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1 / 2)

五毒乖乖女 芳妮 2241 字 2020-04-08

一阵慌张的碰撞声响起。

“我准备好了。”袁丹丹以为又是来催促的人,转身隔向门口,却在看到进来的人影时愣住了。“伯——伯母?”

不解,她怎么会来?

“袁小姐,救救辽宇,求求你救救辽宇。”张荑莲跪了下来,边哭边哀求。

“发生什么事了?伯母,您快起来。”赶紧上前想要扶起她。

“辽宇——辽宇他——他快不行了。”她身子瘫软,无法站起身。

“您说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是在骗我的对吧?你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故意要让我伤心的对不对?”袁丹丹苍白了脸,不相信的抓着她。

“我那傻儿子跑去海边搭起白纱帐幕,说你们讲好要在那边举行一个浪漫的婚礼。”张荑莲哽咽道:“那笨蛋一直等着你,不管我怎么劝他回家,他都不肯。”

天……他还记得她高中时浪幔的幢憬,难怪那天说会在海边等她,那个傻瓜。

袁丹丹忍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他一直等不到你,或许发现你真的不会来了,所以告诉我说,他要来阻止你,后来——后来——”

“后来怎样?”她几乎可以想像辽宇当时有多心痛疯狂。

“他超速,车子失控撞上桥墩,整个人被抛出车外,救护车到场时,他全身是血、意识模糊,但嘴里仍喊着你的名字……”

“全身是血……”光想像那个画面,就让袁丹丹肝肠寸断,差点就跟她一样浑身都瘫软下来。

“医生说他现在情况很危险,我想说不定他看到你就会有求生意志,所以我来求求你去见见他。”张荑莲跪在地上说:“我知道我以前对你很坏,但这都是我不好,不是辽宇的错,求求你去医院看看他吧,算我求你了!“

“辽宇……辽宇……”她失魂的念着他的名字,一把扯下白纱,转身跑出新娘休息室,顾不得众人侧目,泪流满面的狂奔着。

新娘逃婚了,新娘的母亲昏倒送医。

一桩原本是喜事的婚礼,霎时变成尴尬的闹剧。

“怎么会这样……”章可思才刚忙完自己的婚礼,连休息都没得休息就赶赴医院,先去看了宋月瑛老师,又去陪伴在手术室外等待的好友身边。

“可思,我好怕,我好怕失去他。”袁丹丹脸色惨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他会没事的。”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章可思心中也难受极了。

“为什么手术过这么久都没出来,难道——”她不安的站起身,怎么也无法安坐在位子上。

“不要再想了,否则你会先崩溃的。”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惊惶失措,赶紧搂住她。

袁丹丹无法抑制的落泪,失声痛哭,“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伤害他,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你也是为了他才会答应嫁给李迪诺,你没有错。”章可思也鼻酸起来。

“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坐在一旁低泣的张荑莲忍不住开口问。

“杨建业联合你娘家的一些亲戚把公司掏空了!修辽宇接手的根本就是个空壳子,若是这次跟丹丹未婚夫公司的合作案失败的话,你们就要喝西北风了。”章可思无法维持礼貌,忍不住替姐妹出气。

“这——这不是真的!”张荑莲苍白着脸色,不愿意相信这事实。

“要不是为了你们修家,丹丹也不用忍住心碎,同意李迪诺的条件,交换合作案能顺利进行了。”章可思红着眼眶道:“她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以前因为你的羞辱而失去孩子,现在还要卖身救寰宇企业,你们害惨她了……”说到这里,她也忍不住低泣了。

张荑莲宛若被雷击中似的浑身一震,再看到袁丹丹悲伤至极的神情,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真的很愚昧啊!

“出来了,医生出来了。”突然,一直看着手术室大门的袁丹丹,挣开好友的怀抱,冲上前问:“医生,他没事吧?他怎么?”

“手术很成功,病人没有立即的生命危险了。”医生取下口罩道。

“真的吗?手术成功了,可思,手术成功了。”她破涕为笑。

“太好了。”章可思也开心的笑了。

“医生,我儿子真的没事了吗?我可以进去看看吗?”张荑莲连忙凑上前问。

“病人现在在加护病房,等稳定后才会转到普通病房,但是……”医生欲言又止。

“但是?”袁丹丹的笑容敛了敛,等着医生继续说下去。

“因为头部受了重击,我们不确定他是否可以恢复正常,有可能他会永远不再醒来……”医生艰难的说出坏消息。

“您的意思是,他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她颤声道。

医生严肃的点了点头。

“不——不会的,我的儿子啊——”张荑莲再也忍不住哭喊出声。

袁丹丹却异常的冷静。

“丹丹。”章可思担忧的看着她。

“幸好、幸好他活着。”她美丽的脸上缓缓漾起一抹笑。

张荑莲噙着泪,诧异的看着她。

“不管他以后会不会醒来,只要活着,就是老天爷最大的恩赐了。”袁丹丹坚强的说。

“是啊,活着就有希望。”章可思安慰的附和。

“伯母,我求您答应我一件事。”转向她恳求。

“你说吧。”现在她再也无法反对这女孩的任何请求了。

“让我陪在辽宇身边,让我照顾他。”袁丹丹眼眸闪着坚定的光芒。

“你——但……他或许会变成植物人,你不在乎?”张荑莲错愕道。