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2003 字 2020-04-08

“辽宇,你回来了?累了吧?妈替你准备好宵夜了,过来吃一点。”一看到儿子回到家,张荑莲赶紧迎上前关心。

他一脸沉重的摇了摇头,迳自走向沙发。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公司的状况比想像中还差?”她跟上追问。

修辽宇在沙发上坐下,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啊。”她急切的又问。

“妈,我想问你一件事。”他扬睫,严肃的凝视着母亲。

“什、什么事情?怎么这么严肃?很重要的事吗?”张荑莲一惊,有种不祥的预感。

“丹丹——你应该还记得丹丹吧?”修辽宇沉声问。

她脸色微变,佯装镇定道:“你是说那个很久以时你带回家过的小太妹?”

“妈,她不是小太妹。”他的眉头皱了皱。

“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都过这么久了,还有讨论的必要吗?”她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为什么?当年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修辽宇必须咬紧牙关才能克制不对母亲怒吼。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辽宇,你是怎么回事,怎会突然提起那个女人?”张荑莲蹙起了眉头。

“不是突然,我遇到她了。”凝视着母亲,他缓缓答覆。

“你遇到她?那个女人该不会又想死缠着你不放吧?”她慌张的问。

“妈,你以为你儿子是稀世珍宝吗?人家一定要黏着我不放?”他自嘲道。

“不是我以为,而是就有那么多女人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无所不用其极的妄想当上修家少奶奶。”张荑莲一脸鄙夷。

“我是绝对不会让那种女人进我们修家大门的。”

“所以你当年才用那么卑劣的手段拆散我跟丹丹吗?”修辽宇沉声问。

“你你……你胡说什么?”她结巴了起来。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那是你的孙子。”英俊的脸庞写满了伤痛。

“什么孙子?你别听她乱说。”她急忙试图为自己辩解,“那只是她想要嫁进我们修家才使出的诡计。”

“妈!”修辽宇怒吼,“当年她才只是个高中生啊。”

“哼,年纪轻轻就这么不检点,你不也看到照片?她跟那么多男人牵扯不清,谁知道她肚里的孩子是谁的?”

“到现在,你还想这样诬赖她?如果我当年不是被嫉妒蒙蔽了眼睛,就能查清楚那些照片根本就是合成的吧,是你在照片上动手脚,让我误会她男女关系很乱,这一切都是你为了拆散我跟丹丹所设下的诡计!”

“我、我没有——”张荑莲心虚的否认。

“当年,丹丹怀了身孕来找我,你却把她赶走,更不顾她肚子里的孩子。妈,那是你的孙子,我的儿子啊。”修辽宇眼中写满控诉与沉痫,黑眸中布满了血丝。

“那——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妈只是替你解决问题而已。”

“丹丹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孩子不是我的是谁的?”他当初该相信丹丹的。

“你这傻孩子,你是被她给骗了!建业都跟我说了,袁丹丹是帮派大姐头,男女关系乱得不像话,而且,建业也说他跟她有过一段关系。”她难以启齿的说,觉得袁丹丹的行为太可耻。

“杨建业?”修辽宇第一次这么痛恨有这种无耻的表亲。没想到那家伙竟然在母亲耳边乱嚼舌根、编织谎言。突然,他脑闪过一个念头,眯起眼眸问:“那么,那天是他假扮成我让丹丹误会我不想见她?”

“呃——不管怎样,你表弟说的不会有假,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绝对不能让你被那种女人骗了。”她没做错,她都是为了儿子好。

“错了,你大错特错了!”修辽宇看着母亲,咬牙道:“当初建业欺负女人被丹丹教训,他为了报仇骗我帮他出头,但在我发现真相反过来指责他后,他就连我也一起怀恨在心。没想到他会如此恶毒,用这种方式伤害我们,该死,我要找他算帐!”

“慢着。”张荑莲赶紧阻止儿子,挡在他面前,“你是疯了吗?那个女人只是个外人,你怎么能听信外人的活,而不信自己的表弟呢?”

“妈,他一次又一次的说谎,这种人能相信吗?我跟他仅余的一点兄弟之情就到今天为止,我不再承认我有这样的表弟。”他正色道。

“辽宇,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阿姨那么疼你,在你父亲过世后,是你阿姨陪在我身边,我才能重新振作,你不能这样对他们。”她心头一震,知道儿子是认真的。

“妈,若不是阿姨对我很好,我早就冲过去宰了那王八蛋。”修辽宇冷冷的申明,“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他出现在我们家。”

她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妈,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也不会原谅杨建业,是我们亲手杀了那个小孩……”他的眸中满是深沉的痛楚,“那是我的孩子,你的孙子!”

张荑莲的心脏猛地一拧,错愕的看着儿子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去,来不及阻止。

“辽宇——辽宇——”

她的孙子?不——不可能,建业说了,那个女生是个随便的女生,虽然她没有抓到什么把柄,但建业不会骗她这个阿姨的。

那个女生肚子里的孩子,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机率不是他们修家的骨肉,所以当初她才可以说得这么决绝无情。

但,若那孩子是百分之零点一机率中的那个呢?

想到刚才儿子脸上那痛苦的神情,她的心也跟着郁闷沉重了起来。

“哈哈哈,原来你们是旧识,难怪丹丹会在你面前这么率直不掩饰了。”金伟中笑道。

“不好意思,金先生,我那天失态了。”她一脸尴尬。

“没关系没关系,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永远冷静自制的律师,没想到你原来还有不同的一面。那样可爱多了。”他大笑着。

“金先生。”袁丹丹的脸颊忍不住浮起一抹红晕,“那只是突发状况,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没关系的,只要辽宇不介意就好。”金伟中往他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