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2491 字 2020-04-08

“袁丹丹——”修辽宇快步上前,一把攫住她纤细的手腕。

“放开我!”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却引来同事注目,这让她尴尬的咬紧了靥,快步走出事务所。

该死的修辽宇,这下子她一定会成为公司内所有人讨沦的八卦话题了。

她就知道,只要和他扯上关系,一定不会有好事的!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未来她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

“丹丹!”修辽宇不放弃的跟在她身后。

“你别叫我的名字,我们之间已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不许你叫我名字。”她咬牙冷冷的命令,脚步没有停顿。

“既然是陌生人,你又何必对我如此反感?”他反叫。

袁丹丹气恼的止步,转身面对他,冷然提出,“你到底想怎样?”

修辽宇面对她的愤怒询问,脸色也沉了下来,缓缓的说:“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她错愕的看着他英俊的脸庞。

这张脸虽因岁月增添了些风霜,但却无损他的俊帅,反而更显成熟的魅力。

现在的她明明很恨他,却还是可以轻易的被该死的他撩拨了她的心。

“就跟当年第一眼看到你一样,我明知不该碰你,却不由自主想接近你。”他的眸底闪过一抹懊恼,“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她也很想知道。明明恨他,为什么她还是为他心动,心痛!

“因为太无聊,你只是想找一个跟你背景完全不同的人来消遣罢了。”袁丹丹压抑自己的情绪,曲解他的话,同时也是在提醒自己别再陷下去。“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生,没空陪你玩。”

“只想玩玩的应该是你吧?”修辽宇抓住她的手腕,眸底溢出痛楚,“是你背叛我。”

“居然作贼的喊捉贼?我跟你无话可说!”她永远也忘不掉自己为了他退出玫瑰帮、抛弃了姐妹,换来的却是无法抹灭的伤害。

“等等,你说清楚。”心里感觉到一丝古怪,他不放手想问个明白。

“我不想谈这些无意义的话题,你放手。”袁丹丹拼命挣扎着。

“你不说清楚我就不放。”他无视路人侧目,执着地不肯松手。

“都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才问不觉得可笑吗?”她怒视着他,想起他当年避不见面,心中更是火大。

“我找过你。”修辽宇凝视着她,缓缓道。

“你——你找过我?”袁丹丹愣了愣。她怎么不晓得?

他点点头,正要再开口之际,一道男人的斥喝声传来——

“你在做什么?快点放开她!”李迪诺冲上前,试着扳开他抓住未婚妻的手。

“你是谁?”修辽宇半眯起瞳眸,沉声问,不但不松手,反而还加重了手劲。

“在问别人之前,你应该先说自己是谁吧?”警戒的看着对方,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会是个威胁。

“迪诺,他是我公司的客户,修辽宇。修先生,这位是我的未婚夫李迪诺。”

袁丹丹赶紧开口,就怕修辽宇会说出他们的过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未婚夫?他感觉自己仿佛被狠狠揍了一拳,握住她的手不自觉的松了开来。

“客户?”李迎诺一脸怀疑,不明白为什么公司的客户会对她动手动脚。

看出他的疑问,她赶紧又解释,“因为我刚刚脚绊了一下,修先生好心扶了我一把,我才没有跌倒。”

“是这样吗?”还是有点怀疑……他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不像她讲的这么普通。

“不然呢?”袁丹丹蹙了蹙眉。

“没有,没什么。”见未婚妻的脸色变了,李迪诺赶紧收起疑心,朝对方伸出手致意,“你好,刚刚是我误会了,对不起。”

修辽宇只瞥了那只手一眼,没有打算回握,只是淡淡的说:“没关系,你没有误会什么。”

他愣了愣,尴尬的收回了手。

“迪诺,你怎么会在这里?”不管修辽宇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袁丹丹故意用手挽住未婚夫娇笑,想借机摆脱他。

“我怕你今天宿醉会头痛,去买了止痛药送来给你。”她的笑容令李迪诺有点受宠若惊,方才的疑虑也在她主动的亲呢接触后烟消云散。

“你对我真好,有你这样的未婚夫,我应该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她是真的这么觉得,但不讳言的,她夸大表现了自己的感激与感情。

“我一定会让你永远幸福的。”李迪诺大掌覆上她的手,深情的凝视她。

袁丹丹扯扯唇,回应得有点心虚,不敢再对上他充满感情的眼睛,转向修辽宇道:“不好意思,那我跟我未婚夫先离开了。”

修辽宇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她,没有回应。

“我们走吧。”不管他的反应,她迳自挽着未婚夫离开。

“那个男人怎么怪怪的?一直板着脸看你。”才走没几步就忍不住开口。

“反正以后不会再有见面机会,别管他。”她低垂着长睫,佯装事不关己。

“是吗?他不是客户?”李迪诺有点担心。那个男人长得太帅了,而且有种危险的气质,很容易让女人心动。

“因为彼此没有共识,所以不会共事。”袁丹丹淡淡说道,挽在他臂上的手悄悄的放了下来。

她不再碰触他,令他有些失望,但还是以愉悦的口气附和,“这样也好,我看那男的应该不好相处,若真的有来往,可能会常常起争执、弄得彼此不愉快吧。”

“我还有事,我走那边。”没有回应他,她只想赶紧离开。

“你要去哪?我送你。”他连忙道。

“不用了,搭计程车很方便。”她摇头,抬手就招了辆计程车,道别离开。

看着计程车消失,李迪诺脸上难掩失望,脑中突然又浮现了方才袁丹丹跟修辽宇在一起时的画面,他心中的不安又急遽升起。

那氛围真的很不像只有普通生意往来的人之间会出现的,尤其那男人看着丹丹的眼神,分明就蕴含很深的情感。

加上那个人说他没误会……他实在很在意那个修辽宇,看来,他得好好调查那个家伙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