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1854 字 2020-04-08

“丹丹,快醒醒,丹丹。”李迪诺关心的声音钻入了她的耳中将她唤醒。

眨了眨泪眼,袁丹丹茫然的看着俯身望着她的未婚丈,“怎么了?”

“你边哭边说梦话,急死我了。”他赶紧拿起热毛巾替她擦了擦脸。

“作梦……”原来是梦吗?她美丽的脸上逐渐恢复平静,淡淡道:“对,我作了一场恶梦。”

“我想也是,别怕,只是一场梦而已。”李迪诺安慰她。

袁丹丹抿了抿干涩的唇。她多希望如他所言,这真的就只是一场梦而已,这样她就不会如此痛苦。

“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几点了?”她的脑袋还有些混沌,想必是昨晚的酒精仍在作祟。

“昨天我等不到你的电话,一直打你的手机却是关机没回应,又因为太晚所以不敢打来吵伯母,才会今天一早就来看看状况。看你喝醉了,我就留下来照顾你。现在已经中午了,别担心,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难怪我头这么痛。”酒真的不能喝过量啊。

“谁叫你喝这么多酒?”宋月瑛正巧端了杯温牛奶进房,听到她的话不悦的皱起眉头。

“伯母,丹丹应该是不得已的,有时候工作上需要应酬,真的是推也推不掉,我能体会。”李迪诺赶紧替她缓颊。

“工作重要,身体也要顾啊。”昨晚看到女儿醉醺醺回家,让触吓了一大跳,毕竟女儿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放纵了。

“我没事。”袁丹丹接过牛奶,轻啜着。

“伯母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李迪诺接口道。

“真是麻烦你了,害你今天也没去上班。”宋月瑛颇感抱歉。

“没关系,应该的。”他笑着说。

“你去上班吧,我也要去上班了。”袁丹丹放下杯子,起身下了床。

“你要去上班?”李迪诺错愕的看着她。

“嗯,今天事务所还有事要处理,我没时间休息。”她冷静的回答。

“可是你才刚醒一一”

“不好意思,迪诺,你可以先回去吗?我要盥洗准备上班。”袁丹丹打断他的关切。

“这——”看她神色冷然,李迪诺只好点点头,“不然我送你去上班。”

“是啊,让迪诺送你去,我也比较放心。”宋月瑛连忙附和。

袁丹丹看了他一眼,想到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若一再拒绝怕是会伤了他的心,便有些心软。“嗯,那请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马上好。”

“好好好,你慢慢来没关系,我在外面等。”仿佛得到女王的特赦,他开心的离开了房间。

“丹丹,你对迪诺会不会太冷淡了?”一等李迪诺出去,宋月瑛忍不住皱眉开口。

袁丹丹沉默的走进浴室盥洗,没有回答。

“你既然决定,就应该要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否则当初就不该答应人家。没有人在感情里是不求回报的,迪诺现在对你很好,但若一直得不到你的回应,总有一天会倦的。”宋月瑛提醒女儿,不希望女儿错失了这桩好姻缘。

“妈,我不想谈这些。”她看着站在浴室门口的母亲,淡淡的回应。

“你这个孩子以前并不是这样冷漠的啊。”宋月瑛感叹道。

“现在的我,依照妈的意思有了好学历、好工作,还有一个优秀的未婚夫,这样不是最完美的状态吗?我只是还有累,才会冷漠了一点。”她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宋月瑛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一种复杂的情绪盘踞在胸口。

是啊,女儿不再混帮派,不再是个总是跷课打架的坏学生,她是应该要高兴才对,但看到现在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女儿,她又有种窒郁难解的感觉。

“但我觉得你不开心。”就是这一点,让她这个为人母的无法释怀。

袁丹丹抓了毛巾佯装擦脸,掩去自己眸底的黯然,然后抛下毛巾,朝母亲挤出一抹笑,“妈,你在说什么?我现在不知道过得有多开心,你说的没错,以前的我太不知天高地厚,总以为我那时候所做的一切是对的,却忽略了现实的可怕,现在我真的了解了,和一般人一样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是吗?”

“当然,”她轻轻一笑,“我不会再让你替我操心了,我去上班了。”

“嗯。”宋月瑛虽然同意的点点头,可看着女儿的背影,胸口的那股抑郁仍没有散去,为人母的直觉让她觉得女儿的心情像她自己说的那样。

唉,她只希望女儿可以获得真正的幸福啊。

宿醉后的头痛让袁丹丹平时就冷漠的脸色更加的冰寒,让人感到越发不易亲近了。

“那个……”助理小梦站她的桌前,看到她的脸色后,讲话都结巴了起来。

“什么事?”她一如以往的冷声询问。

“金——金先生请你过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完。

“嗯,知道了。”她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