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保护

书楼诡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书楼诡狸是赤灵01的经典作品。而为部分设计的出乎意料,变化了极度自卑、缺爱女孩安之的命运,此外变化的,除了高高在上的宁怡得。为了找到了真相,制止注定一生的厄运,他们一同经历过踏血寻美、化骨檀郎、虫蛭玉人、连环柔荑和幻影天妖等匪夷所思案件,最后神秘面纱了真相,找到了了幸福和快乐。第一章暴雨。以前安之总觉得,宁怡得的声音很清冷,现在听到上官雪说话,这才明白宁怡得还算是个很温柔的男人。至少他的声音里还有温度,外表也阳光温暖许多,不似上官总这般一身黑西装,就连里面打底的衣服,也是纯黑色的。。...

书楼诡狸小说-第五章 保护全文阅读

听到上官雪的话,维娜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大滴的眼泪好像马上就会流出来,看的人特别心疼。不过上官雪的冰冷,并没有因为她的楚楚可怜而消失,他的神情和他的声音一样,寒气逼人冰冷刺骨。

以前安之总觉得,宁怡得的声音很清冷,现在听到上官雪说话,这才明白宁怡得还算是个很温柔的男人。至少他的声音里还有温度,外表也阳光温暖许多,不似上官总这般一身黑西装,就连里面打底的衣服,也是纯黑色的。

幸好上官雪的肌肤白皙完美,要不然真就变成了传说中的黑无常,瞬间让人有到Y曹D府的梦幻感,就像眼前这一幕给安之的感觉。维娜的无敌委屈、上官雪的冰冷无情、两人间谈话的对峙,总让安之觉得,他们是在暧昧斗气。

刚刚还以为只是私交不错,原来这两个人还是情侣关系呀。安之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爱好八卦别人的恋情,所以要劝和情侣这种事,让她觉得有点傻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做。

她不想因莫须有的原因,在以后的工作中,不得安宁莫名招人嫉恨,因此她又必须要做点什么。抱着不制造误会的想法,安之忙开口解释说:“上官总、维老师,梦境成真的事,听上去确实怪诞,我也这么想。可这事真没有撒谎,请您相信我,好吗?”

她尽力解释,以为找到了台阶给维娜下,哪里想到话一出口,上官雪就好像听到了她的内心,那个极冷的声音又响起:“你不需要跟她解释,我们不是情侣关系,维娜只是负责招聘的首席面试官,这里没有她的事!”

上官雪的声音依然冰冷刺骨,气势居高临下,似乎容不得一点讨价还价。维娜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地哭了起来。

她身体颤抖着说:“上,上官雪,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安,安之只是个陌生人!”

维娜没有叫他雪少,而是第一次当着别人面直呼其名,好像在宣示自己的不同。上官雪看着她,脸上仍然冷冷得,没有丝毫表情,他就像听不到维娜问的问题,又一次固执地说:“出去!这间办公室里,没有你要做的工作!”

他说的很清楚,语气里是上司不容挑衅的威严,维娜顿感无地自容,心中最后一丝幻想,就这样被打得粉碎。绝望转身,她那双白皙的手,捂住了满脸的不甘心,哭着跑了出去。

其实这些年,维娜对他的那些心思,上官雪不是不知道,可他更在乎自己内心的感受。她对他的很喜欢,不过是因为上官家族的那层光环。她对他的极度痴迷,也是因为她非常享受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而她对他的苦苦坚持,更是因为她不能输给别人,这些情绪跟他这个人本身,有什么关系?

如果他不是上官雪,她怎么可能爱他,她爱的只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内心。他不喜欢这样的女人,更谈不上爱,容许她在自己身边出现,是因为她能干忠诚和聪明,是一个很好的下属和共事伙伴。

他也曾经试图去相信维娜,可惜她的表现和能力让人失望,上官雪向来很善于抓住机会,所以他能成为一个股神。比起一个人对他有目的好,他更相信她爱他的初心和做事时的靠谱。

人一生重要的机会屈指可数,维娜没有抓住,不是遭人算计或缺少天时,而是她不够格也不够用心,这一点已经说明足够多的问题。他看得很清楚,明白彼此是两类人,因而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直拒绝得很清楚。

只是多年的交情和她对集团的付出,让他不至于做的太绝情。如果没有找到那个人,上官雪也许会容忍彼此间,这种状态的长期存在,毕竟维娜算不上一个让他厌烦的人。

但是,现在的情形有了变化,这个叫安之的女生出现了。即便上官雪不知道她是不是那个人,但就凭自己内心那一股想保护安之的冲动,他也绝不会让她受到一点委屈或是伤害。

他看的很清楚,在这种人与人的勾心斗角面前,安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因此,上官雪不惜和维娜当场翻脸。只要是上官雪认定的人或物,他从不会让别人动一下,他做事就是这样霸道和果断,维娜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伤心欲绝地跑出去。

而初来乍到的安之,却看得云里雾里,甚至已经有呆若木鸡的状态。她一点都不明白,现在发生的是什么剧情?只是在心里一个劲抱怨,现在的面试也太恐怖,还是听导师的建议,回学校好好考虑读博吧!

“砰”一声,打断安之的思绪,上官雪办公室的大门被维娜关上。关门声不大也不小,音量被维娜掌握的恰到好处,上官雪对她太重要,就算是在情绪崩溃的状态下,维娜也不敢和他彻底翻脸,更不想让别人看自己笑话。

安之还在转头看着大门,大脑还在胡思乱想。而上官雪一脸淡定,丝毫没有理会关门声,只是继续问安之:“招聘会上发现梦境成真,当时你害怕吗?”

这问题让她有点感动,许久以来,上官雪是第一个问她梦境成真时,会不会害怕的人。安之想想自己在招聘会上的英勇,回答害怕似乎有点矫情,回答不害怕又觉得有点怪异,她有点犹豫了。

稍微想了一下,才开口说:“刚开始肯定害怕,现在还好。”

“现在还好?你做这种梦很久了吗?”上官雪的聪明让他发现了新问题。

安之猛地回过神,惊觉自己又说漏了嘴,忙否认道:“上官总,这种事肯定没,没有下次,我就,就梦到那一次!”

她的脸微微有点发红,话还说得结结巴巴,见状上官雪微微一笑。

见惯人精们互斗的他,不用猜都能看出来,这个安之在撒谎,她真的很不擅长掩饰。这样单纯的人,到了社会上做事,要怎么生存下去?想到这个问题,上官雪对她的感觉不是嫌弃太笨,而是从心里疼惜了起来。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