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堂妹

六零有姻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六零有姻缘是三羊泰来的经典作品。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连青柏忙追上去,“我去,看你的反应是真事了?你小子行啊,啥时候处的对象?坦白交代。”。...

六零有姻缘小说-第二十九章 堂妹全文阅读

另一边,向朝阳和连青柏在食堂吃饭,铁柱端着饭过来,黝黑的汉子贼兮兮的,特别猥琐,“朝阳,大家都在传你有喜欢的人了,啥时候带来让我们看看嫂子?”

向朝阳黑了脸,“谁传的?”

铁柱挠了挠头,“大家都在传,我也不知道谁传出来的,怎么了?朝阳你不知道?”

向朝阳磨牙,一定是李通那小子,碎嘴一个,腾的起身,大步向外走。

连青柏忙追上去,“我去,看你的反应是真事了?你小子行啊,啥时候处的对象?坦白交代。”

向朝阳墨色的眼底微闪,“我是不是和谁处对象,作为兄弟的你都支持?”

连青柏道:“当然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

向朝阳眉宇一挑,“的确该结婚了,你能支持最好不过了。”

连青柏盯着远去的朝阳,拉着铁柱,“朝阳啥意思?”

铁柱挠挠头,寻思着,“朝阳希望兄弟几个替他高兴吧!”

连青柏大笑,“支持,当然支持,他先脱单,老子随后。”

向朝阳就在二人前面,听得真切,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

沫沫和双胞胎下午上课,向华竟然守在学校门口,只见向华一个劲的向她这边看,抿着嘴,这是等她呢!

双胞胎心底来气,向华在兄弟二人的心里就是狗皮膏药,拦住了向华,让沫沫快走。

连青义语气带着痞气,“向老师,找我们有事?”

向华被双胞胎挡着,沫沫早就消失不见了,向华脸色变了变,忍着心中的怒气,“不是找你们,我找连沫沫。”

双胞胎互看了一眼,连青仁压低声音,“我姐不会看上你,别白费心了,你要是敢缠着我姐,别怪我们不客气,向老师。”

向华脸色青白,他因为出色的家庭和外貌,在哪里都被人捧着,今天是第一次被威胁,尤其双胞胎不屑的目光,让他想起向朝阳,盯着双胞胎的目光阴沉了不少。

沫沫回到班级,赵慧推了下沫沫的胳膊,“沫沫,跟你说,我妈要给我相亲。”

“怎么突然相亲了?”

赵慧摆弄着书,“我学习不好,能上高中已是万幸,大学是没指望了,而且我都十八岁了,到了领证的年龄了,该结婚了。”

沫沫才想起来,这个年代十八岁结婚是正常的现象,而且也是合法的法定年龄。

赵慧烦的要死,“今天我爸说了,毕业就安排工作,相亲合适,就定下来了。”

沫沫急了,赵慧可是她嫂子人选,可不能被别人叼走,“非要相亲吗?不相亲不成吗?”

赵慧摇头,“我家老子开口了,这亲是相定了。”

沫沫头有些疼,上辈子赵慧没相过亲啊,还是相亲成了,所以没提过?

沫沫在赵慧耳朵旁小声道:“你看我哥怎么样?”

赵慧傻了,连青柏有五年没见了,印象有些模糊,不过印象里好像很高,随后脸羞红了。

沫沫小声的道,“晚上放学一起回家,我给你看看我哥的照片,我跟你说,我哥人特别好,错过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赵慧傻眼了,这个年代,处对象大部分都是相亲,而且都是父母先过眼关,才会同意孩子见面,只有一小部分是自由恋爱,但也很保守,叫做共同学习进步,但从未有过自己相信男人的,太开放了。

赵慧本就内向,白纸一样的姑娘,脸涨红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慌张的看着书,书都拿反了。

沫沫偷笑,她对大哥有信心,不信赵慧不动心,只要先搞定了赵慧,然后让老爹催大哥回来相亲,赵慧一定会是她嫂子,不行,她要先写信给大哥。

沫沫这边忙着给连青柏去信,双胞胎却接到了向朝阳的信。

双胞胎拿着信回来,胜利几个围了过来,双胞胎不耐烦的挥着手,“都起开,该干嘛干嘛去。”

胜利不干,“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我们可是兄弟,有啥秘密不能分享。”

连青仁板着脸,“这是朝阳哥交给我们的任务,你们别掺和。”

胜利几个瞬间回忆起向朝阳的脸,大家瞬间散了,双胞胎见大家这么听话,好像悟出了杀手锏。

双胞胎随后低头看信,信上写着,“看紧了向华,别让向华靠近沫沫,我半个月后回去解决。”

后面的意思就隐晦了许多,双胞胎大意理解,不仅要防着向华,还要在爸爸面前说向华的坏话。

双胞胎互看了一眼,这才是高手,他们怎么没想到,跟老爸说,老爸直接从根源上解决啊!

晚上放学,赵慧先跑了,沫沫郁闷,心里忍不住偷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天带大哥照片来。

沫沫今天是值日生,四个人打扫还是蛮快的,十五分钟搞定,走的时候,学校已经没多少人了。

沫沫还没走到学校门口,远远的看到双胞胎站在一处,向华竟然和连秋花站一处,连秋花不知道在和向华说什么,一脸含羞,眸子里都能滴出水了。

连秋花这是看上向华了?还有他两怎么认识的?

沫沫往双胞胎身边走,向华眼睛亮了,立马忘了连秋花,追过来,“连沫沫。”

沫沫打心眼不喜向华,向华连续两次在校门口等她,从不想会不会给一个女孩子带来流言蜚语,只顾及自己的感受,对女孩子而言不是良人。

沫沫冷着脸,“请叫我连同学,向老师。”

老师二字咬的特别重,意思向华会明白。

向华心里不以为然,连沫沫马上要毕业了。

向华刚要开口说话,沫沫立马转身离开,向华变了脸,他从未被冷漠对待过,尤其是刚享受了爱慕,虚荣心爆棚,这反差对比,向华攥紧了拳头。

连秋花暗恨哪里都有连沫沫,咬着牙强笑,“向老师,你认识我堂妹?”

向华惊讶,“她是你堂妹?”

连秋花见沫沫已经走远,笑着点头,“是啊,我们两人感情特别好呢!”

向华的眼睛亮了,对连秋花亲近了不少。

沫沫这边,连青义边走边嘟囔,“回家一定告诉爸,真是什么样的爹有什么样的儿子,都不要脸。”

连青仁幽幽的开口,“朝阳哥也是向主任的儿子。”

连青义,沫沫,“......”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