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三月

六零有姻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六零有姻缘是三羊泰来的经典作品。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十五号,双胞胎早就把向朝阳今天回来的事忘了,一手拿着铁锹,一手拿着网,催促着沫沫和小弟快些,胜利他们早就走了。。...

六零有姻缘小说-第三十一章 三月全文阅读

三月过了一半,天气逐渐升温,白天的温度已经达到七八度,路两旁哪里还有积雪的影子,河上的冰面更是薄了许多,半大小子们最期盼的日子来了。

十五号,双胞胎早就把向朝阳今天回来的事忘了,一手拿着铁锹,一手拿着网,催促着沫沫和小弟快些,胜利他们早就走了。

沫沫被催的烦躁,“别催了,马上好了。”

双胞胎急的直转圈,见沫沫锁门,一溜烟跑了,等沫沫回头,这两个臭小子,早就窜没影了。

河在阳城东侧,顺着路走,碰到好几伙半大小子,这都是去弄鱼的。

沫沫带着小弟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双胞胎和黑子几个已经挖一会了,见到沫沫挥挥手,低头继续刨冰。

沫沫叮嘱着:“看着点冰别掉进去,你们几个小心些。”

双胞胎摆着手,“知道了。”

沫沫领着小弟站在河边,河边已经有了水,沫沫捡了个比较长的木棍,顺着冰边捅了捅,泥土是软的,沫沫眼睛亮了,想到了河蚌。

沫沫馋了,这个年代没有污染,又嫌弃河蚌土腥味,没几个人爱吃河蚌,河蚌到处是,估计岸边能有河蚌。

沫沫兴奋的拉着小弟往干草丛边走,这边的泥土更软一些,找到河蚌的几率会大一些,她让小弟守在岸边,自己拿着木棍搅动泥土,很快就搅到了硬壳。

沫沫用木棍挑了几下,挑了出来,河蚌有两个巴掌大小,还真不小。

半个小时,一小堆的河蚌,连青川不解,“姐,你弄这些河蚌做什么,又不好吃?”

沫沫笑着,“那是没做好,姐做的,保证你爱吃。”

青川对姐姐的厨艺很信服,吧嗒着嘴。

沫沫干劲十足,想借着机会多弄些河蚌,等到江水化了,她是没本事摸到河蚌的。

连青川看了一会没意思,自己去玩了,沫沫看了一眼,确认没危险继续干活。

沫沫挖了一个小时,已经挖了不少,擦了汗开始拆河蚌,见这边没人注意,把拆好的蚌肉收进空间。

还剩下一小堆没拆完,连青川喊着,“姐,姐,有蛋。”

沫沫顺着声找过去,小弟守在窝边,举着蛋问,“姐,这是啥蛋?”

沫沫看了眼周围,发现有鸭毛,摸着小弟的头,“野鸭蛋,青川真厉害。”

青川弯腰收起鸭蛋,“姐,咱们再去找找,一定还有。”

“好,咱们再去找找。”

这一片干草地很大,才走了一小半,已经找到了二十个野鸭蛋,姐弟二人继续向前走,一只野鸭突然飞起,吓了姐弟一跳,沫沫条件反射甩了木棍,正好打到鸭头,野鸭子摔到了地上。

青川跑过去捡起野鸭,兴奋的直跳,“姐,你真厉害。”

沫沫摸着鼻子,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走,该回去了。”

青川找鸭蛋的游戏还没玩够,有些不愿意,“我还没找够呢!”

沫沫点了下小弟的头,“我们双手已经满了,拿不下了,而且这里太远了,哥哥们该担心了。”

“那好吧。”

姐弟回去,胜利几个早就回去了,双胞胎正拎着鱼在岸边等着呢,一数真不少,草绳子上有四条鲤鱼。

双胞胎一眼看到了鸭子,围了过来,“姐,你怎么逮到的,我们好些人都没逮到过呢!”

沫沫弯了弯眼睛,“因为我运气好。”

连青川献宝似的举着野鸭蛋,“二哥,三哥,我找到的。”

双胞胎鱼都不稀罕了,也不走了,趁着小伙伴没发现,赶紧扫荡,拉着小弟继续找鸭蛋去了。

沫沫没办法,挥挥手让三兄弟自己去,她坐在河边收拾剩下河蚌和鱼。

等沫沫都收拾完,双胞胎才恋恋不舍的回来,每个人兜里都不少,这三个小子是把附近能掏的窝都给掏了,加上先找到的,一数有四十多个,收获真不小。

沫沫拎着蚌肉,“这回可以回家了吧!”

双胞胎嘴都要咧到脑后了,今天大丰收,“回家,哈哈,回家。”

沫沫姐弟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大门是开着的,姐弟急忙进院,听到连国忠爽朗的笑声,放心了,原来是爸爸回来了。

沫沫左手拎着野鸭子,右手拎着装蚌肉的渔网,双手举着进屋,“爸,你看这是啥!”

连国忠见闺女的模样,呛到了,乖乖女似的的闺女,咋跟个疯小子似的。

沫沫得意洋洋的小脸,待见到向朝阳的时候僵住了,向朝阳怎么会在家里?

双胞胎紧随其后,见到向朝阳才想起来,向朝阳今天回来,突然不好意思了,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乖乖的站着老实的不得了。

沫沫回到房间,照着镜子,头上有干草不说,左脸也有泥印着,太没形象了,难怪向朝阳在笑,沫沫直磨牙,双胞胎竟然没提醒过她,她可是一路走回家的,丢人丢大了。

连国忠见儿子老老实实的,瞄了向朝阳几眼,儿子和向朝阳认识?

随后注意到双胞胎脏兮兮的,火了,“还不回屋换衣服,蹙在这做什么?”

双胞胎溜溜的回房间了,等换好衣服出来,连国忠指着桌子上的包裹,“把你大哥稍的包裹拿去厨房,让你姐多准备些好吃的,今天朝阳留家吃饭。”

双胞胎得令,进了厨房,“姐,这是大哥托朝阳哥带回来的,可沉了。”

双胞胎说着,已经拆了包裹,一样样的拿出来,糕点,水果糖,五斤左右的富强粉,五斤左右的大米,还有只风干的兔子。

沫沫皱紧了眉头,“他说是大哥稍回来的?”

连青义点头,“是啊,不仅帮稍带了包裹,还给爸带了两瓶汾酒和一条大前门烟呢!”

沫沫默算,汾酒三块一瓶,大前门一包三毛九,送了小十块钱的礼,太贵重了,沫沫又看向包裹,有些摸不到头脑,向朝阳到底想干嘛?

沫沫分了糖,轰双胞胎出去,她要准备晚饭,掂量着菜色,红烧鲤鱼,粉条炖野鸭,辣爆河蚌,炒野鸭蛋,凉拌了个河蚌,做了个白菜汤,五菜一汤,主食杂面馒头齐活。

等田晴到家,饭菜刚好,一桌子的饭菜色香味俱全,连国忠面上有光,高兴的开了一瓶汾酒,招呼着,“今天咱爷俩放开了喝。”

向朝阳余光看了眼沫沫,“好。”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