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汇合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是洛姲的经典作品。她一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回了过去的,再度成了高中生。她意外发现自己真的是复活了,虽然这些日子跟记忆中的高中时代不像。年级第一的男神常常给她专业辅导和买零食,校草成了她的好朋友……“传闻说你不喜欢我,都不明白是谁传出?”女生望着坐在对面给她专业辅导的男生。男生一下子脸红了了出来,像是豁回去的样子,“是……是真的!”这下又来了女生呆住了,突然间紧张出来,脸颊绯红。很多年后,她忆起了那个常常脸红了的男生,心里都会会觉得暖暖的的。她疑惑地皱起眉,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她重新倒下,但是耳边的闹钟依然在响,她转头望过去,好像是六点半,于是伸手按掉。。“谢谢你的邀请!”祁欣儿高兴地说,她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刚才是她的错觉,宫子奕一直看着她表姐?。...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小说-第86章 汇合全文阅读

“放假很无聊,都没有人陪我玩,你们能来就好。快进去,这里冷。”宫子奕笑呵呵地说。

“谢谢你的邀请!”祁欣儿高兴地说,她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刚才是她的错觉,宫子奕一直看着她表姐?

“我们进去吧。”楚诗韵帮忙拉着祁欣儿的行李箱走。

宫子奕自然是帮言铃拿行李箱,俩人一同走进去。

“诗韵姐,我自己来就可以。”祁欣儿不好意思让她拿行李,里面的东西很多,有一定的重量。

“没事没事,这对于我来说挺轻的。”楚诗韵的力气很大,经常给女生做重力活,她也习惯了。

祁欣儿跟在楚诗韵身后,“麻烦你了。”

“假期你一直在老家?”宫子奕打开话题。

“嗯,放长假想要陪他们,其实他们待不住,经常往外走,串门聊天。”她外婆喜欢找老姐妹们聊天和跳舞,她外公喜欢找人下象棋,一个个的生活过得很滋润,显得她是多余的。

“我前阵子也是回去跟我爷爷住,他老人家很喜欢下象棋,老是拉上我。”宫子奕笑嘻嘻地说。

“我外公也很喜欢下象棋,我玩得很差,所以他都不跟我玩。”对于他来说,自己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有那么差,我这里有象棋,要不我们下一场,他们都没有来齐。”宫子奕笑容满脸,提着行李箱走进去屋子里,气温一下子就暖和。

言铃犹豫了一会,“我的棋艺真的很糟糕,你跟我玩可没什么挑战性。”

“随便玩玩,打发时间。”宫子奕打开二楼的右手边的门,“你要进来看看?房间都是差不多。”

“都可以,谢谢。”言铃走进去,她注意到祁欣儿选了隔壁的房间。

宫子奕将行李箱放在寝室里,“目前只有你们到了,其他人还在路上。”

“这是你朋友家?”言铃问。

“安洛森的私人别墅,他现在还在三楼睡懒觉,我们男生的房间都在三楼,你们在二楼,每一层都有浴室和洗手间,就在走廊的尽头。”宫子奕大致介绍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他跟安洛森是从小认识,所以关系很好,他在这里仿佛自己家一样。

“这里没有大人?”言铃进来那么久,没有见到其他人。

“别墅原本有其他人,有些人放假了,不必担心,他们会定期送食物过来,如果我们有需要,他们会来”

“你们两人一直住了很久?”

“我前天才到,你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宫子奕扬起笑容。

“姐,你们搞定了?”祁欣儿站在门外,探出头来,看着他们的背影。

言铃看向祁欣儿,“房间已经打扫干净,没什么可以收拾。”

“那我去客厅,你们慢慢聊。”祁欣儿笑嘻嘻地看了言铃,走开了。

“我们也过去。”言铃说。

“好呀,正好我们可以去下棋。”

言铃离开房间的时候,将门关上,宫子奕去了三楼拿东西。言铃下来的时候,看到了楚诗韵和祁欣儿正在打游戏。

“你们在玩什么游戏?”言铃看了很大的超薄显示屏,上面是双人闯关的游戏。

“《拯救公主》男主角是一个勇者,他带着自己的伙伴要打倒抓走公主的魔王。”楚诗韵说。

“我选的角色是协助勇者的魔法师。”祁欣儿说。

言铃看她们玩得很起劲,没有打扰她们。

此时,宫子奕拿着象棋走下来,“言铃我们去那边玩。”他指着另外一边空旷的地毯。

言铃走过去,盘腿坐在咖啡色的地毯上,非常独特的花纹,一看就觉得很贵,因为触感很柔软。

宫子奕坐下来,将棕色木制的象棋盒打开,里面的棋子拿出来,言铃闻到了一股木头的香味,这跟她之前闻过的香味一样,她想起来了宫子奕之前送的装着洋娃娃的木盒子跟这个是一样的香味。

因为这木头的香味很好闻,而且她很喜欢,所以她记得很清楚。看样子,宫子奕家里很喜欢用这样的材质,言铃一看就知道这副象棋是特制的。

言铃跟宫子奕在地毯上下象棋,她一边看一边想,虽然开始的人是她,但是占不到任何优势。

“你可以走这边。”宫子奕用手指指着“相”。

言铃抬起头,瞥了他一眼,“不用给我提示。”

“好啦,我错了。”宫子奕笑嘻嘻地看着言铃,她一脸苦恼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告诉她走法。

言铃没有按照宫子奕提示走,宫子奕见她对游戏很认真的模样,适当地放水,让游戏的时间拉长。

祁欣儿和楚诗韵打得真起劲,听见了门铃声,其他人到了,意味着他们当中有人去开门。

“谁去开门?”楚诗韵的音量提高了,她的手都没有离开过手柄。

“我去。”宫子奕站起身,他见言铃认真地思考下一步的走法,似乎没有注意到外界的变化。

宫子奕走出去开门,见到了席霂站在席君瑶的身边,席君瑶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而席霂背着一个很大的行李包,手里提着一个蓝白色的行李袋。

“你们到底拿了多少东西?”宫子奕见他们大包小包的样子,好像是在逃难一样。

“都是我姐的东西,她一出门就要准备很多东东西,女人就是麻烦。”席霂抱怨连连,拿得最多东西的人就是席霂,所以他有资格抱怨。

宫子奕走上去帮忙提东西,“东西的确很重,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掂量了一下行李袋的重量,真的有重。

席君瑶走在前面,“这点东西,你就抱怨,缺乏锻炼。”

席霂看着席君瑶的背影,怨气冲天,“你倒是自己拿,多锻炼。”

“都快到门口了,你们快点。”席君瑶不管他们,自己走进去开门。

席霂和宫子奕拿着行李跟在她身后,一进入屋内,感受到温暖的气温。

“你们终于到了,欢迎欢迎!”楚诗韵看了门口一看,见到一身米色大衣的女生,头上戴着白色的贝雷帽,脖子上系着浅蓝色的针织围巾。她身形高挑,皮肤雪白,容貌精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