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2128 字 2020-04-08

“袁丹丹。”修辽宇唤她的声音在她走出校园的同时,传入她的耳中。

“修、修辽宇?”她诧异的看着站在校门口的他,眸底闪过惊喜、诧异,但又赶紧压抑住,佯装平常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等你下课。”他咧开了嘴。

“等我?算你运气好,我今天没跷课,否则你就算等到天黑也等不到我。”裘丹丹试图平复心头的悸动,勉强维持平淡的语气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那天晚上,我话还没说完。”他微笑的瞅着她。

“什么话?”袁丹丹想了想,记起那句“因为我觉得你很特别,我很想多了解你……”脸颊迅速浮现两片红晕。

“你记起来了?”修辽宇促狭的看着她满脸羞红。

“呃——我——”她意识到有越来越多异样的视线投向他们,赶紧迈开脚步。

“这边不方便说话,想讲什么就跟我来吧。”

他微微挑眉,带着笑意跟在她身后走去。

袁丹丹加快脚步,拉开与修辽宇的距离,怕被认识的人撞见他们两人在一起,到时她可就百口莫辩了,不过这一路上她的心跳可没有恢复正常速度过,更一直在猜测他想说些什么。

一直走到人烟稀少的废遴工地后,她才放慢脚步,转身湎对修辽宇。“这边就可以了,你想说什么?”

怦怦——怦怦——

她可以肯定自己的心肺功能真是该死的超级良好。

修辽宇止住了脚步,定定的凝视着她,没有要开口的迹象。

急死她了,但她却不能泄漏自己的情绪,只好也忍着不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袁丹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忐忑过,最终还是忍不住催促,“你在耍我吗?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否则老娘就闪人了!”

话才说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明明她平常说话时不会这么粗俗低级,可每次面对修辽宇,她就会急躁的口不择言。

该死,他一定觉得她是个低俗的女生吧?

生平第一次,她这么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与看法。

可修辽宇英俊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厌恶或惊讶的表情,反而扬起一抹充满兴味的笑容。“袁丹丹,当我的女人吧。”

“你——你说什么?”他的话宛若雷电似的自她头顶贯穿,震撼着她的灵魂。

他牵了牵俊薄的唇瓣,大步一跨,伸手将她纳入怀中,似笑非笑的低头凝视着她。

“虽然我曾答应过伯母,不会接近你,不过看样子我要食言了。”他轻柔的嗓音让她飘飘然的。

“你是在‘求’我当你的女朋友喽?”她忍住激动,努力维持平静的神态。

“如果你要这样解释也可以。”他不介意满足她不服输的骄傲性格。

“那——我可要考虑考虑,毕竟追我的男人不只你一个。”她故意装出一副踱样,抬高自己的身价,想看他变脸。

果然,这招激起了修辽宇的竟争心与嫉妒心,让他一向有着从容神情的俊脸微微抽搐了下,“但,能得到你的只有我修辽宇。”他毫不迟疑的宣告。

“你哪来的自信?”她望入他的眸底,被那其中闪烁的光芒给吸引住。

“因为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我们注定会在一起。”修辽宇弯起唇道。

“这很像是罗曼史里的句子。”她抿紧的唇线也忍不住勾了起来。

“那——如果我说,因为我听得到,你因为我的碰触,接近而急促卜通作响的心跳声呢?”他收起了笑,眼神转为热烈。

他真的听到了?袁丹丹白皙的脸庞霎时烫红,好似一颗红通通的苹果。

“就跟我的一样。”修辽宇忽地握住她的手往自己的心口贴上——怦怦——怦怦——强而有力的急促心跳透过胸壁,在她的手下热切震动着,与她的心跳相互应和着。

原来不仅仅只有她在悸动慌张,原来在他平静的外表下也有着波涛汹涌的情绪。

这个发现,让袁丹丹的心头霎时暖烘烘的,不禁莞尔,施恩似的道:“好吧,我就允许你当我的男人吧。”

“谢女王隆恩。”修辽宇的唇弯的弧度更大了,拥着她的双臂加重了力道,让她柔软的身躯更贴近他坚实的躯干。

“等等,我还有但是。”袁丹丹认真的凝视着他。

“什么?”他跟着严肃了起来。

“一旦我袁丹丹决定跟了你,就不许你后悔,否则——”她佯装凶狠的瞪了他一眼。

“否则?”他挑眉。

“要你后悔一辈子!”

袁丹丹说这句话时笑了,但想到她的个性,修辽宇的心却猛地一凛。

“我永远不会知道我该后悔什么。”他哈哈笑道。

“永远?”她着迷的看着他英俊的笑脸。

“永远。”修辽宇深深的凝视着她,然后缓缓低头攫住她的红唇,热烈得就像一团火焰,让她身陷其中,与他一道熊熊燃烧。

一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她依然记得他灼热的唇瓣与几乎要夺走她呼吸的深情热吻——对比于现在这平淡而无温度的“碰触”。

袁丹丹站在家门前,漠然的接受未婚夫的吻别,甚至连眼睛都懒得闭上。

相反的,她眼前这个温文儒雅的男子正享受的合上了眼。

她美丽的瞳眸闪过一抹无趣,但在男子移开唇瓣、睁眼后,就迅速消失在水眸深处。

“谢谢你送我回来,晚了,小心开车。”袁丹丹的脸上带着合宜的笑容,声调中听不出太大的情绪起伏,态度礼貌,却又疏离。

“我们是未婚夫妻,这些都是应该的。”李迪诺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