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心思!

六零有姻缘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六零有姻缘是三羊泰来的经典作品。复活回没消失了前,低调生活,没想起,都当奶奶的人了,从儿媳妇身上明白了……连沫沫头有些疼,缓缓睁开双眼,愣住了,熟悉的摆设,这是她的房间?连沫沫惨然一笑,一定是执念太深,哪怕是死了,都要梦回过去。。信就摆在炕桌上,果然是向朝阳的字,沫沫手触碰到信封,好像被扎了一般,丢下信封,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六零有姻缘小说-第四十章 心思!全文阅读

沫沫像做贼似的,回房间第一件事先锁门,确定门锁好后,才放心。

信就摆在炕桌上,果然是向朝阳的字,沫沫手触碰到信封,好像被扎了一般,丢下信封,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沫沫特别想给自己一巴掌,她怎么这么怂,她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向朝阳的信吗?

沫沫坐在炕桌前,抽过信,表情严肃的将信拆开。

向朝阳的信不长,只用了一页的纸。

“沫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准备回去,我知道你是聪明姑娘,有自己的主意......”

沫沫一个字一个字在心里默念,脑子不受控制的幻想,向朝阳灯下写信的模样,一定特别的严肃。

虽然向朝阳的信没有甜言蜜语,可平淡的话里,字里行间都带着关心和担忧,沫沫不否认,她被感动了。

女人是感性的,她也不例外,向朝阳能在信里关心她,惦记她,这是将她真真的放在了心里。

沫沫折起信,从空间里拿出钢笔,扯过本子,可一个字都写不下去,她写了,也就意味着她回应了。

她还没想好,她的顾忌太多,她和向朝阳真的在一起,那大哥岂不是要走原来的命运?这是沫沫心里的结,再没解开之前,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沫沫一遍遍的问自己,该如何解决?再次陷入了死循环中。

敲门声,吓了的沫沫脚提到了炕桌,疼,敲门声还在继续,沫沫忙慌的收起信和信纸,确认没有遗漏才问,“谁啊!”

“我,大哥。”

沫沫忙跳下炕,脚趾头疼的直抽气,开了门问道:“你不是去约会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就送赵慧回家,约什么会,你这脚怎么了?”

沫沫单腿回到炕上,揉着脚趾头,“没事,刚才不小心碰到了。”

连青柏坐下,“你怎么还毛毛躁躁的,都多大姑娘了。”

沫沫吐了吐舌头,“下次一定注意。”

“我不在家期间是不是发生很多事?你跟我说说,小叔又作什么幺蛾子了?还有连秋花是怎么回事?”

沫沫原本没想让大哥操心的,可今天碰到了,不说不行,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

连青柏拍着沫沫的头,“没想到,我妹子还有这么泼辣的时候。”

“什么泼辣,那是厉害。”

“哈哈,是厉害,幸亏你今天反应快,大哥这里谢谢你。”

沫沫嘿嘿笑着,“当然要谢我,要不是我,你的相亲可就毁了。”

连青柏从兜里掏出二十快钱递给沫沫,“大哥这两个月工资攒了五十,给咱爸三十,剩下的给你,想买什么,别不舍得花钱。”

沫沫不能要,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大哥你收着吧,我手里不缺钱,你和赵慧好了,没闲钱怎么行,你不打算给我未来嫂子买点礼物啊!”

连青柏脸红了,“我不是马上要开工资了,下个月在买。”

沫沫死活不要,她的钱可不少,现在还有四百多呢,一直都没动过,“反正我不要。”

连青柏见沫沫没有商量的可能,只能收回来,有些伤感,妹妹长大了。

沫沫眨着眼睛,“这就对了,你自己攒着,娶媳妇不少钱呢,对了大哥,订日子没?”

“哪有那么快,怎么也要等赵慧毕业的。”

“哎呀,那我在学校是叫赵慧呢,还是叫嫂子啊!”

连青柏回答的特爷们,“嫂子。”

沫沫哈哈笑了,大哥这是真看上赵慧了,大哥以后可有福气了。

连青柏聊了一会,回去躺着了。

沫沫坐了一会,感觉脚趾头不怎么疼了,穿鞋下地。明天大哥就要走了,她还要给大哥做好吃的呢。

这段时间,家里存了不少的好东西,沫沫用了不少的油,炸着鱼块,最后加上作料,放到准备好的大罐头瓶子中,省着吃,够大哥吃一个星期的呢!

风干的兔子炖上,再用辣椒爆炒,特别的香,装了整整两罐头瓶子。

沫沫又和面,将剩下的面粉都用了,晚上打算包饺子,馅是猪肉大葱的,肉是赵慧家带来的。

等田晴出来的时候,沫沫已经包的差不多了,“闺女,你咋不叫妈。”

“妈,你好不容易能好好休息,我哪里舍得叫,再说也没多少活。”

田晴洗了手,帮着包,笑着道:“还是闺女心疼人,以后不知道便宜哪家的小子。”

“嘶”沫沫擀到了手指。

田晴拉过沫沫的手,“怎么还擀到手了,都红了,还好没肿,你来包饺子,我来擀皮。”

沫沫放下擀面杖,指尖一抽一抽的疼,心里直骂向朝阳。

田晴多看了闺女几眼,试探着问,“闺女,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吓死沫沫了,“没有,我才没有。”

“没有就行,你还小,怎么也要等十八。现在主要学习为重,妈是过来人,听妈的没错。”

沫沫应着,顺着话问,“妈,你和我爸当时是怎么好上的啊!”

田晴有些不好意思,“说你呢,怎么还扯我身上了。”

“妈,我特别好奇,你就说说呗。”

田晴回忆着,“家里就我和爷爷在,爷爷身体不是很好,重活我要帮着干,你爸热心,心肠好,时常来帮我干活。”

沫沫暗道,果然是爸爸的作风,看准了,一步步谋算,最后一举拿下,随后默了,向朝阳对她好像也是如此。

另一边,向朝阳和孔杰明开完会回来,孔杰明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又一圈的,“太突然了?”

“这边的工程接近尾声了,不需要这么多的工程队,新的地方正需要建筑队,我们调过去也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不好吗?”

孔杰明烦躁的很,“当然不好,新的地方什么都要从新开始,好些配套设施都不健全,别的不用说了,就是家属楼现在都没建,咱们这边的家属可怎么办?”

“已经下来了,谁也改变不了,会安排好家属的,没有居民楼,不是有空房,可以先将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孔杰明说的都是场面话,真的想法是,调过去谁知道日后还会不会被调走,就算新的地方升职机会多,竞争也多,又要从新建设,从头开始真的挺难的。

向朝阳见孔杰明走了,掏出文件,是去学习的,姐夫原本的意思是他文化课,工龄都够,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希望能够去学习,建筑队长在好,也不如笔杆子画图纸的工程师,他也一直在考虑,可听了沫沫的话,意识到忽略的问题,特意与姐夫详谈,他没那个脑子,再加上姐夫的关系,他不适合去学习,推荐名额也不能浪费了,正好他另作打算。

落款处,向朝阳毫不犹豫的提笔,“连青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