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手链

书楼诡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书楼诡狸是赤灵01的经典作品。而为部分设计的出乎意料,变化了极度自卑、缺爱女孩安之的命运,此外变化的,除了高高在上的宁怡得。为了找到了真相,制止注定一生的厄运,他们一同经历过踏血寻美、化骨檀郎、虫蛭玉人、连环柔荑和幻影天妖等匪夷所思案件,最后神秘面纱了真相,找到了了幸福和快乐。第一章暴雨。安之想让他的心情好一些,便轻声开口说:“上官总,您先别太难过了,我朋友的消息不一定准确,他也是听人说而已。上善师傅对您很重要吧?他那么厉害,一定很值得您信任和依赖。关系这样好的朋友,我觉得彼此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失去联系,可能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没有办法告诉您。”。...

书楼诡狸小说-第八章 手链全文阅读

想到上善师傅曾经说过的种种,上官雪低下头沉默了,一旁的安之看到他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有点难过。之前她曾在宁怡得口中听到过,上善师傅和上官雪的交情很深,这个人对他应该很重要,所以他应该是很难过吧。

安之想让他的心情好一些,便轻声开口说:“上官总,您先别太难过了,我朋友的消息不一定准确,他也是听人说而已。上善师傅对您很重要吧?他那么厉害,一定很值得您信任和依赖。关系这样好的朋友,我觉得彼此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失去联系,可能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没有办法告诉您。”

她说出这些话是真心实意,因为在安之心里,赵涛和李明对她也很重要。她想着,如果有一天和他们失去联系,那一定是有某种不得已的苦衷,于是便推断出上善师傅和上官雪也是一样。

她的这些劝慰,让上官雪眼眸一亮。

他抬起头,看着安之的眼睛,说:“你是这么想的?”

安之点点头,说:“是的上官总,两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断联。就算真的逼不得已失去联系,但朋友就是朋友,彼此的友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这点信任,好朋友间还是应该有的,您说是吧?”

上官雪看着安之略显稚嫩的脸庞,那双清澈漂亮的大眼睛,心里忽然有一丝异样。她说的这些话很幼稚,想法也很简单,却让久经商场的上官雪,感觉到一丝温暖。信任,对他这种人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商场上的勾心斗角、人与人之间的算计利用、还有高层中的明争暗斗,都让他身心疲惫,对人性感到厌倦。出来做事的这些年,上官雪已经习惯处于一种戒备的状态,似乎每一个靠近他的人都有目的,或多或少。

因此,当初上善师傅的出现,家族里的人非常不看好。他们断定,上善师傅为人奸诈居心叵测,目的是通过他来掌控上官家族。而身边的其他人,对此也都纷纷认同,都在苦劝他要远离上善师傅、要好好珍惜现有的生活、要好好做一个位集团争光的上官少爷。

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上官家族赶走了上善师傅,并且尽全力阻碍两个人的联系,直到他彻底失去上善师傅的消息。他的全部精力,都被投入到集团发展中,上官雪的工作越干越顺,在永吉集团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在众人中的威信也越来越强。

可是,凡事有得必有失。这些年,他身边有真心的人越来越少,能听到真心话的机会,也越来越罕见。能遇到的人们,对他更多的是怕、是敬、是哄,是竭尽全力的表现和讨好,毕竟大家对他都有所求,谁也不愿意去触他的忌讳或是惹他不高兴。

上官雪是一个很清醒的人,他知道人在某个位置上,让别人听自己的话很容易。可是让别人打心眼里,去相信自己,去真心实意地爱自己,却很难。位置能给人带来光环,但是带不来真爱,他所缺的,别人不会懂。

因此,见惯了人性的脆弱和商场上的阴暗后,上官雪选择了保持孤独。他宁愿被外界传成一个Gay,也不愿意轻易去尝试,没有真心的感情。其实,他内心渴望有个人能走近自己,原因只是简单的爱,真正爱他这个人,而不是永吉集团的上官雪。

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上善师傅,对方就当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忌惮和戒备,后来当他是一个真正的朋友,这种感觉让他很怀念。如今,这个突然拥有项链的安之,又让他有了那种感觉,当他是一个平等的人的感觉。

她身上的不知深浅,让他觉得真实,也让他更想了解她。想到这里,上官雪微微一笑,舒展了紧锁的眉头,轻声对安之说:“你出了这个门,就不要跟其他人,提到你的项链和上善师傅。这在集团里是个禁忌,说出去对你没有好处,记住了吗?”

“啊?为什么?上善师傅不是您很重要的朋友吗?”安之瞪大眼睛问。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从心里就不怕上官雪,就感觉他是自己认识很久的朋友。

面对安之的单纯,上官雪说了个很浅显的理由:“长辈们觉得,他会带坏我!”

“哦,好的上官总,那我明白了。可是维老师她知道,我?”果然,她很相信上官雪的理由,接着还有点为难地问。

这个问题上官雪根本不担心,他的眼睛看向窗外,说:“维娜很聪明,很清楚该做什么,你管好自己就行。以后在集团,你们的工作不会有交际,不用担心!”

安之点点头,心想这是答应录取我的意思吗?

不过,上官雪的举动表明,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从自己的左手腕上,退下一串水润剔透的黄水晶手链,往安之身边走了一步,递给她说:“戴上吧,以后来永吉集团上班,你每天都要戴着这条手链。待会,我让人带你去报到,办新员工入职手续!”

他的话很突然,安之又有点懵,她看了看递过来的手链,并没有马上将自己的手伸出去,反而是很局促地问“上官总,您为什么要送我手链?”

“因为手链能告诉别人,你是我的人!维娜好胜心很强,不戴这串手链,你以后在集团的日子会好过吗?我不想天天替你和维娜善后!”上官雪很认真地对她说,而且理由听上去合情合理,安之没有办法拒绝。

想想维娜的能干和优秀,再想想她哭着跑出去的样子,安之赶紧伸出双手接过手链。她惹不起维娜,偏偏阴差阳错得罪了人家,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她也不想自己死的太难看。识时务者为俊杰,安之决定乖乖听上官雪的话,每一天都戴好手链。

黄水晶手链上的每一颗珠子,都很圆润顺滑,摸上去还有淡淡的温热。原来上官雪的身体,没有他的手指那般冰冷呀,安之边想着这个问题,边将手链轻轻戴到左手上。她习惯了发呆,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大脑又跑题了。

可惜,上官雪并不打断这样结束,他淡淡地说:“安之同学,你真的很爱发呆,是不是很喜欢胡思乱想?作为一名应聘者,这个时候的正常反应,你应该是对老板说谢谢录取!”

安之猛地回过神,恍然大悟般地检讨说:“对,对不起上官总,我刚才给忘了。我,我谢谢您,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工作,绝对不让您和集团的领导失望!”

她一紧张就磕巴的习惯,还是改不了,安之懊恼地想。但是,上官雪看着她有些惊慌的样子,心情却一片大好。

上官雪继续说:“人的感谢,不能停留在嘴巴上。你既然这么有诚心,要表达谢意,那就请我吃饭吧。不用去太奢侈的饭店,吃得简单一点就可以,我这个人很随和!”

“上官总,我,我还没发工资!我请不起您呀!”安之很震惊地回答。

心想上官雪和宁怡得,这两个大神一般的男人,都是什么癖好?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就让别人请他们吃饭,而且还都很厚颜的坦然。比如,眼前的上官雪,还有脸说自己随和?他真的是自我感觉超好吧。

记得在大哥家看他的资料,里面可是有一堆黑记录,说上官雪平时是如何挑剔及难以相处。有人亲眼看到,他因为嫌弃男下属身上的烟味,竟然将这个人从会议室里赶出来。还有人说,在年会聚餐时,他嫌弃菜品不合口味,居然让厨房另起炉灶为他烹制独食。

这种人会随和?怕是这话鬼都不信。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