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憋着大招

六零有姻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六零有姻缘是三羊泰来的经典作品。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至于父母,沫沫炒了道黑白菜,主食留下五张肉饼和小半锅的粥。。...

六零有姻缘小说-第二十五章 憋着大招全文阅读

下午沫沫回家,粥还在锅里温着,肉饼也是现成的,只要蒸个鸡蛋糕就好。

至于父母,沫沫炒了道黑白菜,主食留下五张肉饼和小半锅的粥。

沫沫走时留了纸条,“青川已经退烧,不用担忧。”

连国忠和田晴下班,见屋子里没人,心里有了数,小儿子又生病了,二人开灯见到字条松了口气,可没见到儿子,心始终提着,快速扒拉几口饭,赶去医院。

连国忠和田晴一进病房,见小儿子正和双胞胎嬉闹,心彻底放回了肚子里。

田晴撵走霸在床边的双胞胎,摸了摸老儿子的头,“老儿子还难受不?”

连青川摇头,“妈,你别担心,我已经不难受了。”

沫沫摸着小弟的脑袋道:“妈,向主任说小弟比以往强上不少,这次能提前出院。”

田晴眼眶子红了,小儿子身体不好,早产是一方面,主要还是营养跟不上去,这两个月多亏了闺女买到羊肉补身子,要不小儿子这次又要遭不少罪,都是他们做父母的没用。

连国忠心里也不是滋味,拍了拍田晴的肩膀安慰。

双胞胎心里一直惦记着向主任的事,病房人不少,不是说话的地,拉着连国忠出去。

沫沫心疼还要上班的父母,开口道:“妈,一会你和爸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青义就行。”

沫沫和双胞胎陪小儿子住院是常事,田晴放心的很,“行,等一会我们就回去。”

母女两人聊了一会,连国忠才带着双胞胎回来,双胞胎走在连国忠身后,对着沫沫挤眉弄眼的,沫沫懒得在翻白眼。

连国忠压根没把向主任相中闺女的事放心上,他选女婿又不是选家世,看的是女婿人品,当然女婿人品过硬,家里糟心事太多也是不接受的,反正归根到底,连国忠一切出发点就是闺女一辈子舒心顺心。

第二日,早饭是田晴和连青仁送过来的,沫沫没看到连国忠问,“我爸呢?”

田晴叹气,“你小叔天没亮就到了,也不知道是几点从家走的,你爸让我帮他请一天假,把连秋花的工作办妥。”

沫沫怕连秋花又作妖,不放心家里,等田晴走了,沫沫给双胞胎留了粮票和钱,嘱咐照顾好小弟,紧忙离开了。

沫沫骑得急,十二分钟到家,推门进屋,小叔正和爸爸聊天呢!

连国忠见满头是汗的闺女,问,“出了什么事了?”

沫沫擦了汗,“没出事,好久不运动累的。”

连国忠心放回了肚子里,见闺女还站在门口,催促着:“快去擦擦汗,别感冒了。”

沫沫擦干了汗,跟连爱国打招呼,“小叔。”

连爱国忙应着,“哎。”

至于连秋花,沫沫直接无视了,坐在爸爸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松子。

连国忠见闺女这是要听的意思,心里有些疑惑,闺女是不是对连秋花的事太关注了?他可不信是没运动累出汗,这点眼力还是有的,明显是骑的太急了。

连爱国见沫沫坐下后,语气有些埋怨的道:“大哥,你看你这么有本事,咋不给你侄女弄个正式工?临时工多没面子。”

连国忠沉着脸,“你以为我是谁?上下嘴唇一碰就弄个正式工?你要不愿意临时工就别干,我还省的还人情。”

连爱国忙赔笑,“你瞧你还急眼,我这不是说笑呢!”

连爱国可会算账,农村可不管你是不是正式工,反正进城工作,他脸上就有光,以后连秋花在嫁到城里,不说彩礼,就是以后的好处都是数不尽的。

连爱国见连国忠不恼了,大咧咧的问,“大哥,城镇户口你真没门路?”

连国忠看了一眼连爱国,“没有,不过你要是舍得花钱,也能有户口。”

连爱国一提钱秒变铁公鸡,脸不好看,连秋花太了解爸爸的德行,只能自己问,“大伯,要花多少钱?”

连国忠指了指房子,“一栋房子的钱,只要你有钱在这里买房子,再找个接收户口的单位,就可以迁户口。”

连爱国瞪着连秋花,他才不会给闺女花钱呢!想到房子眼睛亮了,“买什么房子,秋花的户口牵到大哥这里不就行了。”

沫沫吐槽,真亏小叔想到这个主意,不过要失望了。

连国忠冷笑,“你就别想美事了,要是按你的想法,岂不是城镇有亲戚在的,为了工作都迁户口,还不乱套了?”

连爱国恍然,“是我想的简单了。”

可心里却不以为然,他们做了这么多年兄弟,他还不了解连国忠?连国忠心思缜密,做事一定有后手,什么乱套,拿话压他罢了。

而且他心里会算数,为了女儿逼连国忠不值得,女儿是要嫁人的,儿子才是自家的,好刀要用在刀刃上,他要等小儿子长大了再用。

连秋花一直低着头,暗恨爸爸重男轻女,想到连松,目光阴沉沉的。

沫沫一直观察着连秋花,同情的看了一眼小叔,亲闺女这是连亲爹都记恨上了。

沫沫纳闷了,连秋花到底随了谁?

连国忠看了眼时间,“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连爱国拉着连国忠,铁公鸡是每一分钱都要省的,“大哥等一会,还有件事。”

连国忠喜欢干脆利落的,特别不待见连爱国磨磨唧唧的样子,“啥事,快说,别墨迹跟娘们似的。”

连爱国讨好的道:“就是秋花住宿的问题,我寻思住你这里也放心。”

还有句话未说,还能省下不少粮食。

连国忠盯着连爱国,他安排连秋花的出发点,是想保护好自己的家,可不是给家里招麻烦的,果断拒绝,“学校有寝室,一学期一块。”

连秋花猛地抬头,眼眶滚动着泪水,“大伯,我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一定改,你让我留在这里行吗?”

沫沫有些腻歪了,连秋花除了会哭扮演小白花,没别的套路吗?

沫沫见连秋花要开口,抢了话,“小叔,你看我们家就这几个屋子,我马上要考大学了需要安静,双胞胎眼看成了大小子也不方便,家里实在没地方。”

随后沫沫又一脸为难的道:“要不我去住寝室,把房间让给秋花。”

沫沫见连秋花变了脸,心里冷笑,想演小白花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连爱国这回不拿沫沫当背景板了,这个侄女不简单啊,比自家闺女高明不少,先是铺垫她需要安静学习,后又玩了以退为进,捏住了他不敢同意,堵死了他所有的路。

连爱国干巴巴笑着,“哪能让沫沫去住寝室,你爷爷知道还不打断我的腿,秋花住寝室挺好的。”

连秋花气的吐血,连沫沫生来就是克她的,身体里的血液在叫嚣,连家有她就不能有连沫沫。

沫沫见连秋花这么快平复了,总感觉,连秋花正憋着大招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