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2285 字 2020-04-08

“丹丹,我在这里。”

袁丹丹下车正寻找着好友的身影,耳边就传来章可思的声音。

“可思。”她最近事情一堆,忙得都疏忽好友了,今天才约出来。

快步走向坐在露天咖啡座的章可思,才接近,她就不敢相信的瞪大眼。

“你——你一”她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我怀孕了。”章可思微笑道。

“天呐,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的?我怎么都不知道。”袁丹丹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视线紧盯着她的肚子礁。

“我没交男朋友。”她尴尬的涨红了脸。

“那——”

章可思苦笑着娓娓解释,她的肚子是因为答应她所照护的老人提出的条件,用钱交换去勾引他孙子的结果。

“你说那老人要你跟他孙子上床,但现在你怀孕了,他孙子却反悔不认帐还逃婚?该死,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你都没有告诉我?”袁丹丹气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吼。

“我没脸说……”羞愧的泪在眼眶中不停打转。

“那家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可思,你别难过,我去帮你讨回公道。”她卷起袖子,怒气冲冲道。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要自己养活这个孩子,况且,爷爷也给了我一大笔钱,有了那笔钱,我爸的医药费跟我妹捅出来的楼子就可以解决了。”章可思欣慰的笑了笑。

“你——”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如此认命,袁丹丹心疼极了,“你为什么不跟我和康宣说,我们可以帮你啊!你为了那个家已经做牛做马这么久,为什么还要这样委屈自己?”可思是他们三个人中最坚忍不拔的,但也因为如此,受了许多委屈。

“所谓救急不救贫,我哪有脸要你们替我补这个大洞?而且康宣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我不想造成他们的困扰。再说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你们不用替我担心,有个好心的朋友一直在我身边帮我,我真的过得很好。”

“好心的朋友?”袁丹丹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

“呃——就是好心人。”章可思回避她的视线,转移话题道:

“不说这些了,你的婚事办得怎样了?”

提到自己的婚事,袁丹丹的心情瞬间沉重起来也没心情再追问,一语不发。

“该不会……因为他,你不结婚了?”当初得知修辽宇出现后,她就有这种预感了。因为她知道丹丹对他用情有多深。

“有这么明显吗?”自嘲的苦笑一声。

章可思点点头,“所以,你原谅他了?”皱眉担心自己的好友会再受到伤害。

“可思,其实事情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袁丹丹将她与修辽宇之问错综复杂的过去一一解释清楚。

“这么说,你们会分开都是因为误会?”瞠大了眼,她没想到事实居然这样离奇。

“嗯……”轻轻点了点头,沉默了半晌才又开口,“可恩,怎么办?我还是很爱他,但是李迪诺……唉。”

“丹丹,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重点是你能开心。”

章可思伸出手覆在她的手背上。

她感激的回握住,“我也是,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姐妹,如果你不好意思跟康宣求助,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拆我。”

“一定。”章可思点点头。

两人相视而笑,忽地,袁丹丹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她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打来了,他今天已经打了好几通,但她都没回应。

“看样子,你的烦恼也不比我少。”章可思打趣道。

袁丹丹苦笑了下,拿出手机看了看,轻叹了口气,“拖越久伤害只是越深,或许,我该快点跟他说清楚才是。”

“丹丹,我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你,你怎么都没回电?”李迪诺站在她家门口,一脸心急的问。

“对不起,因为有点事……”看他那副关心的模样,袁丹丹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开口。

“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还是工作?”他忧心的赶紧问。

她摇摇头,话在喉头就是说不出口,但是不行,她不能再欺骗他,让他付出感情了。

“迪诺,我有件事想告诉你。”鼓起勇气,她望向他说。

他愣了愣,随即挤出一抹笑容,“真巧,我刚好也有事要告诉你。”

“喔?什么事?”袁丹丹决定先收回已到喉头的话。

“因为你最近比较忙,所以我自作主张跟伯母一起把喜帖寄了出去。”李迪诺咧开嘴道:“还有,我爸妈这几天就会从美国返台参加我们的婚礼,他们叫我找你一起吃饭。”

“呃——是、是吗?”天,这样教她更难说出口了。

“另外,虽然你说不想拍婚纱照,但我还是觉得我们至少要拍一张做纪念,你觉得呢?”他一脸期待的等侯她的回答。

袁丹丹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内心苦苦思索该怎么告诉李迪诺自己决定取消婚约的事又不会伤他太重。

“迪诺——”她挣扎了好一会,才又开口。

“对了,我还要带你去看一样东西。”李迪诺打断她的话,兴匆匆的道。

“什么东西?”唉,又失去开口的机会。

“跟我来。”他握住了她的手,开心的走向离她家不远处,一栋新盖好的大楼前。

袁丹丹困惑的看着他,“到这里要看什么?”

“走。”他牵着她的手继续迈步走了进去,跟管理员打过招呼之后,搭上了电梯并按下了八楼的按钮。

“你有朋友住在这里吗?我怎么没听你提过?”她纳闷的跟着他。

“等等你就知道了。”李迪诺神秘的笑笑,用力握了握她的手。

她尴尬的想要抽回手,但他却没松开的意思,反而握得更紧,她只得作罢。

电梯一打开,他就自口袋取出一串钥匙递给了她,“打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