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2372 字 2020-04-08

“袁小姐,有位修太太找您。”小梦敲了敲门,走进她的办公室报告。

“修太太?”袁丹丹困惑的蹙蹙眉,脑中搜寻不到客户里有这号人物,“请她进来。”

“是。”小梦应声,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没多久,另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吧?”走进来的人仿佛与她相识般的打起招呼。

袁丹丹错愕的看向站在面前的妇人,虽然已经十多年未见,但她怎么也忘不掉那副嫌恶她的嘴脸。

“伯母您好。”她站起身,礼貌性的回应。虽然对眼前的女人有诸多不谅解,但基本的礼仪她还是没忽略,毕竟她是自己深爱的男人的母亲。

“没想到你现在变成律师了。”张荑莲打量着四周环境,心中很诧异。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想应该不是要委托我打官司吧?”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她早有心理准备。

张荑莲将视线放在她身上,深深的注视着。“你变了很多。”

“我没变,我还是袁丹丹。”

“当年你冲动又叛逆,是个粗野的小太妹。”张荑莲直言。

“那是伯母不够了解我,又听信谗言。”她冷静道。

“谗言?”蹙了蹙眉。

“我只想提醒伯母,您愿意的话,可以彻底调查杨建业,我相信您会发现很多真相。”袁丹丹无畏的看着她。

张荑莲不悦的板起脸。“哼,你也是这样在辽宇耳旁搬弄是非的吗?”

“事实胜于雄辩,我只说到这里。”她淡淡回覆。

“我警告你,别以为你现在变成律师了,我就会答应让你进我修家大门。从现在开始,我不许你再见辽宇!”

“我知道了。”袁丹丹点点头。

“你——你答应了?”她爽快的回答倒让张荑莲十分错愕,原本还以为要花很多工夫才能拆散他们。

“我这么做是为了辽宇,不是因为你。”她眸中闪过一丝痛,楚,冷静的补充。

“什么意思?”张荑莲困惑的皱起眉头。

“或许您对我有诸多不满,但我也一样对您有着许多不谅解,我根本就不希罕嫁入豪门,我要向您证明,我有本事养活我自己,用不着依附任何人。”袁丹丹正色道。

“好大的口气,你是知道得不到才故意装出这种有骨气的模样吧?”张荑莲被她的气势给微微震慑住。

“我用不着得到任何人认可,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就够了,您请回吧。”她坐了下来,淡淡的下着逐客令。

“你不要忘记今天答应我的事。”

“我没有答应您什么。我重申一次,不管我做了什么,为的都是辽宇。”袁丹丹道:“还有,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因为我无法原谅您曾经侮辱我肚里的孩子——你的孙子的事。”

“到现在你还想说谎吗?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孙子。”张荑莲一脸鄙夷。

袁丹丹瞥了她一眼,冷冷的说:“哪天您发现事实真相后,也许就是对您最大的惩罚了。不好意思,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您请回吧。”她将目光移到电脑前,不再搭理。

看着她冷淡的神色,张荑莲不安的转身走了出去。

虽然袁丹丹允诺不再见儿子,但为什么她一点胜利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有种难受的滞闷盘旋在胸口,沉甸甸的压得她无法喘气?

难道……难道自己内心深处已开始动摇,开始不确定自己一直以来认为的一切是真相了?

她紧拧起眉,想起儿子跟袁丹丹讲过的相似话语。难道。一切真的都是建业在说谎吗?

天,她实在搞不清楚了!

“我答应继续进行这场婚礼。”袁丹丹面无表情道。

“真的?丹丹,你总算是想通了。”李迪诺却开心懒咧开了嘴。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她手紧握成拳。

“你说吧,只要你不再提解除婚约,我什么都答应你。”他想握她的手,却被她给避开。

“那桩合作案,我要先看到他过关才行。”袁丹丹轻咬下唇瞪着他说。

李迪诺的笑容敛了敛,眸底闪过不悦,“你就一定要做得这么明显吗?”他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他,但是,难道连假装一下都不肯吗?

她的脸上闪过一抹困窘,深吸口气才道:“回答我,你答不答应?”

看着她写满坚决的脸蛋,他轻叹口气,“我知道了,谁叫我爱你。”

“意思是你会在我们结婚前让这桩合作案过关?”她再次确认。

“不,为了公平起见,我会在我们结婚典礼结束,去登记前再在合作案的文件上盖核准章。”

袭丹丹蹙了蹙眉,知道他是怕她逃婚,但还是点点头,“你说到要做到。”

“当然,你也是。”李迪诺又伸手去牵起她的手,这次他没有让她躲开。

“我知道。”她忍住甩开他手的欲望。

“这些事情我都可以当成婚前的小插曲,只要以后我们可以生儿育女,在一起一辈子就好了。”

李迪诺试图将她揽入怀中,但袁丹丹却僵直身子,推拒着硬是跟他保持一段距离。

看她一脸勉强,他眸底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努力忍住难受的情绪道:“还有一件事你要先做到。”

“什么事?”

“把修辽宇找来。”李迪诺缓缓道。

“找他来干么?”袁丹丹错愕的问。

“我要让他亲眼看到,你是属于我的,好彻底打消他对你不该有的念头。”没错,非如此做不可,这样才能令他们真正断了关系。

“用不着做到这种地步,我不会再见他了。”她咬牙保证。

“那样还不够。”他坚持。“若你不照着我的意思做,我没办法安心的盖下合作案的核可印。”

“你——”她以前怎么都没发现,他居然也有这么阴险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