来。为了方便暑期兼职,昨晚安之住进了学校安排的宿舍里。谁知道赶上安大放暑假,后勤处为方便管理,将留校学生都安排到了同一栋楼上。

换了新地方的安之有点认床,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迷迷糊糊地睡着,因此便错过了起床的闹铃。当然,这些都是她自己的问题,安之深深地明白,教授们才不会关心这些鸡毛蒜皮。

现在她能做的和要做的,就是在半个小时内,准时到达办公室。刚才听宁怡得的语气,已经是非常不高兴,上班第一天就挨批,这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安之不断地加快洗漱速度,争取能挽回一点好感度。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安之一路狂奔地到了333办公室,打开门,看到玉树临风的宁怡得倚窗而立,她气喘吁吁地说:“宁,宁教授,好,早,早上好!”

宁怡得看到她的表情,依然是很不高兴,他抬手看了看表,说:“早上九点钟,你跟我说早?作为我的学生,不希望你的夜生活,会影响到工作!我最讨厌不守时的人!”

“好,好,宁教授,我一定注意!您,您找我来,是为了永吉集团实习的事吧?”安之喘着粗气问。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