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滑雪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是洛姲的经典作品。她一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回了过去的,再度成了高中生。她意外发现自己真的是复活了,虽然这些日子跟记忆中的高中时代不像。年级第一的男神常常给她专业辅导和买零食,校草成了她的好朋友……“传闻说你不喜欢我,都不明白是谁传出?”女生望着坐在对面给她专业辅导的男生。男生一下子脸红了了出来,像是豁回去的样子,“是……是真的!”这下又来了女生呆住了,突然间紧张出来,脸颊绯红。很多年后,她忆起了那个常常脸红了的男生,心里都会会觉得暖暖的的。她疑惑地皱起眉,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她重新倒下,但是耳边的闹钟依然在响,她转头望过去,好像是六点半,于是伸手按掉。。“你明天可能有机会。”话音刚落,言铃听见了敲门声,楚诗韵打开门,探出头来,“到你们洗澡了。”。...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小说-第88章 滑雪全文阅读

“真的好想出去,难得来一次白莲山,这里的景色,我都没有看过。”

“你明天可能有机会。”话音刚落,言铃听见了敲门声,楚诗韵打开门,探出头来,“到你们洗澡了。”

“欣儿你先去洗。”言铃说。

“好,待会我叫你。”祁欣儿站起身,离开言铃的房间。

言铃坐在床上玩手机,一会,发现了企鹅有消息,她点进入一看,宫子奕发来的消息。

北斗星光:你出来阳台。

文言文:[・_・?]

北斗星光:(灬°ω°灬)

文言文:我现在出去。

北斗星光:外面冷,记得多穿衣服。

文言文:嗯。

言铃起身,将旁边的大衣穿上,拉开阳台的玻璃门,一阵寒风吹进来,她的身子哆嗦了一下,缩了缩脖子。外面的雪已经停下来,她走到了栏杆前面,抬起头看到了远处的星空,繁星遍布,她露出了笑容。

言铃低下头,拿起自己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文言文:你想要我看的是星空。

北斗星光:是不是很美?

文言文:很漂亮。

言铃抬起头,望着一片宁静的夜空,闪闪发亮的星星点缀着夜空,迎面吹来的风很冷,但是她的注意力都在眼前的星空中。她伸手出去,星空似乎被她的手掌抓住。

三楼的阳台上同样有人靠在栏杆上欣赏今晚的星空,他拿着手机,感受迎面吹来的寒风,灵机一动,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北斗星光:不要着凉,快进屋里。

文言文:好,今天谢谢你邀请我们来这里。

北斗星光:大家一起玩,更加开心,这雪天,热闹才好。

文言文:٩(๑^o^๑)۶

北斗星光:(´∀`)♡

言铃看了一会,走进屋子里,将阳台的玻璃门关好。祁欣儿洗完之后,敲门让言铃去洗澡。

第二天,他们终于可以去附近的滑雪场滑雪,安洛森已经为他们准备好滑雪的用具,每一款的颜色都不一样,尺寸宫子奕之前问过他们,所以相差不大。

言铃穿着蓝色的衣服,非常笨拙地移动身子,跟她一样不会滑雪的人就是楚诗韵。

楚诗韵身体僵硬,好像一个僵硬的企鹅,席霂见状,在她周围滑了一圈非常漂亮的圈圈,最后停在楚诗韵的面前。

席霂哈哈大笑,“你胆子放开点,打游戏那么凶狠,现在束手束脚的,难成大事。”

“游戏跟现实一样!现实中受伤的人是我!”楚诗韵抬起头,大声吼他。

席霂已经习惯她那暴脾气,继续嘲笑她,“所以你是学不会的。”

“滚,少在这里碍眼!”楚诗韵瞪他一眼,自己玩自己。

席霂一动不动,昂头一脸得意地看着她,“啧啧啧,就你这样,肯定很难学会,我大发慈悲,教教你。”

“谁让你教,我会。”楚诗韵嘀咕一声,“我只是平衡性不好。”

“哈哈哈……有我这样的专业人士在你身边,避免你会发生危险的事情。”

“你这是诅咒我!”

“动作放开点,你总要摔几次,才能掌握。”席霂收起开玩笑的口吻,认真起来。

“雪地有多硬,你不会不知道,我如果摔了几下,肯定会骨折!”楚诗韵才不听席霂的建议,她自己慢慢地滑,速度跟乌龟一样慢。

席霂笑着摇摇头,看着她的动作,没有忍住,笑了出来。楚诗韵跟席霂吵了起来,另外一边,宫子奕正在教言铃滑雪。

宫子奕对她很有耐心,站在旁边指导她的姿势。

言铃因为有人在旁边看着她,更加紧张,差点同手同脚。

“别紧张,新手犯错是正常。”宫子奕的语气柔和,他看出言铃僵硬的动作,表情也很紧张。

言铃听了他的话,让自己放松下来,慢慢地往前滑,他们选的地势比较矮,危险性不高。其他会滑雪的人,都在山顶滑下来,动作潇洒自然,真是让人羡慕。

言铃已经可以自行滑行一段距离,不过速度很慢,她不敢加快速度,担心自己会失控。

宫子奕紧紧地跟在她身边,看她已经可以滑动,平衡感掌握得很好,接下来就是时间问题。

言铃听见了楚诗韵发出一阵叫声,她停了下来,看向右前方。

楚诗韵发现自己压到了一个结实的东西,她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她压到一个人。

“你没事就快起来!”席霂躺在雪地里,因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所以他没有受伤,身上是一个少女的体重。

楚诗韵慌忙地爬起来,“谢了,刚才你嘲讽我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

席霂依然躺在雪地上,看了楚诗韵的脸,再看了碧蓝色的天空,“我们扯平了。”

“你还不起来!”楚诗韵双手抱胸,低头看着他,这个男生皮肤雪白,一双丹凤眼含着笑意,他长得很漂亮,带着一种痞气,时常给人轻佻的感觉。

“天空很美,不如你也躺下来看。”席霂的语调有些高兴。

“躺在地上会着凉,你也不小了了,赶紧起来。”楚诗韵叹息说。

席霂起身坐在雪地上,仰头嘴角噙着笑意,“你一点都不懂风趣。”

“是是是。”楚诗韵往回走,拿起自己滑雪用具,继续练习。

言铃远远地看着楚诗韵和席霂,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大事,刚才那个叫声是楚诗韵摔倒了,席霂接住她成为了肉垫。

“看样子他们没事,我们继续练习。”宫子奕说。

言铃看向宫子奕,“他们关系怎么那么好,因为打游戏的原因?”

“我们经常一起打《决战亚斯南》,席霂经常玩战士哪种,楚诗韵擅长玩法师,我是刺客。”

“怪不得,你们是一个战队?”

“也算是战队,下次带你一起玩。”

“不了,我打游戏很菜,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玩,只会送人头。”

“没事,玩玩而已。”

“不了,我不想连累你们。”言铃对宫子奕刚才那话之前也听过,她跟朋友玩游戏,老是输,所以都被她们嫌弃了,游戏竞争性,谁都不想输。

“不要太在意输赢。”

“但是没有人喜欢输。”

“因为自己认为会输,所以不尝试?”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